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11 , 00:01

无所不艺术:用网络摄像头玩摄影

[-]

[-]

瑞士摄影师Kurt Caviezel足不出户,却在过去的16年里拍摄世界各地的照片超过4百万张,原来他是通过全世界的开放网络摄像头和IP相机做到的。

他的作品《壁纸》向我们展示了他从超过50,000个摄像头里抓拍的部分照片。Caviezel表示他都是合法访问这些摄像头的,在摄像头的帮助下他看到了公共广场和私人卧室。他通过互联网放眼看到了全世界。

[-]

这些作品让人不安,仿佛自己被窥视了,但它们在主题和模式上特别引人注目。《壁纸》这一作品把数百张类似的照片排成网格状。照片里大多是做同样动作的不同人物,他们或是在喝咖啡,或是抽烟,诸如此类。在《红车》中作者动用了超过600个交通摄像机进行抓拍。其他的作品内容更加明了,比如《僵尸》作品中美女在为万圣节画僵尸妆,《醉酒》里男人喝得酩酊大醉。

[-]

[-]

Caviezel是在2000年迷恋上网络摄像头的。那时他刚刚发表了作品《红灯》,在这一作品中他展示了一系列停在他公寓外的摩托车手的画像。在他打算在别的城市重复这个创作项目时,有人建议他用交通摄像头来拍,他试了没成功,而对摄像头的热情却一发不可收拾。

[-]

透过互联网去访问开放网络摄像头并不是件难事。Caviezel通过谷歌搜索、Skyline和Camchat等找到了很多。当有什么东西激起他的兴趣时,他会保存下照片并分门别类。对他来说,他面前的电脑就是台相机:屏幕成了取景框,鼠标就是快门,而网络另一端的摄像头便是他的镜头了。他说他不是在看互联网,而是通过网络看到了世界。

[-]

他在一年前开始着手拍摄《壁纸》。这个系列中每幅作品汇集了约1000张高分辨率照片,它们被排列成网格状。从远处看,作品非常抽象,而近看的时候你能看到内在的图案各有各的不同。

[-]

《伴侣》展示了坐在沙发上吃饭的一对情侣。Caviezel花了超过一年的时间观察他们的关系,最后得出结论:他们俩非常默契。尽管Caviezel坚持表示他不喜欢窥探别人的生活,但他并不知道作品里的人到底是谁,他也没有征求别人的同意。他说作品里的人物都注册了网络摄像头社区的服务,他们也很可能知道这意味着别人能看到他们。不管怎么,摄像头前面的我们还是该小心为妙。

[-]

本文译自 wired,由译者 Le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