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27 , 12:00

25岁小伙在没有心脏的情况下活了一年多

[-]
经历过一年多穿戴人工心脏设备的生活后,25岁的Stan Larkin重返密歇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进行心脏移植。

作为第一个卸下这颗临时心脏的病人,Stan Larkin在2014年5月重返密歇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进行心脏移植。

在面对日益增加的心脏疾病和心脏捐赠者的长期缺乏,这项由Jonathan Haft, M.D操刀的手术无疑是个里程碑。

“这就像个刺激的过山车,” Stan Larkin在新闻发布会上是这样描述他换上人工心脏等待心脏捐赠者的过程。“我接受移植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在我们说话这会儿我就感觉可以去慢跑一下。我想去谢谢给了我这颗心脏的恩人,我想有天可以去看看他的家人,希望他们想见到我吧。”

Stan的哥哥Dominique在2015年心脏移植前也是靠这个临时心脏生活的,他们兄弟俩在青年时期被诊断出遗传性心肌病,一种没有先兆,随时发生在表面上健康人身上的疾病。同时,这还是导致运动员猝死的头号杀手。

“当我们在ICU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病得非常严重了,”心脏手术的副教授Haft如是说,“我们想给他们心脏移植,但时间并不允许。还有他们特别的身体状态导致其他技术都派不上用场。”

当心脏完全衰退,其他常用的心脏维持设备都不足以维持生命时,这个临时人工心脏就要派上用场了。

为了走出医院里,Larkin背上一个13.5磅的驱动器去维持他的人工心脏。“这个装置他喜欢极了。”Haft看着Stan在篮球场的照片说,“这可不是为了捡篮球的,” 他笑着说。“Stan可是挑战着这项技术的极限。”

Haft在密歇根大学医学院任教,这兄弟俩跟他一起讲述这个血液循环系统可以对心脏病末期病人造成怎样的影响。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报导,大约有570万的美国人正经历心脏病,还有10%的人有心脏病先兆。

“你是我们的英雄”,密歇根大学弗兰克尔心血管中心的主管David J. Pinsky医学博士说道,“因为你们把故事分享出来,我们才得以让其他人行动起来。你们影响了成千上万的病人,你们会为未来的医生带来变革。衷心感谢你们让我们分享你们的故事,还有你们分享的勇气!”

本文译自 sciencedaily,由译者 振振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