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31 , 12:03

人为什么会感到敬畏自然

[-]

回想一下你上次体验到敬畏的感觉。抬头看看天,风卷残云,低头望望地,万物生长。你可能会感受到宇宙如此广阔,人类那么渺小。似乎凉气袭来,自己在空中站不住脚。

心理学家把这种敬畏(awe)归为“自我超越”(self-transcendence)的一种:你模糊了肉体身影的边缘,触碰到了比自己更宏大的存在。

艺术家们自古就将这种敬畏用得淋漓尽致,但科学家们直到最近才开始对这种现象进行深度分析。2003年,著名心理学家Jonathan Haidt和Dacher Keltner发表了一篇引起震撼的论文,表示敬畏之心能提升人们的正确感,以及让人们更愿意帮助他人:“引起敬畏的事件对人的改变与成长或许有着最快最强大的影响。”

而最近,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组研究者们则在该研究的基础上,探讨了“总观效应”(overview effect)这种心理学内涵。该研究发表在Psychology of Consciousness上。总观效应这词由心心理学家Frank White在1987年创造,指的是宇航员在太空中观看地球后产生的认知转变。White发现,许多宇航员都有过“包括惊奇和敬畏,与自然连为一体,超越现实,天下大同在内的颠覆性体验。”

在本篇研究中,心理研究者David Yaden与他的团队试图诠释这种效应,并找出在其它环境下利用这种效应的力量的方法。

[-]

他们分析了许多宇航员有关这种体验的描述。如美国宇航员Kathryn D. Sullivan谈论过她第一次在太空中看地球的感觉:

很难解释这种体验多惊人和神奇。如此瑰丽与绚烂的地球平平静静地在你面前划过…我很高兴地报告,此前任何研究与训练都没能让我对这番敬畏与感动最好准备。

德国宇航员Signmund Jahn也有说过以下的话:

我上去之前就已经意识到我们的星球有多么渺小无助,但只有我真正在太空中看它的时候,我才真正在那妙不可言的美丽与脆弱中,意识到人类目前最紧要的任务是珍惜一切,让子孙后代也能享有。

[-]

研究者将这种敬畏之心分为两个部分:知觉上的广阔(perceptual vastness),即目睹尺度宏大的风景,和概念上的广阔(conceptual vastness),即意识上的震撼。

他们得出的结论与2012年的一篇研究类似,显示这种敬畏自然的体验有着与利他主义有关的心理益处。敬畏让人们让人们意识到自己其实更加有空,不会那么不耐烦,于是会更好更有效地合作,在进化中帮助了我们祖先的生存。

另有研究者指出,可能是人控制冲动与冷静的自主神经系统“感受”到了敬畏。正常情况下自主神经系统只有一侧会工作,但在冥想和祈祷等强烈精神体验中,两侧均被激活。而且感动敬畏的情况下,脑中的顶叶——提供空间感觉与帮助身体辨别方向的部位——似乎停止了工作。在这时,万物合一的体验就随着自我约束的遗失而产生。

目前Yaden和他的同事们正在试图凝固这种与宇宙连为一体的体验,在虚拟现实或球幕影片中将其重现。他们还在考虑与如SpaceX和Virgin Galactic之类的公司合作,因为他觉得,“整个太空旅游产业…其实都是在贩售总观效应。”

而地球上的我们,没能去太空旅游之前,也能好好体验别的敬畏。

本文译自 Science of Us,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