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23 , 12:27

查尔斯·狄更斯的妻子:被淡忘的凯瑟琳·赫加斯

近日,伦敦狄更斯博物馆正在举行一场名为“狄更斯的另一面”的展览,这次展览同时也展示了狄更斯的妻子,凯瑟琳·狄更斯。本文是由凯瑟琳·狄更斯的曾曾曾孙女儿所写,力图探寻一个真实的凯瑟琳。

[-]

1835年2月,正值查尔斯·狄更斯的23岁生日,他举办了一场生日聚会。出席聚会的客人之中有一个女子,她是狄更斯的编辑上司的千金,名叫凯瑟琳·赫加斯。聚会之后,凯瑟琳在一封给表亲的信中这样写道:“对于狄更斯先生,愈是接触了解得多一些,愈会有更多一些的改观。”

只是这改观可不止“更多一些”。没过多久,凯瑟琳答应了狄更斯的求婚。1832年4月2日,狄更斯与凯瑟琳两人在伦敦举行了婚礼。

[-]
左:狄更斯送给凯瑟琳作为定情之物的小像。右:凯瑟琳水彩画,丹尼尔·麦克利斯所绘(现藏于狄更斯博物馆)

两人的婚姻生活既充满着幸福欢笑,同时却又饱含着不尽的悲伤。在此之后的15年之中,凯瑟琳度过了多达十次的完整孕期,还饱尝了两次流产的痛苦。这对郎才女貌从一开始的彼此相爱,一起共度佳节,参加聚会,到最后渐渐形同陌路,分居两室。

凯瑟琳是一名母亲,同时还是一位作家,一名极富天分的舞台演员。此外,她还精于烹调。而这一切,与她“名□□子”的头衔相比,却只是显得黯然无光。

[-]
凯瑟琳油画,丹尼尔·麦克利斯所绘(现藏于狄更斯博物馆)

狄更斯的婚姻生活一直广受关注。1858年的时候,社会公众之间的观念开始分化为两个派别,既有站在狄更斯一方的,也有站在凯瑟琳一方的。而到了20世纪初,舆论开始集中站在狄更斯这一边。一些流言蜚语开始出现,其中一些甚至说狄更斯之所以“不得不”和凯瑟琳分开,是因为凯瑟琳酗酒。(事实上当然没这回事)

就算是在现在的21世纪,这些流言蜚语依然存在。很少有作者会把狄更斯描述为一个有血有肉,同时也有缺点的真实的人。在他们的笔下,狄更斯要么就是恶魔,要么就是近乎神的存在。

而相应的,他们也不会去真实地描述凯瑟琳,要么说她是个备受迫害的殉道妇,要么就说她整日地在折磨和耗费伟人的心智。

[-]
左:1835年狄更斯送给凯瑟琳的手环。右:夫妇二人分离之信。

感情的破碎当然定有其背后的原因。

查尔斯·狄更斯出身贫困,债务人的牢房让他的童年充满了对贫穷的忧惧和阴影。相反,凯瑟琳出生于一个幸福又安稳的中产阶级家庭之中。狄更斯遇到了凯瑟琳,而他正需要一个能照顾家庭的妻子和教导孩子的母亲,他渴望安稳与无忧无虑,而凯瑟琳便是那理想中的女子。

起初,无论是在社交方面,还是处理经济事务,凯瑟琳都更胜一筹。但是很快,狄更斯开始名声大噪,已经不再是她父亲手底下的小记者,他的作品甚至得到了维多利亚女王的青睐。

在他们婚姻生活的数十年之中,狄更斯自己的一些观念也潜移默化地受到一些政治观念的影响。

[-]
狄更斯在一场读书会上。

作为这样一位闪耀的明星的妻子,凯瑟琳渐渐地被遗忘,被忽视。刚开始,她对丈夫所获的名声很是感到欣喜,但是多次的怀孕让凯瑟琳几乎没有时间来恢复身子,慢慢的,凯瑟琳被婚姻弄得身心俱疲。

近一个世纪以来,凯瑟琳都被边缘化,被认为是一个既不聪明又没见过世面的妻子。连狄更斯的电影传记片都不再关注凯瑟琳,而是去关注情妇艾伦·特楠。

而实际上呢,凯瑟琳是个既美丽又有爱的女子。作为一名国际名人的妻子,她游览甚广,见识广博,这是许多处在同她类似身份和地位的女人都无法比肩的。凯瑟琳不仅会在家里演演剧,有时还会在美国和加拿大的舞台上演出。

除此之外,凯瑟琳还出版了一本书,可是许多人却宣称这本书是狄更斯所写,这种高人一等的看法就是在暗示凯瑟琳根本没有写作的才华,他们声称这是狄更斯化用了一个女性化的笔名。而实际上呢,在当时,许多女作家为了能让书得以出版,不得不给自己起个男性化的笔名。

[-]
狄更斯的餐厅

这本书叫做《怎么去准备晚餐》,主要是给年轻家庭主妇做一些菜品指导,教她们怎么去应对要招待18人的晚宴。从某种意义来说,这可以算得上第一本烹调书籍。

(译者注:正如弗吉尼亚·伍尔夫的那个莎士比亚妹妹的故事那样,在男权社会,人们只允许男性去施展才华,去被铭记。所幸,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也是智慧的时代。愚蠢腐朽的思想或许会一直被人从墓地里挖出来纪念,但终将被世人唾弃。)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Macond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2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