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14 , 15:00

这家好莱坞特效工作室,所有成员都是自闭症患者

[-]

Yudi Bennett本来在好莱坞顺风顺水。她是好几部热门电影的副导演。但是当她的丈夫被诊断出癌症后,一切都变了。三个月后,丈夫去世,Bennet成为单身母亲,她的儿子Noah只有8岁。Noah在3岁时被诊断出自闭症,整个童年机会都在不说话中度过。Bennett意识到她必须在工作和Noah之间做出选择。她选择了Noah。

跟其他自闭症儿童一样,Noah高中毕业之后的前景一片阴暗。根据A.J. Drexel自闭症学会在2015年的报告,相比有其他残疾的人群,患有自闭症的年轻人的就业率更低,社交隔离程度更高。绝大部分患有自闭症的人都处于失业,或者是未充分就业,也就是大材小用了。

Bennett知道这些数据,但是她决意要帮Noah走出一片生天。当Noah读高中时,一位朋友建议她让Noah参加课后的数码艺术项目。

“在一个月之内,Noah就学会了动画编程,开始说话,并且在他那个年龄段获奖了,”Bennett说。

受到鼓舞之后,Bennett召集了朋友,合作者和其他资源,创办了非盈利的数码艺术工作室Exceptional Minds,也是自闭症年轻人培训中心。Exceptional Minds实际上是两套系统,楼上是教室,自闭症青少年和成年人在这里接受视觉特效培训。楼下则是完整的工作室,工作室会接到一些项目给毕业学员做。

[-]

目前,这家工作室已经参与了《蚁人》、《复仇者联盟:奥创时代》、《饥饿游戏:嘲笑鸟(下)》、《权力的游戏》、《猩球崛起:黎明之战》、《海绵宝宝》和《鼠来宝:萌在囧途》等一系列热门电影的特效工作。

不同的影片里,他们的名字会出现在片尾职员表的不同位置。有些电影里,他们负责去除拍摄现场显示演员走位的标记和红点。在《权力的游戏》中,他们就负责在后期制作雪花。

电影后期的视觉特效工作繁琐而又重复。这就需要极高的注意力和对细节的一丝不苟,而这正是自闭者患者所擅长的。

这里IDE学生不仅只是学习技术。他们还要学习其他跟职场有关的技能,比如怎样穿职业装,怎样接受批评,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甚至如何发动“电梯游说”。

至于Bennett,她已经不用烦恼在儿子和职业之间做选择了。有了Exceptional Minds,她可以兼顾两者。她说:“我们所做的事情是突破性的。我们正在寻求其他行业的入口,从制造业到零售业再到音乐产业。我们要培训这些年轻的自闭症患者成为美国的劳动力。”

[-]

本文译自 mnn,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4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