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31 , 10:04

牛顿差一点就成为了语言学家

17世纪伟大的物理学家牛顿有不少成就。人们现在还在学习他的牛顿运动定律和万有引力理论。另外,这个家伙还发明了微积分,写了一篇与光学有关的冗长论文,并沉迷于炼金术。但很少有人知道牛顿年轻的时候曾经试图发明他自己的通用语。

[-]

单词的意义很杂乱这一点令年轻的牛顿迷糊不已。他认为如果能通过一种更加有序的公式,让人们在一听到这个单词的时候就知道它的意思,那么人们的交流会得到很大提升。正如牛顿说的那样:“最好用同一个字母命名同一类事物:比如用S开头的单词命名乐器和用T开头的单词命名野兽等等。”

语言学家Arika Okrent和插画师Sean O’Neill曾简要介绍过牛顿这一尝试性举动:

牛顿刚刚进入大学时候,曾计划根据事物的本质来命名它们,而不是根据人们的约定俗成来命名。在牛顿的计划中,单词的前缀和后缀意味着其含义的细微变化。他研究得最透彻的例子是利用后缀“tor”(代表他词典中的“温度”一词)来改变单词的意思,来表达极度炎热(owtor)、很热(awtor)、温暖(etor)、很冷(aytor)以及极度寒冷(oytor)。

实际上牛顿有不少志同道合之人。创造出新语言的人被称作“conlangers”。目前最成功的创造语是诞生于1887年的世界语(Esperanto)。但大部分情况下,你只能在科幻小说里见到创造语,在那些作品中创造语言是构建世界的关键步骤。比如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曾在他的指环王三部曲中创造出精灵语。大卫·j·彼得森曾在权力的游戏中创造出多斯拉克语,而马克·欧克兰曾在星际旅行3:石破天惊中创造出克林贡语。

这些虚构的语言通常词汇量有限,仅几千个单词。而除了世界语(目前全球仅200万人说这种语言,说这种语言的人大部分集中在欧洲、东亚和南美)之外,这些语言通常无法流行起来。没错,确实有克林贡语翻译,也有不少人学习加州理工学院语言学教授Paul Frommer为阿凡达创造的纳美语,但尚没有哪一种虚构的语言能够成为人们交流时使用的正式语言。

牛顿的努力也没有遇到更好的结果:意识到就算他花费一辈子的时间在语言学上取得的成就也不会很大之后,他放弃了这种努力,并投向了更远大的目标。毕竟他的那些基本原理可不会自己蹦出来。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1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