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5.06 , 20:00

气候变化是“猎鹿博弈”,还是“囚徒困境”?

猎鹿赛局:两名猎人一起去打猎,他们可以猎取鹿,也可以猎取野兔。鹿需要两个人合作才能获取,野兔一个人就可猎得,但猎鹿所得的收益大于猎野兔所得的收益。猎鹿赛局和囚徒困境最大区别之一,在于当双方都不合作时所获得的惩罚相对较小。

[-]

气候问题越来越广受关注,现在各个国家都开始主动或者被动地参与其中,具体地还签订了一些气候协定,像什么《一律不得超量排放》《京都协定书》《哥本哈根协议》等等。各个国家面对气候问题采取各自的措施策略,同时得到相应的回报(回报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反面的),这就相当于两个国家或者多个国家之间在进行一场博弈。

在一场实际的博弈中,参与者们各自所采取的策略措施可谓花样繁多,叙之不尽。有的国家或地方会制定相应的气候政策,有的呢,什么也不做,选择闷声发大财,有多花一美元的,也有多排一吨碳的,诸如此类。因此就得先对模型进行简化。在气候博弈模型中,这些策略可以简化概括为“合作” (coordinate)与“背叛”(defect)。博弈中的每个参与者都会根据对方的策略,采取自己的策略,最终两方的策略相互影响,参与者得到相应的回报。

首先可以考虑这五个主要因素:

环境资源的价值,环境变化导致的未来成本,排放政策对未来成本的影响程度,制定和执行政策本身所需的成本,以及参与方实际可支出量或损失可承担量。

当然了,实际情况很复杂,还有许多其他因素,比如新政策实施和新技术应用的时滞性,以及在制定政策时,政府有可能没有给予相应支付或相应补偿。此外还有选举因素,公众的观念等等。总而言之,现阶段只考虑的是:成本和收益。

[-]
从表格中可以看出,充分开发环境资源所获得的利益较大,而保护环境获得的利益较小,也就是说保护环境要花很大的成本。

拿肯塔基州和西弗吉尼亚州来比较,如果他们采取的是“背叛”型策略,就是说双方都致力于尽最大效率的开采和利用环境资源,获得尽最大可能的回报,进而没有任何一方会采取环境气候保护的措施,尤其是这两个临近的州还要在生产力和工作机会上进行竞争。

[-]
此时生态面临崩溃,两方趋向于协同合作。

但是,对于普罗大众而言。资源的利用不可避免地将会导致资源愈来愈匮乏,这里所说的资源不仅仅是指土地,煤炭等资源,而是指整个生态系统,随着不断地开发和污染,生态一步一步退化。只有等到资源开发已经无法再获得任何好处的时候,博弈中的参与者才会选择相互合作,进而保护环境。此时,“合作”才能占为主导,也就是“猎鹿博弈”,但与此同时,环境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地步。

简化模型中有许多因素没有加以考虑,比如有些情况下,为了要使排放政策能够有效实施,有时不可避免地会破坏到环境。同时,还要考虑到政策会减小生产力,以及增加投资的成本。

于是需要再做一些调整,首先粗略假设气候变化造成的成本都为10,即每个国家因气候变化而收益为-10。拿美国和中国来说,假设两个国家的减排政策所带来的收益都是3,如果两国不同时采取措施,那么成本就减到了7;如果两个国家同时采取举措,收益为6,那么成本就减到了4。但政策本身也有成本,这个不能忽略,假设采取政策的成本4个点。

[-]
当两者互相协作,得到收益6个点,此时气候变化成本减到4,在加上政策成本的4个点就是8,收益就是-8

从表格上来看,最优选择是两国协作,但博弈的每一方都会想,如果只让对方作环境保护,自己什么也不需要做,就能减少3个点;而且如果自己采取了措施,如果对方什么也不做,那么加上政策成本,自己的成本反而增加了一个点。从而趋于选择“背叛”,于是两国都选择了“背叛”,也就成了“囚徒困境”。

当气候变化成本很大,稍微的政策投入就能得到可观的回报之时,囚徒困境就可能会变成猎鹿博弈。鉴于此,现在的诸多努力,如国家外交,绿色科技,气候教育等,应致力于让博弈趋向于猎鹿赛局。只有提高了回报,减小了投入成本,相互之间能真正理解,才能进一步减少气候变化将带来且已经带来的风险和成本。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Macond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