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16 , 22:58

[Quora] 我经历过的最困难的事

Holly Hood

[-]

我经历过的最困难的事,是我无家可归那会儿睡在纽约地铁站的时候。我在城市的各大避难所里混了三年(甚至被一只老鼠□□过),也去投奔过朋友(还偶尔被这些人欺骗),最后我只能绝望地睡在地铁里(被陌生人调戏并被地铁里的员工粗暴对待)。最终我放弃了自尊,让某些慈善机构来帮助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BRC Transit将我从地铁里带走,并让我住在过渡安置房内,期间我等待着无家可归服务部门来替我找临时住所。经历了三个住房面试之后,我被第一个面试者接受了,那是东村的一个可爱工作室。我是一名作家,因此我去银行开了个户头,不再浪费自己的薪水。我撕掉了赌场VIP卡,戒掉□□。我会提前付好房租。而在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我从未放弃过未来会更好这种信念。我过得节约而快乐,有时间我还会回报之前我得到的待遇。(被WPIX新闻报道过)。

Parham Doustdar

我天生是个盲人。

在我这一生中,每当我想做点什么的时候,其他人就会说这不可能,你是个盲人。从小,我就喜欢四处跑、爬墙并玩游戏。我不想像普通孩子那样,我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些年来,失明从来都不是阻止我前进的因素,至少现在不是。

但慢慢的,这一点开始发生着变化。不知怎么的,我开始让社会来支配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的知觉能力开始一点点缩水。我想学音乐,但我的父母让我相信我学不来。我想去英国,但我的家人让我相信我无法一个人生活。我想学骑马,但不行。盲人不会骑马。

15岁那年,我受够了这一切,我决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从失败中学习。最糟糕的结果也不过是失败而已,了解到这一点令我信心倍增。我没有试图成为了不起的人,我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因此从那时起,我再次开始改变。我想学数学,每个人都说我学不了,但我做到了。我想学软件工程,每个人都说我做不了,某些教授甚至假装我不存在,但我做到了。我想找到工作,每个人都说没人会雇佣我,但我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老板。我想写博客,每个人都说不会有人想看没有图片的博客,于是我写了一篇名为盲人程序员的工具的帖子,至少它向我证明,还是会有人阅读没有图片的帖子。

大部分情况下,当你缺乏某些东西的时候,人们会聪明地指出你不能做的事情,可如果你按照他们说的来做,那么你将永远做不到这些事。然而,如果你有了B计划,它将赋予你尝试、成功或者学习的力量。

匿名

我7岁那年不断地被一位邻居□□。我不想让我的母亲知道这一点,因为她是一位打着三份工的单亲妈妈,养着我和我的哥哥,如果她知道会哭的。我们住在一辆拖车里,拖车的地板上有洞,因此有时候浣熊和负鼠会从里面爬出来。我很怕这些东西。拖车里的地毯上布满了跳蚤,以前我常常被跳蚤□□得体无完肤。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干净过。我们从Goodwill那里得到衣服,但这些衣服通常很旧。我的母亲尽了她最大的努力,但我们在世界上依旧举目无援。我们住在乡下,那里无法原谅那些偏离常规的人。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的母亲试着给我施行洗礼,但当地牧师因为我是个私生子而拒绝了。我们不受教堂的欢迎,而在乡下生活中教堂是重要的一部分。我在学校里没有朋友,人们说我“古怪”“肮脏”“丑”“太安静”等等。就连大部分教师都会以厌恶的目光看着我和我的哥哥。

从小我以为自己毫无价值。我应该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小时候很少说话,他们推搡我、没完没了嘲笑我、殴打我和我哥哥的时候,我一句话都没说。当我的邻居(有趣的是,他被视为社会上的杰出人士)□□我之后,我也一言不发。

我过着孤独的生活,我的母亲总是在上班,我的哥哥有他自己的活动,只有我无所事事。我记得自己会坐在家门口,假装自己是一颗石头,因为石头没有任何感觉,也不会哭。我觉得它们无坚不摧。

我曾偷听到其它的小女孩谈起她们入睡前祈祷时说的话,那促使我发生改变。她们的祈祷类似于:当我躺下睡觉的时候,我乞求上帝让我的灵魂留下。如果我定要在醒来之前死去,那么我请求上帝带走我的灵魂。

那天我一直在思索这些祷告词,我回家后想出了自己的祷告词:亲爱的上帝,我不想再活着了。别人求你让他们活着,让我取代他们的位置吧,我想死。当时我才8岁。

可我没死,这令我非常沮丧。一天天过去了,我还活着。我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人们没有对我更友好,我的生活也没有变得更轻松。但我变的更强壮了。我发现书能让我逃避自己那乏味的生活,我上5年级的时候,已经能阅读大学级别的书了。

我长大之后,获得了自己人生的控制权。我不再是无助的受害者,我有权利。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找到了工作。我努力学习好让自己上大学,我从自己那不宽恕人的小村庄逃了出来。

现在我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良好的关系。认识我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我曾经是一个饿着肚子的、可怜的、吓坏了的小女孩。

至于我的家人,我的母亲依旧住在那辆拖车里。我的邻居已经死了很久。我的哥哥依旧与我的母亲住在一起。他没有考驾照,也没有工作。他很少离开家。我有点理解他的想法——为什么要让世界给你更多伤害呢?不过我希望他能抓住机会,我很难过我们的童年摧毁了他。

如果你想知道该如何度过艰难时光,那么也许我的答案并不合适,但这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答案。我的回答是:继续前行。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5.0
赞一个 (5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