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24 , 10:00

盗版文库的崛起

[-]
世界知识的冰山一角 (Photo: David Iliff/CC-BY-SA-3.0)

全世界,充满各种盗版资料的网络文库正在不断发展壮大。一切资料都是数字化的,你只要上网动动手指就能获得,它们并没有因为侵权而被禁止。

对于那些运营盗版文库的人们来说,他们的目标并没有那么雄心勃勃,因为工作本质是不合法的。

“这是对普世图书馆的一种创造,”Joe Karaganis说道。他在哥伦比亚大学政策智库里研究媒体盗版。“但种创造不该包括Danielle Steel(注:美国著名编剧、作家)的最新小说。”

盗版文库才不管那么多,它囊括了不计其数的图书和只能通过购买昂贵期刊才能看到的论文。通过扫描和上传到盗版文库,这些书刊都能免费获得。

由于随意分发有版权的资料是非法的,创造这些盗版文库的小组都会尽可能的保持低调。他们中许多人都是学者出身。最大的盗版文库发源于俄罗斯文化圈,而如今全世界的人们都能自由访问它。盗版文库从2015年开始流行。作为美国最大学术出版商之一的Elsevier为了关停两大文库Sci-Hub和Library Genesis,曾把他们告上法庭。

Elsevier公司声称,这两大文库让公司损失了数百万美元。但盗版文库的运营者和支持者们表示他们填补了市场的空白,他们给全世界的研究者们提供信息,因为这些研究人员并没有财力去购买他们所想要的资料。

对于这些研究人员来说,他们的所有学术资料都依赖盗版文库,这场官司无疑是一场大灾难。没了盗版文库,他们只好在社交媒体、邮件列表和聊天室频道里求助,拼命寻求各种论文和出版物。

换句话说,盗版文库的支持者们相信,有很多研究者们永远都付不起学术论文的高昂费用。这些研究者上盗版文库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没了它们就什么资料都看不了。

[-]
老式图书馆 (Photo: Dr. Marcus Gossler/CC-BY-SA-3.0)

没有1990年代俄罗斯学者对于文本数字化的研究工作,就没有今天的盗版文库。为了对抗政府管制,他们暗中传递文学作品和科学情报,在这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源于当时的地下刊物文化,违禁资料需要通过非法渠道复制和传递。阿姆斯特丹的研究员Balázs Bodó说,”最早的数字出版物免费分发,但当他们的创造者们遇到版权问题时,这些出版物便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文本资料太过珍贵,不能轻易毁掉,但保存在FTP服务器上就不一定了。“

然而最近这段时间里,各种出版物都转移到互联网上了,任何人都能轻易获取。最早的一个盗版文库,lib.ru,就是由俄罗斯学者创建的。在过去10年里,出现了一连串的盗版文库:Gigapedia, Kolkhoz, Librusec,还有最近出现的Libgen和Sci-Hub,他们规模庞大,就等着破产或者被关停。盗版文库一开始都是俄文内容,随着英文资料的进入他们更加壮大。

Karaganis说:“这是一个从俄语体系向西方内容体系的转变。”

那些没钱买版权资料的学术社区里,盗版文库渐渐流行开来。哈萨克斯坦、伊朗和马来西亚的学术研究大多涉及到这些非法资料。现如今,获取这些资料的速度更快,技术也更加先进。

例如,哈萨克斯坦的神经科学家Alexandra Elbakyan,他创建了Sci-Hub,他的系统让你突破期刊网站的付费查看限制。当有人要看某一篇论文时,她的系统首先会查询LibGen的数据库。要是数据库里没有,系统就会用捐赠的密码登录期刊网站下载论文,然后把论文发给请求者并且存一份在主数据库里。使用这套系统比在社交媒体上到处求助要更有效率。

[-]
满是书的图书馆解决了信息匮乏的问题(Photo: Bruno Delzant/CC-BY-2.0)

谁能从中受益呢?尽管盗版文库的工作方式是不透明的,但是Bodó的深入研究表明,文库用户不仅来自于发展中国家,也存在于发达国家。他发现俄罗斯、印尼和美国的下载量最大,中欧和东欧的国家人均下载量最大。据统计,平均每篇文档被下载了3次。

他的研究也表明,对于这些资料的访问可能驱动市场:kindle上所没有的图书占了3分之2的下载量,在发展中国家,人们更会去下载那些没有出版的资料。

出版商很难去控制盗版文库的增长,因为这些文库可以开源,向人们分享一切。但是盗版文库也缺乏传统资料库的管理。传统资料库的管理者可以阻止一类书目的进入,他们要依赖图书管理员征订一些特定书刊和论文。这样做卓有成效,但是对于数字刊物却很难。正如Karaganis所指出,Libgen上除了海量的学术资料,也充斥着大量盗版漫画书。

本文译自 atlasobscura,由译者 Lee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2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