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12 , 14:00

两个世纪前的人是怎么写毕业同学录的

[-]
Litchfield法学院,Mary Wallace Peck的同学录,George Catlin的画和诗。

19世纪20年代的美国,毕业同学录开始流行,人际关系之间盛行伤感主义,尤其是年轻人之间。书商们瞅准时机,出版了厚重的皮革包边纪念册,供同学们留下对彼此的临别赠言。这本纪念册就是Litchfield女子学院的学生Mary Wallace Peck在1825年从她的未婚夫Edward Mansfield得到的礼物。

年轻的女生,尤其是那些刚刚完成女子学院的学业,准备告别同学的女生们特别喜欢制作这样的毕业纪念册。她们的朋友中也有男生,在Mary的同学录中,有一半的签名都是男人。这个比例似乎高得不太寻常,她的纪念册还有其他与众不同之处:上面有着好几位名人的签名,包括后来的画家George Catlin和教育家Catharine Beecher,而且里面还有很多头发。虽然人们偶尔会给纪念册奉献一小撮头发,但是Mary的纪念册里的头发都是用来纪念死去的朋友。在19世纪早期,失去朋友是常见的事情,即使是年轻男女,纪念册可以帮助他们保存记忆。

朋友们通常会在纪念册里留下一首诗,有时还会画一幅画。一般来说,这些诗和画都不是原创,而是从书中或者杂志上抄写和临摹下来的。诗都是跟友谊,宗教或者女人气质有关,还有很多提到了分别的朋友甚至死亡。其实很难确定要写些什么;一位当时的作家就讽刺把纪念册定义为“由一位残忍又漂亮的女性发明,专门用来搞伤她女性朋友脑子的酷刑”。

Mary的纪念册目前归Litchfield历史协会所有。Litchfield是美国第一家法学院,也是率先接收女生的学校。在当时,Litchfield培养的全国年轻男女都走向了美国政治,文学,艺术和教育的舞台,诞生了如同斯托夫人和约翰·卡尔霍恩这样的校友,它是19世纪美国民族认同感的核心。

[-]
一幅画和一撮头发,为了纪念“Caroline S”

[-]
1825年6月6号,Mary Huggins Bishop的诗和画

[-]
1826年12月9号,Anna E. Landon的诗,头发是纪念“Sarah”

[-]
Litchfield附近的Bantam湖,诗和画的签名是Mr. Brace

[-]
展望山的画,未签名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