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31 , 18:05

死刑犯被推迟处决,原因是当年的证人被警方催眠了

[-]

Charles Flores是德州的一名死刑犯,刑期定于6月2号,但是上周五他却接到了延期执行的好消息。

德州刑事上诉法庭延迟了Flores的死刑执行日期,又把他的案子送回了初审法院等待一场听证会,因为他声称在谋杀案庭审中,一位主要目击证人被催眠了。

Flores在1998年被认定在达拉斯郊区谋杀了Elizabeth “Betty” Black。陪审团在次年判决他死刑,即使检察官并没有提供任何将他跟谋杀联系起来的物证。而现场唯一的目击证人Jill Barganier据说被警方催眠了。

上周,作为Flores终审上诉的一部分,心理学教授Steven Lynn在宣誓中说最近的研究显示Barganier可能因为被催眠产生了错误的记忆。“清楚的是,当年用来改变Bargainer女士记忆的这项技术,现今所有深谙催眠与记忆研究的人都会远离,”Lynn写到。

催眠成为了上诉法院裁决的难题。法庭同意了他申请人身保护状的请求,因为他们有理由相信一个公道的陪审员在听到Lynn的证词后,可能不会做出有罪判决。

[-]

现在Flores一案的初审法院将举行一场听证会,专门针对催眠问题和目击证人辨认。如果Flores的律师可以出示优势证据说明陪审员在得知新的科学证据后会判他无罪,那么Flores将在被定罪17年之后得到重审。

Flores的律师之一,Gregory Gardner说:“我们为Charles感到欣喜若狂。从一开始这个催眠就充满困扰...现在我们很激动德州法院决定仔细探究这件事。”

Flores所在的德州死囚监狱Polunksy Unit典狱长将会通知Flores裁决结果。

虽然上诉法院已经在关注催眠问题,Flores还在上诉中提出了另外一件事——包括他的共同被告人比他获刑短得多,而且现在已经在假释之中。

上诉法院的九名法官中,有两名不赞同延缓执行死刑。只有一名法官支持了Flores的申请。这位叫做David Newell的解释了他的观点。

“在全国,目击证人错误辨别是冤假错案的首要原因。我们可能最终会判无罪。我们也可能最终坚持有罪。但不管结果如何,同意延缓死刑,法庭就在承认,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就我们的决定给德州公民一个清楚的解释。”

本文译自 fusion,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