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08 , 20:00

英语会摧毁所有其他语言吗?

虽然难以考究,大概在1500年前英语只是一小撮日耳曼族群所讲语言的一个小分支,那时他们正从欧洲大陆迁徙到不列颠岛。如今,语言学家们私下谈论并想知道:英语会干掉所有其他语言吗?

要做到这样将是个艰巨的任务。3.39亿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在数量上不敌于那些讲西班牙语(4.27亿)和普通话(8.97亿)的人。此外,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口已经在持续下降。虽然这一情况似乎暗示了英语正在全球范围内日渐消退,但实际上它正在攀升。那是因为全世界有5.1亿人选择了英语作为第二语言,并且许多人开始每天学习它。无其它语言能够企及之。英语在科学、商业和媒体领域占据了统治地位。学习这种语言是加入一个日益互联的世界的廉价入场券。

[-]

随之而来的效应是其他语言开始被淘汰。著名语言学家David Graddol估计全世界6000到7000种语言里的百分之九十将在本世纪消亡。他的学术猜想得到了哥伦比亚大学语言学教授John McWhorter的附和。支持他们的是来自2014年发布的一项研究的证据。研究人员对数百种语言的衰退进行了建模,发现平均每两周就有一种语言将要消亡。如果这一趋势在下世纪继续下去,将有2600种语言要消失。研究人员认为,从经济发展中获利的强烈渴望导致了较不常用语言的消逝。除此之外,教育和就业取决于能否在现代社会进行沟通。这意味着父母将不会把比较稀有和过时的语言传授给他们的子女。

对此情况 ,McWhorter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说了如下的话:

“对语言使用者们来说,容易将更大的语言与机会相联系,而更小的语言则与落后挂钩,因此不会在他们的子女面前讲更小的语言。但除非该语言被书写下来,否则一旦有一代人不再将该语言传给记忆最具有可塑性的孩子们,那它基本上就遗失了。我们都知道成年人要学一门语言有多难。“

所以随着限于少数人的方言消亡,几乎没有什么方言能保存下来。但英语会不会登顶呢?

“有人可能提出反对说是普通话而非英语将最终成为世界语言,因为中国人口规模和他们国家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McWhorter写道,“但那不太可能。举例来说,英语凑巧已率先占领了高地。如今英语在印刷、教育和媒体领域已是根深蒂固,以至于想改换成任何别的语言都非常困难……并且,过了儿童阶段以后汉语口音极度难学,而要真正掌握其书写系统差不多得要求你生下来就开始学。“

随着汉语可能因为最多并在增长中的母语人口而保持为最多人讲的语言,英语当然也上升不到哪儿去。首要原因之一是它已经牢牢地将自己定义为了我们时代的世界语。在一项2010年的研究中,宾夕法尼亚大学的Gary Lupyan和孟菲斯大学的Rick Dale发现数据表明,随着越来越多的非母语使用者学习一门语言,他们无意间在外部边缘有所开辟。久而久之,该语言变得更精简易学。毫无疑问,多年来英语已有显著演变。对比一下约翰·亚当斯和亚伯拉罕·林肯那流畅的散文和希拉里·克林顿或唐纳德·特朗普的简化文章就能看出来。

当然,语言演化可能被技术进步完全打破。星际迷航风格的万能翻译机乃是科幻的圣杯之一,而像谷歌等公司正在努力尝试将它制造出来。如果这样的设备进入现实领域,它将可以永远地拆除那座巴别塔。

本文译自 Newton Blog,由译者 卤鸡爪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本文由原作者Ross Pomeroy授权煎蛋网编译。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