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30 , 20:54

再谈末日论:人类灭绝并非危言耸听

[-]

核战,气候变化,数千万人死亡的全球流行性疾病。这些是最有可能毁灭人类文明的威胁。不像只存在于噩梦和大片里的海怪或僵尸病毒那样虚无缥缈,这几种风险是真实存在的。根据英国全球挑战基金会的报告,这些风险比我们想象的还可能发生。

在一个非盈利机构的“全球灾难风险”的年度报告中,有一个惊人的统计数据:死于人类灾难事件的概率是美国人死于车祸的5倍。

一般来说普通人不可能碰上车祸就丧命。每年有9395人死于车祸,也就是说每年死于车祸的概率是0.01%。如果考虑一生的时间呢?以终身来计算的话,120个美国人中就有1人死于车祸。

由于气候变化或可能发生的核战,人类灭绝的风险可比车祸高得多。英国政府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总理报告《斯特恩评估报告》估计,人类灭绝的风险为0.1%。听起来很低,但几百年后呢?全球挑战基金会估计,有9.5%的机会人类会在未来几百年内灭绝。

而且这个数字可能低估了全球灾难的死亡风险。《斯特恩评估报告》中数学计算表明,全球性挑战基金会的报告统计了消灭10%的人口的所有事件,而9.5%这个数字,只是计算了全物种灭绝的危险。

全球优先项目的主任Sebastian Farquhar说,“我们也不希望这些事很快发生,总的来说它们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还有很多事我们认为不会发生,但仍然要防患于未然。”

例如,很多人的车里都有安全气囊和安全带。我们可能都知道,发生车祸的风险很低,但我们仍然相信,万一发生车祸,安全气囊和安全带会减少可能受到的伤害。

那什么样的事件属于人类灭绝事件呢?报告指出,有充分的理由证明极端气候变化和核战远高于其他事件。在后者方面,报告引用了多个场合,世界就站在核毁灭的边缘。大多数发生在冷战期间,另一些发生在90年代,而现在是最和平的几年。

1995年,俄罗斯当局误以为挪威气象火箭是一个潜在核攻击。总统Boris Yeltsin(叶利钦)正在默念发射密码,并且核手提箱就打开放在他面前。庆幸的是,最终俄罗斯领导人确定只是虚惊一场。

[-]

气候变化也会带来风险。严谨的气候科学表明,本世纪末全球变暖将会引发跨大洲的超级风暴。甚至更加保守的估计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联合国授权的气候模型估计,即使世界快速压制碳排放,气温上升6-10摄氏度的带来风险的概率仍增加了3%。

就算科技再先进,有些风险仍无法避免。每年都会有超级火山喷发或者小行星撞击地球。两者都会破坏周围的环境,并引起尘埃进入大气层,阻挡阳光,使气温骤降(大多数气象学家一致认为核变中也有相同的现象)。

然而流行性疾病可能造成最严重的风险。在过去的两千年,规模达到全球灾难的两件大事都是瘟疫。1340年代的黑死病带走了超过世界10%的人口。8个世纪之前,另一个鼠疫杆菌流行引发了541到542年间的“查士丁尼大瘟疫”,导致2500至3300万人死亡,大概是当时全球人口的13%至17%。

20世纪没有发生死过如此多人的大事。两次世界大战也没有:大约1%的全球人口死于一战,二战约3%。只有西班牙流感流行的1910年代,全球死了2.5%至5%人,死亡人数接近中世纪的瘟疫。有一些证据表明一战和西班牙流感是相同灾难性的全球事件,即便如此,死亡人数也只有6%。

报告简要地提到了其他可能的风险:转基因病菌大流行、地质工程崩溃、人工智能等。报告阐明,这几个尽管比不上核战或者全球变暖,但仍然是威胁。

几乎所有最致命的全球灾难性风险都是不可预见的,直到它们明显发生的前几十年才能发现。核弹发现前40年,很少有人能预测核武器会成为一个全球灾难性风险。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很少有人能立即知道极端气候变化、生物技术、人工智能会是如此重要的威胁。

社会的安全气囊和安全带是什么?处理这些存在的风险,最好是政策迎合特定的问题,比如减少库存的核弹头或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如果将技术用于加速粮食生产,特别是致力于增加不依赖阳光的食物来源的研究上,那么就会很少造成特殊的冬天(火山爆发或核战引发的)造成灾难性后果了。

如果民主制度有某种专员或委员会代表未来几代人的利益,那么许多问题可以得到帮助 。(这很明显是欧洲的提案——因为美国“代表后代”的国际政策应该是堕胎和放弃生育。)

这份报告是伦敦的有效利他主义中心和牛津大学的人类未来研究所的联合项目。你可以在线阅读。

本文译自 theatlantic,由译者 snowpanth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1
赞一个 (4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