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19 , 16:30

担心酒后闹事,日本法政大学禁止学生赏花

(法政大学,建于1880年,是日本一所著名的私立综合性大学。沈钧儒、胡汉民、汪精卫、宋教仁、曹汝霖等均曾就读于此。)

对于大学生而言,4月正是新生入学的季节。在学校附近的公园赏花,在酒馆里举行大规模的迎新会,这些都早已成为新生们接受大学生活洗礼的惯例。

然而如今,大学生们的迎新会正在发生着变化。

位于东京市千代田区的法政大学今年向学生们发布了一项禁令,全面禁止学生在紧邻市谷校区的外濠公园举行宴会。外濠公园是东京市内有名的赏花场所之一,每年4月,学生们和工薪族在树下铺开毯子觥筹交错的热闹景象已是一道固定的风景线。

[-]

但今年受新规定的影响,学生的身影完全消失了。记者于4月首周来到外濠公园采访时发现,只有几组在附近工作的工薪族在举行宴会,公园内飘荡着一种孤寂的气氛。

法大的学生们对于学校近几年的一些规定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网上搜了一下发现从12年开始法政大学就已经决定在校内全面禁酒,当年有部分学生为此还举行了大规模的散步活动。)

“法政大学直到前几年还都是一所可以在校内饮酒的自由的学校,结果今年不止是校内,连校外的公园都管上了。要说的话‘禁止赏花’这话本来就够奇怪吧,这意思就是都不允许我们在公园待呗(笑)?没理由连这也要管吧。”(文学部大四女生)

此次规定出台的背景,源于法政大学某位学生去年引发的丑闻。

“去年学园祭的时候,有个喝得烂醉的学生从路边偷了一辆自行车,然后扔到了旁边轻轨的路基上。这当然是学生不对,但就因为这一件事就禁止所有人赏花,这实在不能忍。”(经营学部大二男生)

[-]
外濠公园的游客注意事项,上面并未写有“禁止赏花”的规定
(其实按wiki上的说法,外濠公园跟法政大学的渊源还是蛮深的。在很长的时间里这里作为江户城城防体系的一部分(外濠在日语中就是护城河的意思),被当成军事禁区管理,禁止无关人士出入,然而1921年法政大学迁到现在的校区后,不断有学生违反规定进入河堤,学生与警察间甚至多次发生小规模冲突。最终在一些已经当上东京市议会议员的法政校友的协助下,1927年起此处作为公园对外开放。)

像法大这样禁止校内饮酒的也并非个例。最近几年,一桥、东大、庆应等大学都出台了类似的规定。

与此同时,大学社团的饮酒文化也正逐渐在发生着变化。

从涉谷站八公出口出来步行1分钟,就可以到达一家最多可同时容纳200人聚会的酒馆。因为这里的啤酒比较便宜,多年来很多大学生都将这里作为迎新会的会场。然而最近几年这里很少能看到那些“充满活力的学生”的身影了。在该店工作了10年以上的长谷川先生(化名)为我们讲述了最近几年来迎新会的变化。

“像是庆应、青学、东大、驹泽这些地铁沿线的大学,很多社团都会选择在我们这里开迎新会。尤其每年4月中旬时候全都是学生在预约。每年预约的社团都差不多,但这几年预约的人数明显减少了。比如像庆应的网球社之类的,以前每年都有100人以上,但去年我们店竟然一个百人以上的预约都没有。青学的人去年甚至都没来我们这里,明明是离涉谷最近的大学,这人都跑哪儿去了。”

[-]

学生饮酒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尤其是庆应和驹泽的学生,5年前都是直接点大扎的啤酒或者橙汁,然后随便谁想喝就喝,新生们大呼小叫搞得非常热闹。然后从3年前开始,新生和老生都分开来坐,而且新生基本滴酒不沾,然后老生们也喝得少了。那样子你乍一看根本就不像是办酒会,就是普通的坐一起吃饭。大呼小叫的也基本听不到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才是正常的健全的聚会应有的形式吧。”

近年来,大学社团所属的学生数目有减少倾向。由于社交网络的发达,学生们的交流不仅限于校内,与其他大学的学生或者社会人士都可以轻松交流。再加上上课时间增加,不愿意为社团活动专门花费时间和金钱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像庆应的那些社团,这几年人数明显减少了。不过像东大的倒是有变多的。而且以前有时候有的一整个社团都没人喝酒,但最近的东大生里会喝酒的也不少见了。看来是有一些普通人进去了呢。吸烟的也有了。”

此外,这家酒馆也预定于本月底关店了。

当然,对于大学生遵守饮酒的规则我们是表示欢迎的,但像法政大学这样的强制干涉看起来却也有些过度。

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的话,大学的社团文化数年之后怕是会消亡吧。

本文译自 nikkan SPA,由译者 Binar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