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07 , 19:10

当代军队“Minecraft”迷彩大起底

[-]

这些大方块很像游戏“minecraft”里面低像素的色块,从根本上跟军队19世纪开始用的“有机”迷彩有很大的区别。尽管百年来“有机”迷彩服饰发展迅猛,但是大体上相似。“有机”迷彩使用的是圆滑、不规则的色块,并且相邻的色块通常选则类似的色温。“有机”迷彩的目的在于模拟落叶、树叶或者类似自然的色彩和线条。

但是新世纪以来的“数码迷彩”则是使用了肉眼看起来突兀的色块。尽管在初期遭遇了阻碍,数码迷彩近几年在各国都渐渐取代了“有机迷彩”。习惯于“有机迷彩”的人们会疑惑:如果自然界没有如此有棱有角的物品,为何还有此等“反人类”的发明?其实数码迷彩的效果也是一个美国陆军指战员40面前偶然发现的。

[-]

“当数据进来的时候,我心里说此等发现应该带着‘额滴个神’的背景音效”。退休陆军中校,蒂莫西·奥尼尔博士回忆道。在70年代末,奥尼尔中校向上级上书,“大方格”迷彩比“有机迷彩”能更加有效地隐蔽装甲车辆。他当时的研究方向是发明一种迷彩,能在不同观察距离上依旧保持对于目标物的隐藏。

在当时,军队发现,大色块在远处更有效,小色块在近处效果好。但是如果迷彩是一个个小方块组成的时候,可以在不同距离模拟不同色块的大小。比如近处,单个的小方块可以模仿树叶大小的自然物体;在远处,一簇簇小方块可以模拟一大片树叶,或者枝干和树叶间的阴影。

[-]

“另一个因素在于,通过数码成像的观喵设备已经开始用于测试。”奥尼尔解释,“当时初步的图像处理用一种叫‘coarse quantization’(锯齿量化?),简单来讲就是用单色小方块分解代表复杂的图像。当时我就想着,这样一来小方块迷彩会不会更加有效?”

一番准备后,奥尼尔和三四个朋友花了100刀在自家后院——阿伯丁测试场做了一次数码迷彩测试。当时还没有“数码迷彩”的说法,所以奥尼尔称其为“纹路□□合”迷彩。他们拉来一辆拆掉引擎的M113运兵车,用两英寸的滚筒画上了一个个大方块。下面两张图是之前和之后的效果图。

[-]
图3.改装前的M113

[-]
图4.改装后的M113

试验大获成功,但是数码迷彩还是需要好久才能列装部队。一半原因是因为小方格在当时是需要人工刷上去的,过程漫长并且质量很难保证。现在有了自动化喷漆设施,效率和质量都成倍提高。但是另一半更重要的因素是,思维保守不思进取的高层领导怀疑所谓的“小方格”能不能在实战中体现其声称的价值。

“(如果高层同意)数码迷彩其实在70年代末就能成熟,”此话出自盖伊·克雷默,“超级伪装”公司的董事长兼CEO。盖伊在现代迷彩研究业中属于领军人物。“几十年来很多次试验都证明数码迷彩在各个方面都能超越传统迷彩,但是要么是‘泥腿子’上层凭直觉觉得不行,要么是‘刀叉系’没下过基层的将军觉得太奇怪。总之就是大人物觉得不行,大家就都别用。”

到现在为止,数码迷彩在世界各地也没有统一意见。尽管如此,迷彩行业在未来会朝着更复杂的方向走。盖伊的公司目前在研发一种电子数码迷彩,能根据需要像变色龙一样主动变色,他们称之为“智能彩”。“智能彩”的短处是,高昂的制造价格,并且需要独立的电源。单兵迷彩可能用不到此等高大上的功能,但是在装甲迷彩上,价格和电源都不是问题。

“当你驾驶一个自带动力的载具,比如飞机,水面舰艇或者路上载具,你呆在里面肯定想着能把自己融入背景环境,这样会带来最佳伪装效果。”

其实不光是可见光的迷彩,英国宇航系统公司在前一阵子发明的一种热成像隐身系统。此系统通过加热预定的小方块,在红外观喵设备上模拟出其他车辆或者物体的轮廓。在试验中,此系统能将坦克模拟成一辆车的外形,或者模拟一只发烧的奶牛。类似的应用还用在梅赛德斯公司的玩具里。梅赛德斯的工程师将一辆奔驰B系燃料电池车用LED 全部盖上,每侧车身都装上摄像头,把拍摄的景物显示在对侧的LED 屏幕上。此玩具用来推广奔驰燃料电池的零排放理念。这一系列的迷彩理念都是利用分隔的小方块来重塑形状和纹路。

[-]
图5.梅赛德斯玩具(有土鳖截图)

但是话说回来,除了这些高大上的“数码迷彩”,简单便宜的大小方块依旧是最有效的伪装方式。前面讲的奥尼尔和盖伊也一直在改进数码迷彩。在大大小小的阅兵场和演习场上,我们或多或少能看到(一般可能看不到)用这些新型迷彩装甲车辆的身影。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