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03 , 21:02

墨西哥人的欲望和死神——碳酸饮料

很少人知道,墨西哥人均碳酸饮料摄取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同时,墨西哥也有全世界最高的儿童肥胖率。两年前,政府为了遏制此现象,开始向含糖饮料收“贪婪税”,现在成效如何?

[-]

故事1:直到她临终前,碳酸饮料依旧不离手

Silvia Segura 居住的社区地处尤卡坦州的梅迪达市郊。当我们到她中产的家里采访时,3个躺椅对着电视,收音机大肆播放着墨西哥音乐。墙上钉着很多钩子,她说是用来挂吊床的。Silvia全家人都睡在吊床上,因为在当地湿热的环境中,吊床比床垫更加舒服。但是在客厅,还有一张双人床。这张床是给silvia的妈妈的,因为她实在病重,临终前无法爬上吊床了。Silvia妈妈的死因是2型糖尿病的并发症。但是直到临终前,碳酸饮料依旧不离手。

[-]

Silvia说:“我们全家都喜欢可口可乐,尤其是我妈妈,愿她安息,她可是个真正的可乐狂人。她说过没可乐活不下去。基本上她一天喝3瓶,说可乐是她维系生命的营养液。” 当silvia的妈妈送到医院之后,“我们偷偷把可乐带进病房让她嘬两口,她就是好这味道”。

故事二:在墨西哥,大约10%的0-6个月儿童是用可乐养大的

墨西哥是全世界消耗碳酸饮料最多的国家,平均每人每年消耗163升,超过美国40%有余(美国人均118升/年)。这无疑在政府和医疗体系眼中是极端严重的问题。虽然各大传媒的头版头条经常把注意力放在毒枭战争之类血腥的新闻上,其实暴力犯罪致死人数比不上2型糖尿病。过去10年有10万人死于暴力犯罪,但是每年有7万人死于糖尿病。

极端的健康问题导致政府不得不在2014年1月引进一项新税收政策:每升含糖饮料收取10%的消费税,同时也向高热量食品征收8%相应税收。推动政府出此举动,原因里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婴幼儿深受碳酸饮料之害。根据墨西哥卫生署的数据,婴幼儿的肥胖率领先全球其他地方。“且不说在墨西哥,大约有10%的0-6个月儿童是用可乐养大的,到两岁,这个数字上升到80%” 数据来源Salvador Villalpando医生,儿童肥胖症专家,Federico Gomez儿童医院医生。因为垃圾食品和含糖饮料盛行,营养摄入不达标,婴幼儿身体和心智的生长发育收到极大阻碍。

[-]

有些人抱怨,墨西哥之所以面对如此情况还对碳酸饮料孜孜不倦,是因为部分地区没有洁净饮用水导致的。但是Salvador Villalpando医生说“放屁。”“从文化上就有问题。墨西哥家庭,特别是妈妈们,喜欢胖胖的小孩子在家里跑来跑去,这样展现自己家很有能力抚养下一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灌碳酸饮料,有没有饮用水都一样。”

来Salvador Villalpando医生诊所的小孩很多有显示出早起糖尿病症状——脖子下方的一块块黑皮,以及时常的血糖激增。糖尿病的病因就是胰岛腺能力不足,导致抑制血糖的调理机制失衡。在饮食之后,大量的葡萄糖涌入血液循环里,引发高血糖。父母带来看病的婴幼儿数量,比独自看病的青少年少很多,主要是因为父母一意孤行,而青少年则有减肥和运动的定力。

[-]

故事3:第一年我们收到200亿墨币的“贪婪税”

墨西哥国家卫生部、美国北卡大学的联合调查显示,实行“贪婪税”的第一年里,含糖饮料的销售量下降了6%,到第二年12月,整整下降了12%。而在最贫穷的家庭里,含糖饮料销售下降了17%。.

但是饮料公司反驳以上数据。Anrac饮料厂发言人Jorge Terrazas说:“我们和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显示,截止在2015年6月,只有1%到2%的销售量受到一定影响。”他继续声称含糖饮料只占墨西哥全部饮食热量摄入的5.6%,因此限制含糖饮料不会对肥胖率有大效果。

直到现在也没有肥胖率更新的数据发布,因此“贪婪税”究竟对于肥胖率的影响如何还是不得而知。但是财政部的Miguel Messmacher博士说,他坚信税收改制有帮助:“第一年我们有200亿墨币的‘贪婪税’,这毫无疑问是一大笔钱。这么多的额外消费肯定对改变民众行为习惯有推动作用。”

[-]

故事4:当西兰花儿尝起来和芝士汉堡一样好吃的时候,我当然会自觉吃西蓝花的

所以美帝的各大机构老爷们怎么看老墨的法子?

“他们这么整不大行啊,你得想法子不走寻常路。”肥胖研究会的汉克打开一罐健怡可乐一边说,“平常限制型的政策,什么税收啦,禁止啦,限制啦,这些都是反发展的路子。我们的不该和公司为敌,应该拉公司们进入我们这方。‘禁止’这个词就不要老是说。不要像父母一样对孩子说‘哎呀,这个要多吃啊,对你好呀’。大错特错!如果西兰花和芝士汉堡一样好吃,老子不需要你说我自己当然会吃啊。你说教有啥作用?”

[-]

但是同在美帝一屋檐下的西海岸伯克利,Josh Daniels就不买汉克的帐。

Josh Daniels是“政策优先”运动的副总座。当年美国加州“汽水税”法案在2014年11月通过的时候,“政策优先”运动团队功不可没。美国汽水法案明确每盎司汽水缴税1美分,相当于每瓶可乐涨价10%左右,和南边墨西哥一样。据估计,美国汽水税每月能给各种健康运动提供15万美元的活动经费。“我作为过来人,深知含糖饮料的危害。所以当墨西哥的‘贪婪税’赠策成功时,我更加坚信政府政策才是解决问题最高效的办法。”Josh说到。“现在伯克利在汽水税收方面走在美国前列。不过在此之前一共有31个城市尝试过,但无一成功。相信我们这里成功的案例会推动他们再次立法的信心。”

[-]

故事5:现实

含糖饮料税在英国依旧是个争论的话题。去年10月,一份公共卫生部的报告显示,征收10%到20%的高糖食品税可以对全国范围的糖类摄取有“显著抑制”。苏格兰食品规范在数周前也起草了类似法案。腐国首相卡梅隆在上个月说到,“我想增税吗?我当然不想增税,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英国国内肥胖的问题。”因此他承诺,在今年晚些时候会出台一项针对肥胖的细致提案。

回到墨西哥。尽管数据上贪婪税政策效果明显,但是在民间则难看出效果。遍布全国的小店都依旧用红白相间的装饰提醒着人们不变的爱好(可口可乐的商标色);孩童们上学的路上,发泡饮料的广告依旧引诱着他们。种种迹象让人们怀疑,墨西哥对于含糖饮料的热情,能不能真的用外界力量冷却下来。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小鱼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