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19 , 16:30

清真寺里讲座没人听,□□很伤心

[-]
这篇是恶搞文,但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一些内部意见,文章里的内容虽然不是真的, 却很难说没有现实的影子。

在伊斯兰文化国家,人们去清真寺除了朝拜外, 听从讲经宣教也是重要活动内容。然而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Masjid Ul-Iman清真寺里,面对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清真寺□□Zulfiqar Aziz,台下的信众们却只当没这个人。这让Aziz非常迷惘:“我说的话这么重要,大家为什么不听?”

Zulfiqar在这家清真寺担任□□已经两年,以前他的讲经内容生动,全场人的注意力全都被他吸引。可渐渐的,大家变得冷漠,来清真寺的时间也只是用来玩手机,有的人干脆小睡一会儿恢复精力。

Aziz愤怒地表示:“太伤人了,我光看见光头和刺眼的头巾了,根本没人愿意看我。”

对于Aziz的抱怨,大伙儿是这么说的。

Ayesha Begum:“开始时候,大家都抱着同情心听他讲。那时候他往往会报一串最近死者的名字,让大家哀悼。没过多久我们就发现这些名字哪里是死者,根本就是《权力的游戏》里挂掉的角色。”

Aziz的宣讲越来越长,参与者们越来越坐立不安。到了斋月,本来应该很简短的介绍如何整理家务,结果这家伙花了长篇大论解释经文里的韵文,等他念完了,斋月都过了。他还喜欢花很多时间讲哈菲兹。Begum说她现在对哈菲兹的了解已经超过了对自己丈夫的了解。

这位□□不但修改了宵礼(第五次礼拜)和四拜之后的时间安排,还把大家愿意听的宣讲内容——关于违章停车,或者不关车灯的汽车——给延长了。他还要报车牌号,每个数字要念一分钟。这哪里是通报批评啊,这是想从麦克风里挤出奶啊。

对于所有这些抱怨,Zulfiqar通通否认。

“我明明刚开始讲话,大家就开始念圣训,太讨厌了。感觉就像大家等着我开始似的。我知道圣训很了不起,可伤害一个努力为大家宣讲的人的感情,这也是有违圣训宗旨的。”

现在大家也学聪明了,只要Aziz一走上前排要去拿麦克风,他周围的人都开始念圣训,免得别人被他啰里啰嗦的宣讲烦。

本文译自 Maniac Muslim,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