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27 , 17:05

物理学家一本道:布兰和阿多穿越时空的纠葛

[-]

在上周的《权力的游戏》中,我们终于知晓了那一声声“Hodor”背后的辛酸故事,这多亏了布兰开启了狼灵(warg)模式。

但是这也让观众产生了困惑:布兰身体处于现在,可是思想回到了过去,同时控制了过去和现在的阿多,把过去的阿多变成了现在的阿多。

为了解开布兰和阿多之间纠缠的穿越之谜,Tech Insider请教了加州理工的理论物理学家谢耳朵Sean Carro。Carroll说:“布兰在同一时刻处于两个地方,或者说,在同一时刻处于两个时间。”

穿越的游戏

[-]

从三眼乌鸦的心形树上,布兰看到了临冬城过去的样子。那时,天很蓝,风很轻,阿多还是一个叫威利斯的小正太。

但是一群异鬼在老大的带领下包围了他们的藏身之处,布兰用自己的力量在两个时空中架起了桥梁。

Carroll解释说:“他在过去跟小阿多在一起,但是小阿多跟现在的阿多却产生了联系。由于害怕被异鬼抓住,他们疯狂逃离,不知怎么的,这一切被小阿多感应到了,结果开始发羊癫疯。”

“‘顶住门’(Hold the door)的印象深深地进入小阿多的脑海中,于是他倒地抽搐。从此之后他就只能说‘Hodor’了。他接着侍奉狼家,直到后来亲手把这个心理印象传给了年轻的自己,”他接着说。

那么布兰改变了维斯特洛的历史进程吗?

“简而言之,他没有改变过去,他影响了过去,”Carroll说。“只有一个过去,只有一个当年癫痫发作的阿多。”

或者说的更简单一点:专攻时间的理论物理学家也特么懵逼了。我们听到这个感到很安慰。“这是彻头彻尾的不可思议,”Carroll说。
但他还是花了一点时间给我们捋了一下。

这里不存在悖论

[-]

时间旅行跟我们理解的时间和空间基本概念是有冲突的,也就是——因果关系。

Carroll解释说:“有意思的是,一旦你允许你的宇宙里有穿越,那就不是说所有发生的事情有一个源头,而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一致的,每件事都是在时间中不断循环的信息,没有一个源头。”

这就叫做一致的因果循环。后来时间里的人们回到过去改变过去的事情,但是这跟事情后来发展的情况是一致的,这会创造出一个将时间旅行者送回去的未来。

在非一致的因果循环中,也就是《回到未来》里的那种,主人公干涉了过去,导致历史进程发生变化。跟一致的因果循环不一样,这跟经典的“成为你自己的祖先”命题一样,都是时间旅行的悖论。

[-]

那么布兰的时空桥梁对话跟自由意志有什么关系呢?正如我们在剧中看到的,阿多没得选。但是布兰呢?尽管他的行为改变了时间线。

“如果说你不知道什么会发生,就这一点而言,布兰有自由意志,你可以做出选择。但是选择发生之后,没有人拥有自由意志。”

换句话说,布兰曾经有自由意志,直到他做出选择。

他补充说:“从物理学家的角度看,你拥有做选择的自由意志。但是这些选择需要一致,就这层意义而言,你没有自由意志。”

好吧,尽管这一集看得人肝肠寸断,威利斯无论如何都要变成阿多的。为了拯救布兰,他不情愿地在儿时牺牲了心智,在成年时牺牲了身体——这一切都是因为穿越到过去的布兰触发了这个没有选项的时间循环。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