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20 , 22:00

我养着全世界最丑的狗

当我那在动物收容所的同事让我去看一条刚来的狗时,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大约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一名男子带着三条狗走进动物收容所,说他无法养它们。我在想当时是不是有人在偷拍我:我已经在收容所工作了二十余年,见过上千只动物,但从未见过这样的狗。

[-]

那名男子带着狗走进来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说:“他带进来的不是三条狗么,为何我觉得其中一只有点像猪。”后来我将那只像猪的狗称作Quasi Modo,当时一岁大的它患有短脊柱综合征:它背上的东西都凝成了一体,使得它无法移动头部。至今它都只能靠着转动整个身体来观察事物。

所有的同事都知道我喜欢奇怪且不同寻常的动物,当时没人想要它的时候我很快就收养了它。我给它准备了不少可爱的名字,比如Flowers和Tulips等,但没有一个名字合适。我知道我称它为Quasi Modo也无济于事,不过这个名字还算合用。

人们会根据它的外面做出一些不友善的评价。看到它的人总会说:“哦,这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他们这是一条狗,他们就会开始盯着它看。接着它就会走过去摩擦他们的腿,等着人们俯下身来抚摸它。它非常可爱也很有自信,即便你会觉得这种看起来奇怪的东西不会有自信。当它走向你的时候,它就会用脚轻轻地拍你,这是它打招呼的方式,因为它没办法抬头。

多年来,朋友们一直说我们应该带着它参加加州佩塔卢马的全世界最丑狗大赛。但我们住在佛罗里达,距离参赛地点实在太远,所以我从未带着它去过。最终在两年前,我的丈夫和我带着Quasi去参加了那个比赛,它获得了第二名。人们认为它很丑,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第二次来参加这个比赛,肯定能赢。

[-]

去年夏天我们再次参加了比赛,当时共有26条狗参赛。它们都非常丑。中国冠毛犬和墨西哥无毛犬的牙齿都烂了,也没有毛发,它们的舌头还伸在外面。Quasi并不是最丑的那一只,但他最独特。不少小狗在人群中开始退缩,而Quasi则摩擦着每个人的腿,四处交朋友。当它接受评判的时候,人们都喊着它的名字,我认为裁判不可能会漏掉它。

那天晚上我们赢了,但我们彻夜失眠。比赛之后,我们去了旧金山,于凌晨两点在摄影棚录制节目,接着直接飞回了纽约。在机场,每个人都想和Quasi自拍,我们只能龟速移动到飞机上。在中央公园,曾有一名男子拦下我们,给我们看俄罗斯新闻中Quasi出现的片段。后来我们飞到了洛杉矶录制吉米现场秀。曾有一段时间里,我们走到哪里都有人说“天呐,这就是电视里的那条狗。”

也有人批评过我们,人们说他们觉得这样很残忍,但你必须对丑狗大赛抱有幽默感。这并不是以它去了,而是为了庆祝我们的不同。我们并不认为它丑,但我们爱它,所以可以开点小玩笑。

我希望我能在它还是一只小狗的时候就能认识它。我会趁着它还小的时候给它拍照,那时它与它那些正常的兄弟姐妹在一起。在收容所工作的时候,如果我想我可以收养所有好看的纯种动物;但Quasi让我明白,我爱宠物并不是因为它们完美。它能与我们养的其它动物好好相处,我们养的某只猫会与它依偎在一起睡觉。

我并不觉得亏欠它。它教会人们容忍,尤其是那些刚开始会因为它丑或者怕它而盯着它看的人;它总是会战胜这些人的嫌弃和害怕。它教会我不要为了生活中的错误而耿耿于怀。它没有自我意识,不会盯着镜子看然后想“哦,我真可怜。”它是幸福的缩影。

本文译自 The Guardian,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5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