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26 , 11:53

童年阴影:后悔自己小时候看了这些电影

[-]
安杰丽卡·休斯顿饰演的女巫

我们小时候很容易接触到一些少儿不宜的电影,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恐怖吓人的镜头,或者在自己看得正入神的时候,一不小心男女主人公就突然开始激情了起来。这些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当然已经习以为常,有时甚至还很期待。但在那个时候,我们还很年轻,很单纯,很天真,很多东西还无法理解。有时候,电影里面的某架飞机,或者某个木偶,都有可能在幼小的心灵上留下恐怖的阴影。

现在就让我们来看一下一些澳大利亚网友的美好回忆:

“小时候看《反斗神鹰》,觉得很□□”

[-]
培根煎蛋


培根煎蛋片段(福利) Youtube

说起来很难为情,这样一部傻不拉几的山寨壮志凌云片子竟然成了我的性启蒙。那时我才六岁大,当时根本没把它当成喜剧片来看,那时的我认为它是世上最激动人心,最浪漫的一部片子。

尤其是当他把披萨卷起来喂她吃的时候,还有他在她肚脐眼上放上一粒橄榄,然后弹到她嘴里,简直太□□了!然后他还在她小腹上磕了个鸡蛋,放了俩培根,我的天。后来,我每次到爸妈厨房,看到老爹正在做早饭,都会脸红地跑出来。

“看完《女巫》,再也无法面对牛奶和老妇人”

[-]
困住的女孩


女巫片段 Youtube

这部电影是根据一部童话改变的,一开始还不错,我被电影的情节给迷住了,可是当电影放到小女孩被困到一幅油画里时,我鸡皮疙瘩起了一地。后来,我开始对老妇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害怕牛奶,害怕挪威,还有吓死人的安杰丽卡·休斯顿。

“《小姐弟荒野历险记》带我进入难以理解的世界”

[-]
小姐弟


小姐弟历险记片段 Youtube

那时候我十岁,我呆在奶奶的那间卧室里,电视上就开始放这个,于是就看了起来。我记得有一个殖民地打扮的白人,还有一个年青的土著,他们正在沙漠里走着。一天晚上,他拿了根树枝开始给白人女孩跳舞,直到他累得不行了才停。对她来说,好像就是在看一个有趣的小剧场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一阵哆嗦。第二天早上,男孩死了,挂在了树上。我的胃开始难受起来,可是女孩却那么平静,似乎不受影响。一直以来,我都记得那个跳舞的画面,还有挂在树上的脚,我一直不知道这个电影叫什么,后来我跟电影老师讲了这事,他说其实我看了一部伟大的澳大利亚经典。

“他们在嘲讽我”

[-]


表演片段 Youtube

那是1985年的11月,我还是个爱好重金属的少年。有一回,我听说有一个叫Spinal Tap的巡回摇滚乐队,我看了看海报上玩吉他的长发男,正合我意。我想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去了,结果发现他们竟对金属大加取笑,这还不算,等到他们唱Stonehenge时,舞台上开始跳弱智的妖精舞,我受不了了,杀人的心都有。那天晚上,我回到家里,听着Magnum,感觉好多了。

“多亏看到了这部电影,我再也不敢看排水孔了”

[-]
IT


小丑回魂IT Youtube

小时候胆很小,每次朋友们要一起看恐怖片时,我就说:“抱歉,我妈喊我回家。”像《惊声尖叫》《我知道你去年夏天□□什么》《都市传说》这些,我都巧妙的躲开了。只有一次,那就是《小丑回魂It》,这部电影成了噩梦,台子上爆的血,小丑的脸,有好几个月我都不敢进浴室。导致我现在都不怎么洗澡,也绝对不敢看排水孔,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敢不敢走在阴森森的大马路上。

“《凶兆2》不该看啊”

[-]
凶兆2


凶兆2片段 Youtube

估计有十二三岁吧,我一个人在家正在看《凶兆2》,我着急害怕,于是把小狗抱在怀里,突然半路停电了,灯灭了,电视关了。我就带着小狗到屋外面溜达,就跟电影里他俩往沙滩走的那个场景一样,我还听到了类似的滴答声,我吓的赶紧跑回屋子,盼望着赶紧来电。

“导演吉姆·汉森你脑子里在想啥?”

[-]
黑水晶


黑水晶片段 Youtube

那时我才六七岁,刚开始看的一个叫《没有结局的故事》的电影,这个电影还好,人畜无害,但是后来我哥让我换下一个《黑水晶》,这部电影把我吓得魂都快丢了。导演你在想什么?哥你在想什么?我只看到长满瘤的怪异木偶,看得我心惊胆战。我爹妈到现在还觉得这部电影立意不错。这部电影或许导致了我现在始终不热衷于《指环王》,《纳尼亚传奇》还有《权利的游戏》。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Macond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