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18 , 16:30

[Quora] 美国学医难吗?毕业难吗?

[-]

我个人感觉医学教育不应该那么难。当然我知道人体是非常复杂的,但医学教育是如此之难,学费也非常昂贵。(小编听某留学生所说,加拿大医学院的学费是100万RMB/年!)

当今科技进步迅速,可以创造更多的合格的医学人才,甚至可以是自由职业者。他们的主要职责也许只是收集数据。

当然我们的人体是很复杂的,但人体都是差不多,不象实验天体物理学与量子物理学那么深渊。无数的人体产生了惊人的海量数据,通过医学教育,我相信医生们应该很容易得出诊断,并制定出最佳的治疗方案。

也许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了,对实际情况不了解。我希望得到大家的建议,先谢了!

[-]
James Pan,斯坦福大学医学生/摄影师/设计师

医学院读书不苦逼,那就不是医学院。社会需要出类拔萃的医生,而不是滥竽充数者(competent ones),只有通过一场场考试,经历出生入死、经历疼痛,背诵大量的知识点,才能推动医学科学的发展。医学生或多或少有点象是学徒,必须经受大量的严格的训练。我们将终身奉献于医学科学与医学艺术,经历无数考试。通不过考试的那些人很难成为好医生,所以他们只能选择退出。

[-]

如果让任何人都进入,后果如下:

  • 为了钱成学医;
  • 为了成名、为了泡妞;
  • 大家指望蠢材来做手术吗?
  • 无数得到执业证书的江湖郎中会做些非法的勾当,例如顺势疗法等等。
  • (顺势疗法的理论基础是“同样的制剂治疗同类疾病”,意思是为了治疗某种疾病,需要使用一种能够在健康人中产生相同症状的药剂。最近的一项超大型回顾研究证实了医学界以前的结论,没有证据显示顺势疗法能产生优于安慰剂的效果。这等于给顺势疗法判了死刑。)

    所以进入医学院必须要有设置个门槛,要有个准入制度。病人希望医生聪明、能干、勤奋,并且富有同情心。不幸的是,并不是每一个都有这种潜质。

    关于学费昂贵:
    培训医学生老费钱的。采购尸体,聘请教员,订购实验材料,雇佣SP(标准化病人),所有这些都是花费高昂,这是供需矛盾决定的。医学生花费几十万美元读大学,尽管“赚大钱”并不是学医的好理由,但投资至少需要回报吧。我们希望在十多年后,在隧道的尽头都到一定的奖励。
    标准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s,简称SP),又称为模拟病人(Simulate Patients),指那些经过标准化、系统化培训后,能准确表现病人的实际临床问题的正常人或病人。

    当今科技进步迅速,可以创造更多的合格的医学人才,甚至可以是自由职业者。他们的主要职责也许只是数据收集。

    这个我们已经做到了。当今医学已经不再是单枪匹马的工作,我们需要团队合作。医师助理、设备技术员、护士与医生通力合作,收集并分析数据,作出最佳的诊疗方案。

    关于:“人体是很复杂的,但人体都是差不多的”

    你可以试着搞一具尸体解剖,你知道需要什么手续吗?你知道HIPAA法案吗?
    HIPAA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签署的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的缩写。与其他行业一样,医疗保健对信息系统的应用和依赖,也将不可避免地带来相应的信息安全问题,如病人的病例保密问题、网上就医系统的可靠性问题、急救调度响应系统的可用性问题等。目前,美国已就此类问题专门颁布了相应的HIPAA法案和技术标准,

    [-]
    Jay Wacker,成为教授已经8年
    问题分为两个:“读书难”与“毕业率低”

    相对于其它职业,医生需要在在STEM领域有更好的知识背景。作为量子物理学家,我认为人体的确比其它任何学科更复杂更深奥。

    STEM代表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ematics)。STEM教育就是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教育。在国家实力的比较中,获得STEM学位的人数成为一个重要的指标。美国政府STEM计划是一项鼓励学生主修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计划,并不断加大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的投入,培养学生的科技理工素养。

    毕业率低部分原因在于医学院校本身。我认识的许多医学博士都说考入医学院校才是最难的部分,入学后的课程相对要容易一些。另外,无力支付高昂的学费是退学的主要原因之一。

    [-]
    Jimmy Xu,有抱负的医生,前橄榄球运动员。

    医患的价值与医学教育的价值似乎已经背离。就象Jae Won Joh发的帖子《是什么事让你后悔学医》。医学教育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整个医学教育体系源自1910年的《弗莱克斯纳报告》。毫无疑问,医学当然需要基础科学知识,但临床技能却相对被弱化。可悲的是,实习生被视作“医生”,其掌握的临床技能非常有限,而作为PA学校毕业之前已经工作了两年。死记硬背应用技能,这很荒谬。

    美国的医生助理,Physician Assistants,缩写PA,可以在医生的监管下行医:给病人诊断,处理伤痛,开化验单,开处方药,在手术后缝伤口等等。

    100年前,弗莱克斯纳(Abraham Flexner)在卡耐基教育促进基金会资助下对美国和加拿大155所医学院进行调查评估,并完成了调查报告。该报告那事掀起了北美地区医学教育的浪潮,促进了医学教育的标准化。在美国,这篇报告被誉为医学教育改革的里程碑。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弗莱克斯纳报告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应该运用迭代式的学习方法:遇到问题 -> 搜索解决问题的知识(技术) -> 使用已有知识去理解新知识 -> 将新知识融入到自己的知识体系 -> 应用新知识

    临床技能的提高需要医学生与患者互动。虽然已经有医学院校开始修改他们的课程,但进展非常缓慢。我所在的学校已经开始修改课程,我估计需要5年才能全面完成,但为时已晚。

    进入临床之前学习两年,有必要吗?没有意义。其实最好的学习方法是面对病人接触病人,听课达不到这个效果。

    关于学医难这个问题,其实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做得更好,但实际困难非常多。绝对需要严苛的制度让不合格的学生出局(我国的医学生毕业率估计有99%--译者注),但同样需要有人道主义与同情心。让充满热情的医学生疲惫不堪,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教育体系不应该强调竞争,强调死记硬背,不需要官僚主义的废话,应该重视人文关怀,强调大局观。应该设计一个全新的医学教育体系,以维护保持医学的尊严。

    [-]
    Sam Sinai,医学院退学,MIT毕业

    本人是哈佛博士,研究方向是生命起源,曾经在MIT学习人工智能。曾经做过老师和软件工程师。出生于伊朗德黑兰,曾经在医学院上过两年课。我喜欢应用数学,理论计算机科学,游戏理论,人工智能和进化。我热爱旅游、摄影、绘画艺术、足球与政治。

    医学并不是很难,并不需要超常的智力。但需要阅读大量的资料,难的是,大脑收集了海量信息后如何去理解掌握。比较典型的是有机化学,所以被纳入MCAT考试。一流医学院约有10%~20%的学生的确非常聪明,他们完全可以通过任何STEM课程,但大部分还是普通智商的学生,之所以选择学医是出于奉献与热爱。

    MCAT(the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是申请攻读北美医学类院校的学生所必备的一项机考标准化考试。它考察应试者解决问题的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和分析写作技巧,同时考察应试者对学科原理和知识的掌握程度。

    如果你想做医生,必须要有奉献精神,展露才华击败竞争者。医学预科每天只需要学习2~3小时,这并不是很难,但绝大多数人都因为不能坚持而退缩了。

    成为医学博士并不需要比常人更聪明,但努力程度与奉献精神必须超过95%的人。医学院设置了很高的门槛,所以你必须让他们知道你是多么想成为一名医生。

    [-]
    Jen Gibson, 在读医学生

    我同意James的观点,读医学院的确非常非常难。医生可以决定病人的生死。如果你能力不够,病人可能因此而死亡。责任非常重大。患者依赖医生,把生命托付给医生,是因为医学教育的高准入制与高淘汰率,让真正有才华的人当上了医生。一旦你完成住院医生阶段,你就可以担负重任,成为合格的医生。必须很难,因为关乎生命。

    [-]
    David Joyce,Clark 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教授

    很难?不难!但过程非常漫长,花费过于高昂。通过应该不算太难。

    [-]
    你好,我的名字是:29万美元医学院助学贷款

    在美国:4年大学课程+4年医学院课程+3~7年的住院医生,做住院医生前平均负债16万美元,学费涨价速度是通胀速度的两倍。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人一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