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25 , 20:45
51

奥兰多惨案背后:凶手的动机分析

[-]

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家同性恋俱乐部枪击案发生以后,关于枪手矛盾和复杂的动机问题引起我们深思。据FBI透露,枪手在袭击过程中,拨打911电话声称效忠ISIS以及反对派组织AL-Nusra,袭击者本人对妇女、犹太人、黑人和同性恋者非常憎恨,这几年来经常使用同性恋交友APP,并且经常光顾这家同性恋酒吧(Pulse)。

这些事情表明,独狼袭击的事件发生背后有着多种阴暗的动机存在,不管是否定性为恐怖分子,为没有固定的模型能一定产生暴力,并且也很难用一种原因来解释暴行的产生。

这也就意味着,研究人员和其他人尝试阻止这些攻击的关注的重点不应该在意识形态上,而更多的应该放在行为上。佐治亚州立大学传媒学教授—bloom对形形色色的恐怖分子的暴行进行了一项研究后发现,83%的恐怖分子实施暴力行为之前曾向他人暗示他们的计划。奥兰多俱乐部枪手也不例外: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说,他的妻子告诉FBI,她知道他的计划,并试图说服他放弃攻击。

[-]

暴力行为没有固定模式

奥兰多枪手使用同性恋交友APP,并经常光顾同性恋酒吧,我们怀疑深柜(出柜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倾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深柜”)并且自我憎恨在这次恐袭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有一些科学证据表明,自恨可以产生向外破坏性的结果。2012年发表在个性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那些有同性恋倾向,但坚持认为自己是异性恋的人,对同性恋的怀有的敌意更加强烈。

父母在恐袭事件中也扮演了重要的地位,在2012年的研究中,那些在专制家庭长大的孩子,比如父母过于严格,苛刻,那他们隐性的性取向与外在的性取向就会出现较大的反差,而在更加包容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出现这种情况的情形会大大减少。

因此在理解独狼问题上,愤怒与憎恨显然不能与暴力直接联系起来。

过去,许多学者将恐怖主义作为一种破坏性的,但大体上是基于逻辑的决定。在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可能从小就接收到关于英国压迫的政治讯息,然后就加入了符合他们的意识形态的准军事组织。bloom教授说。

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逻辑顺序是不正常的,bloom说,圣战组织如ISIS在监狱招人,给那些有坎坷经历的人美好的向往,或者更高的人生追求。也可能将政治原因作为可敬的外衣来掩饰个人的暴怒或者绝望。“也可以有多个重叠的动机,”bloom说。

[-]

是个人原因还是政治原因?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那些看起来简单的恐怖分子的人 - 如自杀式恐怖袭击,其实是由个人心理健康问题的造成的。阿拉巴马大学刑事司法学教授亚当·Lankford认为,心理健康问题在自杀式袭击者中很常见。在对130起自杀式恐怖分子的样本进行研究后,他发现44起显示当事人患有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或其他心理健康问题。104起当时人在袭击发生前经历了危机事件,还有12起当事人经历了严重的身体伤害或有残疾,还有66起已经意外失去了他们所爱的人。

Lankford的分析颠覆了关于自杀式恐怖袭击的主流观点,主流观点认为大部分袭击者是心理正常的,他说,这需要面对跨越时间和文化动机的挑战,特别是当一名自杀袭击者的家人或者同伴有既得利益,并将袭击者包装成正常的,献身于正义事业的人。

Lankford说,恐怖分子的定义是以追求政治目的进行的暴力,而对报复社会的枪手通常由多个人动机驱动。

然而,这两者类别的划分也可以模糊和重叠,Lankford说。例如,在南卡罗来纳州一所教堂打死非洲裔美国教徒的凶手就没有最终被以恐怖主义起诉,而是以仇恨罪起诉。但这个决定也是有争议的,因为许多人认为他有“人种屠杀”的政治动机。

有时候也很难弄清真实的意识形态动机。例如,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枪击案的的枪手最后“像耶稣”一样自杀,但通常不视为具有宗教动机。

最后一个复杂因素是恐怖组织在不断变化和适应新时代。如当以色列安全部队开始追踪男性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时,bloom说,恐怖组织开始使用女性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尼日利亚,伊斯兰激进组织博科圣地甚至利用儿童进行袭击。ISIS招募的对象多种多样,从囚犯到做布施者,而且在恐怖分子在袭击时与ISIS并没有实际上的联系,只是使用这样一个组织名称。

[-]

公共暴力事件的干预

由于没有可持续的标准性的指导意见,研究人员和威胁评估的专业人士正在努力找出那些不稳定和愤怒状态并有可能会出现暴力行为的人,但这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你不能评测狗会不会咬人,”bloom说。
对极端分子的标准暴力风险评测未必正确,科学家在威胁评估和管理杂志上的一则报告中,试图使用标准的风险清单来判断人们意识形态,包括极端伊斯兰主义,动物权利行动,极右思想,好战的锡克教意识形态和爱尔兰共和军。校园抢手也被用于比较。

研究人员发现,该清单在筛选爱尔兰共和军和伊斯兰恐怖分子方面有一定可靠性,但对鉴别那些虐待动物,或者非意识形态的校园枪手却不行。即使这样,预测也是有限的,因为暴力行为本身比较罕见。

另外一种方法是对网络内容进行监控分析,今年一月在危机干预和自杀预防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对恐怖分子所写的文字进行自动文本分析可以预测自残或对他人的暴力行为。研究人员对自杀者生前的笔记或者拍摄的视频进行分析比对,找出其中的异常之处。

也许阻止恐怖袭击和大规模枪击案最好的办法是找到他们身边的人。通过对119起独狼式恐怖袭击的研究,科学家们发现,82.4%的案件中,恐怖分子身边的人在案发前都能看出端倪。其中63.9%的案件中,袭击者已经明确告知至少一人自己计划采取的暴力行动。在22.7%的案件中,恐怖分子在袭击前已经发出的直接的袭击信号。

在54%的案件中,家人朋友感觉到恐怖分子的愤怒,这里面有62.5%是逐步积累愤怒到实施暴行。

在这个意义上,奥兰多的枪手案是很典型的。以前同事和他的前妻形容他易怒并且暴力。他的父亲说,枪手曾看到一个同性恋情侣接吻后非常愤怒。他还因为宣扬恐怖主义在2013年和2014年被FBI调查了,但这些调查最后还是结束了。虽然他的妻子知道他的计划,甚至还陪他购买武器,当局仍不知道袭击的最后实施阶段。这就是身边人的作用,bloom说。

“当然,这不是最佳的办法,”bloom说。 “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如果有人说他们计划做一些事情,有安全的介入机制,我们需要拿出一种方式将小麦从谷壳中分离出来”。

本文译自 livescience ,由译者 west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7)

TOTAL COMMENTS: 51+1

[2] 1 »
  1. 3184153

    @学渣: 逻辑一塌糊涂。well,有逻辑也不能那么蠢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