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6.01 , 12:00

Gawker深度调查:川普永不变形的头发是花钱买来的吗?[多图]

[-]
(Jim Cooke)

锁定美国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借着自己约20亿美元的估值吸引了媒体持续的轰炸。但那个塑造了他人格的核心物件——他永不变形的头发——背后的谜团却一直没有揭晓。

直到本文的出现。

宣称了解川普发型内情的匿名人士向Gawker爆料:川普的头发不属于他自己,是花了数万美元植的,一切的背后是一位与川普同样神秘的男子。

爆料者表示,川普创造出自己头发的方式来自一种鲜为人知,专利保护的头发修复治疗技术,称为“微柱体干预技术”(microcylinder intervention)。世界上只一家诊所掌握了这种技术——依瓦瑞国际(Ivari International)。爆料人士声称,自己是在该诊所接受治疗的时候了解到的内幕。更令人震惊的是,Ivari的纽约分店,恰好就位于川普大厦内川普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
(Gawker)

因为Ivari和川普本人都拒绝对该问题做出回应,媒体未能向当事人证实。但经过了对Ivari背景资料,提供的治疗,和川普头发照片的详细研究之后,我们找出了对川普头发之谜的一个可能答案——或许这也是唯一可能的答案。

请给我时间解释。

关于川普的头发

在2011年《滚石》杂志的一篇文章里,川普其实就已经提供了他对这个困扰世界人民多年的问题的解答。

Ok,我其实就是,用海飞丝洗它。但我不吹干它。我让它自然干。这要用一小时。那时我去做别的事。

…然后我梳我的头发。Yes,我会用梳子…我往前梳吗?No,我不往前梳。我发际线其实不坏。仔细想想,它不坏。很多人说我遮掩秃顶,但我不遮掩秃顶。只是一点前一点后。我这么梳了很多年。从来不变。

撇掉对于他那么短和薄的头发来说,需要一小时风干不谈,这个解释还是说得过去。

但这仍不能阻止恶搞他的网民去猜想他所用发胶的品牌。在下图中我们的能看到,他怪异的刘海底下,有着一撮特意编织好的头发。

[-]
(CNN)

跟周围的头发比起来,这部分怎么那么厚?而且,发际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然后这个:

[-]
(AP)

哪个自然人能头发梳成这个样子?从头上自然长出的头发根本不可能织出图上这样一层薄薄的形状。

然后让我们看看川普头发奇怪的运动方式。自然的头发,即使凝起来,也不会像这样似乎与头皮分离了一样地飘动。但我们还是看到了他这团糖果色的东西,在风中上下拍打的样子。


(Youku/YouTube)

现在让我们看看去年《时代》杂志拍摄年度人物封面时候对川普进行的采访。杂志社很自然地找了一只名叫Uncle Sam的秃鹰。但在拍摄过程中,美利坚民族的代表攻击了这位愤怒的橘黄色候选人。Uncle Sam翅膀奋力挥舞着的时候,川普的头发被迫迁徙。尽管极为短暂,但我们人仍能分辨出这片头发是一个整体。

[-]
(Time)

你能注意到,在Uncle Sam强劲的侧面打击之下,川普精心塑造的头发展现出了一块固体一样的性质。或许它确实是被编织到的一起。

于是我们可以开始介绍Edward Ivari先生发明的微柱体植发技术。

关于植发技术

Ivari International官网的备份记录显示,在爆料人声称川普接受治疗的2000年,该诊所只提供两种头发恢复方法。其中只有一种选择不需手术。所以如果川普真的在那里寻求治疗,而且选择了非手术方案,它一定是在专利保护的“微柱体干预技术”上花费了数万美金。

Ivari网站上写道

我们依据客户的具体要求来实行这项精细的操作。薄发能加厚,短发能加长,秃顶区域能被覆盖。微柱体能将额外的头发与原生头发相连,重新创造出原始饱满的自然样貌。

无数案例证明,无论现有头发数量和脱发程度高低,这项卓越的治疗方案都会成功。

换句话说,即便川普原先的头发非常虚弱,Ivari的微柱体嫁接也能让它加厚加长,造就川普无惧姿势都能保持一致的特异形状。

[-]
(Ivari.com)

根据Ivari发给客户的一本手册:

微柱体技术只是Ivari中心获得发明专利的多项治疗方案之一。无需手术,微小的圆柱体能将自然发束持续添加到天然头发上,直至达到客户满意的效果。结束后,您可以毫无顾忌地游泳、洗澡、梳理。Ivari技术适用于任何头发状况的男性和女性。Ivari服务将满足您的一切隐私和保密要求。

保密服务可不是白来的——这个治疗非常昂贵。据一份2009年的法庭文件显示,2007年该治疗的初始费用为6万美元,此后每月维护费用从300到3000美元不等。对此Ivari承诺,客户将得到“与原始头发色度与质感完全相同的头发;它与您自己的头发混合在一起,您很快就会忘记它...什么也不用担心:您可以尽情洗它,肆意梳它,还能自由地揉搓头皮。”

虽然Ivari International似乎已经在美国销声匿迹(下文将详细说明),我们还是能在谷歌欧洲专利登记簿上查询到它的专利。

[-]

因为专利申请地为法国,英文翻译不精准,我们很难对此进行详细介绍。但Alica Roach在2001年状告Ivari。我们有幸拿到了庭审文件,从中能对微柱体治疗的细节一窥究竟。

该干预技术使用的是分束的真发。以一排头发为一束,每束挂到一英寸长的线上。这些线接着以同心圆圈的形式在客户头上相连。另外从中心发出的线将这些线圈相连,使假发底部最终呈现出蜘蛛网的结构。客户的自然头发通过40至60条另外的线与假发接到一起。每条线都接到网的一端,另一端则与头皮上几条自然头发的金属夹相连。几周后随着头皮上自然的头发变长,固定假发的微柱体带来的张力增大,可能导致头发断裂。定期的维护是必须的,用来移动金属夹的位置,使其更靠近头皮。

维护需要每6至8周进行一次。虽然Ivari声称该方式接上的头发与自然发浑然一体,但法院似乎另有说法。

法官在最后的宣判中说:“Ivari, Inc给头发薄的人提供安装价格虚高的假发的服务。这些假发在功能上与仿真发相同,且在接发后看起来摸起来像仿真发。”

虽然微柱体治疗步骤的图片仍然没有公开,但Ivari的网站很开心地提供了几张“治疗前/治疗后”的照片。

[-]

这些人的头发都很十分饱满。但像某位发型诡异的却想竞选总统的人一样,他们头发从哪里长出,往哪里长去都很难认清。

虽然找不到微柱体过程的细节展示,但其它植发机构的非手术“接发环”(micro link)技术似乎与其有着相似之处。

[-]
(YouTube)

你能看到,接近发根地方的处理与川普的头发的相似程度给人印象深刻。特别是为掩盖稀疏部分的所接长发飘动的样子,简直跟川普头上的杂草一模一样。

[-]
(Splash News)

不管怎么说,有了微柱体,这个69岁老人能有着始终保持一样形状的发型也就不足为奇。当然,没法直接检查川普的头,我们并不能确定所接头发是如何工作的。川普仅仅是用了一层发网,还是使用了Ivari发明的另一种“微延长技术”(microextension)来确保完美无缺?

[-]

恐怕有的问题最好不要拆穿。

关于Edward Ivari

如果Edward Ivari真的是川普之鬃的始作俑者,我们就编不出别的天方夜谭。

至少一份法庭文件显示,即便Ivari没有医学学位,他扔经常把自己当作一个医生与头发修复领域的领军人物。但媒体采访的业内专家里,没有一位了解Ivari的名字与他的技法。

但仅管Ivari在圈内不被熟知,不代表他没在市场上活跃。1999年,《纽约邮报》刊登了一篇文章,讲述了“猫脸女”Jocelyn Wildenstein当时的男友Ken Godt“每六周一次,坐头等舱从纽约飞到洛杉矶,让Ivari International维护自己的头发。”起初花了4万美金,之后每六周又得花掉3000美金。

[-]
(Ivari.com)

Ivari International只是Edward Ivari(原名Mohammad Ali Ivari)进行商业活动机构的众多名称之一。他在洛杉矶使用Ivari International Centers, Inc.,在纽约市使用Ivari International, Inc.,还在世界各地有着Ivari International Capillaire, Ivari Centre International Capillaire和Ivari Treatment Center等公司。

Ivari洛杉矶在1989年注册成立,但根据加州州务卿办公室的资料显示,该公司在2015年10月因为满足纳税要求而被暂时吊销营业执照。这是Ivari洛杉矶第四次因税务原因暂时吊销营业执照。

但公司网站上仍留着Ivari洛杉矶的信息。联系电话打不通,但如果你造访它提供的比弗利山庄地址,与网站上的图片不同:

[-]
(Ivari.com)

你看到的将是一套正在招租的空屋:

[-]
(Conor Biller)

Ivari纽约则更神秘。网站上只留了一个没人回复的电邮地址,写着“正在搬迁”而没提供地址。

[-]
(Ivari.com)

但一份保存下来的网页显示,1997年4月时,Ivari纽约所标地址为:第五大道725号,川普大厦25层。

[-]
(Internet Archive)

看看介绍是怎么说的:“为我们最精英的客户提供私人出入口。”在空间那么宝贵的写字楼里,一个植发诊所是怎么留出秘密通道的?无独有偶,川普位于川普大厦的办公室曾在,也仍在25层

爆料者表示,川普在2000年前的某时开始在Ivari寻求治疗。由于Ivari曾与1995至1997年在《纽约杂志》上打广告,川普可能是在那时候跟了风。

到了2005年11月,Ivari网站上删除了“川普大厦25层”的地址,留下从未更改“正在搬迁”字样。

那Ivari真的关门大吉了吗?纽约州商务部的资料显示,Ivari在2010年才递交了将业务标记为“不在运转”的申请。(但这个申请没有法律效力,所以不能保证Ivari真的终止了所有商业活动。)

一位了解川普大厦内部管理的人士表示,在2011年,所有进入川普大厦25层的来客都必须由保安护送。所以对于这层楼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媒体无法进行调查。真相仍掩盖在川普的一手掌控之中。

[-]
Ivari在《纽约杂志》上刊登的广告,1996.(Google Books)

如果那场2009年的诉讼中原告所言属实,我们有理由相信Edward Ivari已经退出江湖。原告Dennis Graff表示,他用了多个化名“在美国、中东和别的地区进行极为可疑的非法活动。”

由于该案件最终选择了庭外和解,这些指控的真实性我们也无从知晓。但从Ivari的网站来看,这却是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有多少家高端头发修复诊所有着为“个人或商务计划”提供服务的金融分部?

[-]
(Ivari.com)

Graff最初控诉道,Ivari在持续10小时的植发过程期间,问自己“能不能以6%的利率向他贷款25万美元。”Graff拒绝后,Ivari“表示他不能完成植发过程,只能做完头顶的部分”,最终导致Graff“头顶上留下了恶心的半成品”。

不仅如此,在那之后Ivari表示自己预约全部爆满,无法维护Graff头上的东西。两个月后Ivari终于愿意再次接见Graff,并向他索取利率为18%的50万美元贷款。

Graff再次拒绝贷款给Ivari,Ivari则又一次表示无法完成植发。他让Graff过一个月再来见他。但事情没有到此为止。控诉中写道:

2007年7月,Graff按照预约前往Ivari纽约完成植发程序。Edward Ivari告诉Graff,他在沙特的一场交易中损失了1百万美元,并且曾经在监狱中关了一年,急需贷款1百万美元,在6个月后以18%的利率还清。当Graff拒绝贷给他,Edward Ivari表示自己要到2007年9月才能完成植发。

法庭文件显示,几周过后,Ivari的员工致电Graff,要求他在原先支付的6万美元治疗费用上,再次支付1.2万美元,否则Ivari将不会完成治疗过程。当年8月,Graff让另外的植发专家检查自己的头发。专家表示Ivari所用技术“不合规范,质量不高,很明显能看出是假发。”Ivari此后拒绝对其修复,无法继续忍受所接头发松动的Graff被迫选择将其移除。

[-]
Ivari宣传手册,2009.

到了2009年5月,Ivari告诉Graff,他要见到法庭的宣判才会答应Graff的要求。Graff于是起诉Ivari。2010年4月,他们庭外和解。

法国商务部门的档案显示,Ivari仅剩的一家公开分店——Ivari巴黎在今年3月前的地址都是旺多姆广场26号(下图中所示)。3月后地址似乎改成了Ivari的家庭地址。

[-]
(Lucianne Tonti)

但Ivari巴黎的网站仍将地址标为旺多姆广场26号。记者最近成功预约去进行咨询,但到了现场却无法进入该建筑。经电话联系,对方表示下一次预约要再过10天,没有通知记者要更换地点。

让我们假设一下

大家一起来做个猜想。首先如果Ivari纽约根本没有搬迁,那么在2005到2010年期间在纽约州营业期间,他们唯一的门面便与川普办公室分享了同一条走廊。

介于他们在这几年没打广告,且拒绝将地址公开,那Ivari就不可能用普通渠道找到新客户。这意味着他们背后一定有着“大客户”——注重隐私、将独特发型视为身份象征的“大客户”。

或许“大客户”中,有着家财万贯,为了让自己头发看起来天然而需要时时刻刻维护所接头发的“特大客户”?有了这样一位“特大客户”,他们不需要,也没时间去接待别的客户。

这位“特大客户”会不会就是在他们隔壁?我不排除这种可能。

[-]
川普大厦。(Wikimedia)

本文译自 Gawker,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