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09 , 12:00

访谈:成为Siri是什么感觉

记者采访到了Susan Bennett。你可能不知道她是谁,但你一定在iPhone里听到过她的声音——没错,她给Siri配的音。

[-]

以下是采访的片段。

许多人觉得他们认识你。你对你来说很怪吗。
我干配音这行很久了,也并没特别追求甚至都没想过要出名,所以突然出名对我来说挺奇怪的。

叫你Susan挺奇怪的,我老忍不住想叫你Siri。我了解到“Siri”是一个挪威名字意思是“美丽的、胜利的辅佐者。”你曾听说过吗?
是的。一个在你路上帮助你的美丽女人。不过我想说现实里Siri就是个跟你说怎么走的活跃的小妞儿。

如果我没了解错,是个挪威工程师创造的app
没错——Dag Kittlaus跟另外两个工程师——Tom Gruber 和 Adam Cheyer一起开发的。

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怎么给Siri配了音,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所有的数字录音都是很严肃地开始进行的。我记得好像是在千禧年初,我2005年时给Siri录了基础词汇。我整个七月份都在录音——每天四小时,一周五天。我那时候给一个做很多通知信息的公司工作。这种工作我过去一直做,以后也接着做。这个事(给Siri配音)很新,而且很有趣。他们让录的短语和句子有些怪,因为这些短语和句子都是被单独地创造,然后在语言里把每个发音结合起来。我知道它要被用在手机系统里,但我没想到它被用到成百上千万的设备里。

[-]

你记得你怎么发现你成了Siri的吗?
记得。Siri是2011年10月4号发布,一个配音演员的同事给我说:“我们都在跟新iphone玩儿。嘿,这是你吗?” 我想“啥?”然后我去听了之后我想,“天,这真的是我。”我有点儿被吓到,因为我从没被告知过(这件事)。这事儿特别令人吃惊。但另一方面,我又觉得特别荣幸。我家只用苹果产品。

有一件事人们特别关注,您贵庚啊。
我比人们想象得年龄要大。这人们都知道,但我真的不想谈。我喜欢说,我104岁啦,但我看着比较年轻。

很多人发现问Siri零除以零得多少很有趣。你知道其他类似的吗?
这你得问程序员。我只是提供了我的声音。

有人在外面认出你的声音吗?
有过一次,就在采访前没几周。我正跟我的财务顾问聊天,他说:“你的声音听着真熟悉!”我跟他说你是唯一一个听出来的。我日常说话的声音比你经常听到的Siri的声音高一些。也可能是环境影响。人们肯定不会想从手机以外的地方听到这种嗓音。

实际上一个小孩儿在万圣节敲我家的门,说,“邻居说你是Siri!”我说:“是的。”然后他说:“你听着才不像Siri。”然后我说(Susan把嗓音放低这样更像Siri):“那么现在呢。”

你问Siri问题吗?
不怎么用。我以前问过几个,但先前的问题之后感觉她有点儿耍我,所以之后我就不用了。

你记得你问了什么吗?
我说:“hi,Siri,你在干吗?” 然后她有点儿烦躁地跟我说:“我在跟你说话呢。” (Susan又把嗓音放低学Siri)
然后我想:“好吧,对不起打扰你啦。”

所以,我不跟Siri说话。太奇怪了。我以前在收音机和电视广告、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里听到过自己的声音,但是自己的声音从这个小小的智能手机里出来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成为Siri的声音改变了你什么吗?
这真算是一堂人生课了。我并不是特别外向的人,突然出名——突然地意外出名也是个调整。我很幸运能收到来自热情朋友们的消息,但是要习惯还是有点难,尽管我也因此得到了许多特别好的机会。

还有什么没提到的但你觉得重要的?
唔,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对Siri声音背后有个人这件事感到惊讶。我想他们大概觉得是现在所有的语音和声音都是机器生成的,但这并不是真的。——尽管我们正不断地朝那努力。

关于Siri,你最想让我们记住什么?
Siri很棒,但她不是人类。别忘了跟你最爱的人类聊天。

就像朋友们常说的,我们手里的方块儿有整个世界的知识——但我们却用它来看猫咪小视频。
这很奇怪,因为年轻人真的不知道别的方法。他们没意识到以前找东西多难。你还得去图书馆。

[-]
给Siri配音的是这三个人:Karen Jacobsen / Jon Briggs / Susan Bennett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新江湖一点黑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