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24 , 14:00
57

重口挑战:试吃瑞典臭鲱鱼

[-]

日本人民对发酵过的食品情有独钟,应该说是有“独特”气味的食品。那么日本人敢不敢用米饭就着臭名昭著的瑞典臭鲱鱼吃呢?

日本最著名的纳豆就是一种健康而又奇臭无比的食物,我们甚至还有有一种类似的半腐不烂的臭鱼美食叫做kusaya。所以面临这来自瑞典的馈赠,我们Rocketnews24的小编丝毫没有露怯。

[-]

然而,无知的小编们并不了解臭鲱鱼是来自波罗的海的鲱鱼只用极少的盐再花上半年时间进入介于“发酵”和“腐烂”之间的微妙边缘。用数据来说的话,曾有研究发现臭鲱鱼的恶臭程度是纳豆或者kusaya的17倍。

勇敢的小编Seiji率先表态:“纳豆根本就不算难闻。榴莲简直是奢侈品,kusaya是人间美味。如果臭鲱鱼是瑞典人的心头爱,那一定有它的道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不下去的食物。”

[-]

臭鲱鱼米饭第一步,我们的小编PK和Sato用清水冲洗了罐头里的臭鲱鱼。

[-]

我们事先将罐头拿到很远的野外打开,因为里面封存的气味一旦弥漫整个编辑部,后果将不堪设想。(注:实际上瑞典政府也规定不可以在住宅区内开启臭鲱鱼罐头。)

[-]
[-]

最终我们把鱼小心翼翼地放置在香喷喷的米饭上。食物一呈上来,Seiji的脸就开始因为恶臭而抽搐,但是他还是故作镇静,毕竟已经夸下了海口。

[-]
[-]
[-]
[-]

然后他夹了一小块饭进嘴里。

▼ “…呃!啊~~!NOOOOO!!”

[-]

Hatori坐在Seiji旁边一直笑而不语。接着他也尝了一小块,但是仅仅入口一英寸,一股无形的力量就迫使他吐了出来。

[-]

其余小编们一个接一个品尝了一点臭鲱鱼,或者是试图品尝了。Wasai根本就没办法下口,甚至还做出了保护自己的姿势,生怕这股恶臭会侵袭他的身体。

[-]

读者最喜欢的Meg走近它试图品尝,但最终还是放弃把臭鲱鱼放进嘴中的念头,说这味道让她想起了在中国蹲过的一个马桶。

[-]

Sanjun努力吃进了嘴里,但又很快吐了出来。

[-]

Sata全程跟疯子一样在笑。作为野外准备组的成员,他可以不用品尝。在往日里经过了无数暗黑料理折磨的他这次拥有旁观的特权。

[-]

唯一一名吃下了臭鲱鱼的小编是Shinomiya。但并不轻松。

[-]

但是Shinomiya的壮举并不能抹煞臭鲱鱼恶臭甲天下的称号,完爆了日本所有难闻食物。纳豆和kusaya虽然臭,但入口还算不错,这让我们放松了警惕。瑞典臭鲱鱼从任何角度而言简直都是对食物的侮辱。

下面是一条有气味的视频,请勿在家模仿:

本文译自 rocketnews24,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23)

TOTAL COMMENTS: 57+1

[2] 1 »
  1. 虚火
    @2 years ago
    3129844

    @呐喊64: 那是因为北极太冷必须要摄入这类高热量的东西

  2. 虚火
    @2 years ago
    3129842

    @哎呦爷又是您呐: 那东西一开盖我们寝室半天都散不出去那个味道。。。

  3. sandersyao
    @2 years ago
    3124289

    宜家里能买到吗?

  4. btdifk
    @2 years ago
    3123656

    所以谁想如此猎奇冒险地挑战,一般都会失败,除非身体特质和神经系统具有相当不俗的什么少见型号,会把一大口猛吃的刺激凑巧解读是舒服或不算太差,或者主动意识可控制整个神经系统压抑住呕吐逃避的反射,硬是体会着口味甚糟却不怎么乱动弹。
    实在想要吃得动的话,最好的方法还是要做一个让身体逐渐适应的过渡训练,类似东西慢慢越乱丢越多,最后屋子里乱成一锅粥也麻木不仁。不要一上嘴就海量,应该从一丁丁点点开始,间隔很久重复一次,缓慢加量,让神经有一个必要的适应过程,改造各个神经元搭接交互的硬件构造,把刺激计算成可忍耐的种类,并指挥肌肉群不做呕吐躲避动作,养成意识上、生理活动上的不拒不逃习惯。各人对本地食物的适应就是这样来的,只始终受不了对自身特质实在不宜的其中部分种类。
    以上不涉及口味感受器功能相对偏弱的感官迟钝者,他们是身体对刺激不产生输入信号,感冒鼻塞闻饭菜似的没有给神经系统报告食物味情,好坏评价机构无可表态,不引起舒服与否的感受,不指挥肌肉做相应的处理动作,并非体会到口味是什么样的,也非感到厌恶害怕却忍住不动。

  5. btdifk
    @2 years ago
    3123628

    这种挑战,是用状态跟挑战物远远没经过适应磨合的身体,去接受那个物的刺激,检验一下由此产生的身体反应是否可以耐受,就像从未吃过辣椒的人省略过渡,直接试吃一大颗魔鬼椒,身体里的个人特异性味觉感受功能、神经系统被过去饮食经历塑造的工作模式,就决定了身体综合反应是舒服还是尚可忍耐的不舒服,或是引发拒食逃避的不可忍耐类不舒服。
    而这些不被普遍忍耐的食物都各在流行的一些地方被部分人耐住,甚至喜欢,主要原因是当地人们获得了逐渐加大刺激量、多次品尝的过渡性经历,其中部分人的身体特质使得神经系统判定刺激超坏不可忍耐,就始终不适应,其余的人也由身体特质决定,神经系统判定刺激至少能忍或者属于良好,就扛得住或者嗜好吃它,造成原产地往往存在最多可忍耐、喜爱者的局面。
    而这些挑战多是外地人的猎奇冒险行动,想测试无过渡的当前自身对意外类的罕见刺激是否扛得下,如果刺激物含有一些长久以来和有害物体紧密挂钩的成份,诸如尸体腐化产生的尸胺氨气硫化氢之类,人类长期演化选择打造的刺激感受器功能、神经防卫反应规律将会引起厌恶感觉,以及由生化层次神经模块主控的拒食逃避动作,使得往往都忍耐不了,不像难促使厌恶至极的巧克力那般至少无所谓。

  6. 飞行音
    @2 years ago
    3123259

    200一罐,我想试试了。

  7. 方丈大人
    @2 years ago
    3123191

    捏着鼻子吃会怎样。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