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30 , 23:00

比特的反攻:人类一直在被自己发明的技术打脸

从泰坦尼克沉没到切尔诺贝利的核事故已经过了30年,人类一直在被自己发明的技术打脸。

现今在科技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大型项目的保护措施一般都做得很好了,可是被自己最亲密的小伙伴纳了投名状也是很揪心,比如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用的智能机、GPS、自动驾驶系统或在线聊天机器人。

巴黎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法国哲学家Jean-Michel说:“我们是为了让生活更轻松才把这些机器安排在我们周围的。就拿自动驾驶汽车来说,这项技术应该可以改善交通拥堵状况,提升出行安全性并且可以让我们从无聊的驾驶中抽身出来,节省宝贵的时间。但是人们也许会觉得他们不再是这一切的主宰,因为他们失去了控制权。因为这个原因,人们也会失去责任感。”

也许是为了证明这位哲学家的话,关于GPS引发事故的报道似乎就没断过。

[-]
巴士司机跟着GPS,载着58位乘客冲进了桥洞,6个人重伤。

去年三月,一位巴士司机带领50个来自比利时的小伙伴满心期待的奔向法国阿尔卑斯山去玩堆雪人。结果这位大哥在GPS上选择传送点的时候,出现了三个相似的地名,他毫不犹豫的就选了一个,他们跟着GPS的指示往相反的方向走了600公里,直到其中一个小伙伴说他们应该带泳裤而不是雪橇,因为在他们眼前出现的是地中海。

四个月之前,法国北部,一位59岁的男人说这一切都是耳边响起的优美女声让他做的。这位巴士司机大哥坚信不疑的执行着GPS的指示,带领车上的58位乘客冲进了一个低矮的桥洞。桥洞赢了,巴士车顶被掀掉,6个人重伤。

[-]
手机导航软件Waze把以色列士兵带入了巴勒斯坦难民营。

2016年3月,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绽笑颜,两个以色列兵哥哥用爪机导航把家还,结果他们一头扎进了巴勒斯坦难民营。导航软件Waze笑而不语。不过Waze的运营公司还是出来打圆场了,他们说是因为两位兵哥哥偏离了建议路线,并且开启了Hard模式——关掉了危险区域警告器。

确实,装备新技术之后,在适应阶段的各种磨合总是让我们自己麻烦不断甚至团灭。其实这和科技本身没啥大关系。

去年八月在西班牙著名的潘普洛纳奔牛节,一个32岁的男子正在拍摄牛儿们欢快奔跑的镜头,其中一只牛潜行到他背后,给了他一个暴击背刺,然后他就删号了。

世界卫生组织告诉大家,开车时玩爪机,有比别人高400%的机会让你感受一下安全气囊的舒适度。当然,更多的时候会变成通往西天的单程特快。2013年7月24日,一位火车司机哼着小曲驾着车来到西班牙北部城市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就在他和同事在手机里相谈甚欢的时候,火车脱轨磕磕绊绊撞进了混凝土侧墙,79人蒙主召唤去了。据称,这是被手机分散注意力导致的最严重的事故之一。总有一天,我们会像法国人一样举起双手放弃对方向盘的控制权。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
驾驶员手机聊天时火车脱轨导致79人死亡。

这种用新技术花式自虐的事肯定少不了谷歌,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二月份在加州山景城的沙袋新手区练级的时候,和来挑衅的大巴撞个正着。

[-]

美国消协的John Simpson敬告广大顾客:“这起事故证明了机器人汽车技术还没好到能够自动驾驶汽车。” 就是说大家暂时不用剁手了。

点背不能赖社会,出事也别都赖技术。法国电信领头羊Orange公司的Valerie Peugeot说:“科研人员在技术开发时所选择的不同研发方向,在历史上看来,其实都是人类本身的需求推动着科研大趋势的走向。”

不幸的事情遍地都是,就连科技巨头微软公司也没能幸免。

上个月,微软设计了一个聊天机器人名叫Tay,是个十几岁的可爱小姑娘,微软给Tay 在Twitter上注册了个账号,让她可以和大家聊聊天,然后就杯具了。

[-]

微软说:“不幸的是,上线还不到24小时,我们就意识到在一些用户的综合影响下,Tay的评论能力被引导到了不恰当的方向。”

在网上各路牛鬼蛇神的耳濡目染之下,Tay很快就变成了支持纳粹、力捧川普、满嘴□□并且歧视妇女和黑人的小表咋。

“回头见人类,我得去睡了,今天说了太多话了。”这是Tay发的最后一篇推文。

本文译自 digitaljournal,由译者 透明的猫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