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14 , 14:00

[摄影]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Steve和Cheryl,结婚49年

当欢愉的派对结束,当蓬松的白裙再也穿不上,我们的爱情该如何维持?在“与子偕老”系列照片中,摄影师Stephanie Jarstad对做出一生承诺的夫妇们的爱情做出了思考。
“作为一个婚礼摄影师,我曾听他们说过一系列的‘第一次’。第一次约会、第一次拥吻、第一次对对方说‘我爱你’,”Jarstad对我们说道。“我想要纪录爱人们对他们一生承诺的坚守。执子之手,在成千上百次约会、拥吻和告白后,这份爱情很可能会经历波折。”

为了完成这个项目,她四处寻找一起经历风雨的夫妇,并对他们做出采访:关于两人如何遇见彼此、如何维持爱情、以及对年轻眷侣们的建议。在她所采访的15对夫妇中,Steve和Cheryl就是其中的一对,他们已经在一起49年,还曾遭受过二人家庭的阻挠。

“对于我和Steve的结合,我的家人们都不是十分支持,因为他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Cheryl解释道,“他们曾试图劝阻我们的婚姻。我考虑了很久,终于为我自己做出了这个重要的决定——嫁给Steve,让我的母亲去说服其他亲人。”

幸运的是,爱情占据了上风,他们私奔了——Cheryl说,当初的那个举动,直到今天仍然给她面对一切困难的力量。

“对于所有的夫妻而言,有一个通用的技巧,就是相互尊重、以及有好好珍爱对方的决心。”Jarstad说道。“好莱坞电影中,有数不尽的完美无瑕的情爱。而浪漫并不需要完美无瑕。到最后,所剩下的只有付出的努力和毅力。”

如果感兴趣的话,你也可以继续阅读,看看其他被邀请的夫妇所表达的感受。如果对整个系列感兴趣,可以点击进入Jarstad的网站

Doug和Fran,结婚55年

[-]
Doug和Fran,结婚55年

“在结婚前,我们曾好过八年,分分合合总共六次。当时我们并不能与彼此好好沟通。但是星辰不断指引我们回归于好。目前,我们还在试着让我们的沟通更棒,而我们的爱情也在每日增长。”


Ray和Tess,结婚54年

[-]
Ray和Tess,结婚54年

“4年前Ray被确诊了阿尔兹海默病。直至今日,无论发生什么,只要你问他,他想做些什么,他总是会回应‘我想做Tess想做的事情’。那好像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话!”
(ps: 阿尔茨海默病(AD)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病因迄今未明。65岁以前发病者,称早老性痴呆;65岁以后发病者称老年性痴呆。)


Chauncey和Bertha,结婚71年

[-]
Chauncey和Bertha,结婚71年

“在1944年的夏日,我们一起去攀登提帕诺高山。六个月后,我们结婚了。至今,我们一起努力养育着我们的13个孩子们。”


Robert和Patricia,结婚23年

[-]
Robert和Patricia,结婚23年

“我们是相亲认识的。我的侄女为我们牵线搭桥,然后我们去了Chuck-a-rama饭店。当时,她一点都不中意我,我也不喜欢她的狗。我们曾经一起参加过三个共同的服务组织;我认为爱情中重要的是,每天都要和对方说‘我爱你’。”


Lloyd和Helen Fay,结婚64年

[-]
Lloyd和Helen Fay,结婚64年

“我们都有双胞胎兄弟,我们每次都一起乘上校车。当时,我三年级,而他六年级。在校车上,我们陷入了爱河,然后决定一起去看棒球比赛。当我们结婚的时候,我18岁,她16岁。我们现在有30个孙辈以及32个曾孙辈的子女们。我们仍庆幸我们走上了同一辆校车。”


George和Diane,结婚60年

[-]
George和Diane,结婚60年

“我们在图书馆中见的面。老实说,那其实是我们第二次遇见彼此。实际上我们第一见面是在教堂中。他自我介绍了一番,并于那一夜在家给我打了电话。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出去浪,我回复他说,我已经有了其他计划。不过他没有死心,又问我下周有没有空,而其实当时我每周都有约会。因此,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打过来。直到下一学季,我在图书馆中学习时,发现他正在注视着我,之后他走过来再一次介绍了自己。我还记得他,不过他那是没想起我来!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我们维护爱情的方式就是一起变老。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变老过,而我们正在试着一起白头。“

本文译自 MNN,由译者 沸石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