@ 2016.06.29 , 18:00

反智主义:现代社会的最大毒瘤

[-]

我妻子在波兰出生和长大,曾告诉我在那个国家上学是怎样的。在她的课上,自然科学极受重视,最聪明的学生最受欢迎。学生们尊敬那些聪明勤奋的同学。当她来到美国做交换生时,她发现完全倒过来了。聪明的学生受排斥,受欢迎的则是运动员和啦啦队长。

尽管确有流言成分,她的经历并非特例且暗示了一个关于美国的更重大的事实:作为一个社会,我们都在高中长大。不聪明则显得酷。对科学家、经济学家、学者和记者的集体智慧的排斥获得了称赞。拒绝接受“体制”(似乎指向了任何学科的专家)已然成为了新的全民消遣。

这个趋势是很要命的。每年,公共健康专家恳求人们接种流感疫苗,但大多数美国人视而不见。不考虑季节性流感疫苗的不完美因素在内(因为病毒的不可预测性),数千美国人因为拒绝医生的建议而白白死去。

更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是,轻率地弃用专家意见基本上引发了美国所有的反科学运动,从反对进化论到反对生物技术。规章和诉讼代替了科学调查。

什么导致了这一反智主义平民运动?罪魁祸首有三。

首先,互联网,也许是人类最解放最革命的发明,所直接导致的“信息民主化”有着黑暗的一面。任何能登上谷歌并有五分钟空闲的人都会相信他能成为任一领域的专家。因此人们相信自己的意见与其他人的一样靠谱,包括那群专家。

举例说,在最近的欧盟公投中,脱欧派政治家宣称英国居民“已经受够了专家”,唯一有用的专家只有投票者。一个电台节目主持人指出:“专家造了泰坦尼克。”(是啊的确如此。所以我们指望谁去造泰坦尼克?非专家?)

[-]

其次,几乎每一个重要的话题都被政治化了。对转基因农作物的支持区分了截然不同的阵营。承认或否认气候变化成了一个政治检验。曾经获得两党支持和广泛赞同的政策如今遭到反对,仅仅因为反对党的喜好。

第三,攻击信息发布者的人品比攻击信息的内容容易得多。转基因作物的支持者被说是孟山都等公司的托。支持疫苗的人被说是拿了大药厂的钱。站出来讲话的学者则是一帮书呆子,什么都懂却对真实世界一无所知。

幸运的是有解决办法。最好着手做的地方应该是给政治口号降温。情绪激烈的时候很难听进对方的意见。此外,尽管“事实不容动摇”,在政策争议上还是经常有很多空间。讨论应该集中在那些地方。礼义可以重建,但这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本文译自 ACSH,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5.0
赞一个 (7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