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23 , 18:00

在太空中如何应付大姨妈?

[-]

1983年,当美国第一位女宇航员萨莉·莱德即将开创历史之前,NASA的工程师们为她打包在天上需要的物品。他们想到要准备卫生棉棒,但是压根不知道需要多少根。

这项任务只有一周,于是他们问莱德:“100根管不管?”

“不,这不管,”她回答。

“好吧,我们只是为了安全起见。”

“呵呵,你们就算砍掉一半我也没意见。”

男人对女性在太空中的姨妈问题就算这么无知。

“空间站妇科医生” Dr. Varsha Jain说到,对于国际空间站中的女太空员而言,大姨妈是个巨大的挑战。“空间站就是一个超大的铁罐。上面很不卫生,而且盥洗的水也非常有限。”

[-]
Dr. Varsha Jain

她说,除此之外,空间站里的两个马桶中,只有一个马桶可以接受血,而且是把血当做污染物来处理。(另外一个马桶会把尿过滤成饮用水),“在周围漂浮这各种物品的环境中更换棉棒或者卫生巾不是一件轻松的任务”。Jain曾经在休斯顿的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工作过。

在最新发表在《npj Microgravity》上的研究中,Jain为女宇航员提供了一条明路——那就是闭经。

她说:“我要强调一下这完全是个人的选择。NASA或者欧洲航天局都没有相关规定。”话虽如此,在升空之前,这些女性要接受一系列严格的训练,保持“疯狂”的日常,这些活动都不利于她们在天上解决大姨妈的问题。

研究中提到,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军队里的女性通常都不希望在执行任务时来姨妈。同理,女宇航员也会有一样的心理,只是从来没人研究过她们。

根据Jain的介绍,现在女宇航员在太空中首选的闭经方式是长期服用避孕药。一般来说服用三周药物和一周的安慰剂,可以制造一次撤退性回血,也就是假经期,但是女宇航员们会一直服用下去,完全抑制大姨妈的到来。但是在执行太空任务时带上大量避孕药并非上策。以为期三年的火星任务为例,一位女宇航员需要带1100粒避孕药,这可是大一包的累赘。

避孕药也会带来腿部和肺部产生血块的风险,但是目前还没有女宇航员经历过这类症状。因为宇航员都是精壮的女汉子,“在如此健康的人群中,这类症状不会轻易发生。”

[-]
2010年,女宇航员Stephanie Wilson, Naoko Yamazaki, Dorothy Metcalf-Lindenburger, 和Tracy Caldwell Dyson在国际空间站上。

即便如此,我们也无法忽视这个问题。虽然从1961年开始,一共有543人进入过太空,其中只有11%是女性,但我们不知道人数一多,问题会不会显现出来。

她说,“目前进入太空的女性很少。当商业太空飞行开始普及时,”这可能就会成为问题了,尤其对那些没有宇航员一般精壮身体的女性乘客而言。

现在还没有人在宇航员身上研究过可长期使用的可逆避孕措施,比如宫内避孕器或者植入物。它们可能是很好的选项,但是科学家们并不知道在发射或者降落时的超强重力是否会损坏这些东西,或者导致移位。

Jain认为,在踏上太空征途之前,我们应该更好地教育女宇航员关于避孕和抑制经期的可选方案。从而在没有姨妈巾,棉棒或者避孕药的情况下,不至于手忙脚乱。

本文译自 motherboard,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