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12 , 23:30
6

走进非洲:介绍三位涂鸦艺术家

[-]

一面空白的墙,一块混凝土的画布。一手提着罐子,一手肆意泼墨,接着一堵又一堵的墙成了艺术品。最后是标签,让世界知道这壁画的创造者。

纽约街头涂鸦在70年代开始发展,80年代走向非洲。在那里,涂鸦并不是什么可靠的媒介,但是确实引来了越来越多充满活力的艺术家。尽管他们没有得到媒体的曝光,也没有得到总是出席国际节日的欧美艺术家的关注。

肯尼亚街头艺术家WiseTwo表示:“那些节日总是代表名额不足。当你出席时,他们把你当成背景板,然后就结束了。如果你好好调查,会发现在内罗比(肯尼亚首都)和突尼斯有很多很棒的艺术家。”

下面介绍的三位艺术家就让非洲的涂鸦打响了自己的社会知名度。

[-]
“信念”,2015年,南非,约翰内斯堡

Falko One

1988年,南非的种族隔离即将结束,在唯一有色人种可以去的俱乐部,涂鸦艺术家 Falko One开始了他的开普敦亚文化之旅。在那里,他打开了嘻哈和涂鸦的新世界大门。

现在随着他们国家的发展,Falko的涂鸦创造也越来越多。通过90年代时一份信的交流,Falko帮助了初露头角的南非艺术家和欧洲业内资深人士的学习交流。1996年,他开始了南非第一届涂鸦大赛“Battle With Vapours”,一直举办了7年。

他的作品装饰了整个开普平原区,这个国家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城市、乡镇。他的艺术充满幻想和诗意,他说这是他对周围世界的阐释。

Falko 说:“一般来说影响我的是我所观察到的社会和政治,但我不是填鸭式地进行创造,这不是炫耀。当我走进一个社区时,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参观者……我不喜欢走到一个社区,强迫自己观察每一个人……我做一个作品时,先是从视觉美学来看,然后再加进去一些讯息,只要是因地制宜。”

[-]
"家庭时间",2015年完成于南非约翰内斯堡黄金之城涂鸦节。

“涂鸦不是我有意识去做的,是周围的人和元素迫使我去涂鸦。”

在俱乐部The Base中他遇到了嘻哈表演者King Jamo,King Jamo展示了他们团队的旗帜,他告诉Falko 说需要年轻的涂鸦艺术家加入他们的团队。于是,从那以后,Falko 就入迷了。

[-]

“宽阔的胸怀”,2014年完成于南非约翰内斯堡黄金之城涂鸦节

WiseTwo

熙熙攘攘的内罗毕中,肯尼亚艺术家WiseTwo在街头艺术工作超过了十年之久。从儿提时代他就对艺术很感兴趣,他以为所有的孩子都是的。

“难道不是每个孩子都喜欢画画吗?这取决于社会对你的打击和洗脑,告诉你科学和商业比艺术重要。”

虽然社会没有说服他收好自己的画笔和喷雾罐,WiseTwo还是上了大学,获得了国际关系学的学位作为后路”。

但绘画是他的激情所在,他到世界各地去,从加拿大画到也门。大部分工作是为自己快乐,而委托工作通常在他的家乡,为联合国这些非政府组织绘画。

WiseTwo 过去完成过政治作品,但他更喜欢在他的艺术中避开政治。2013年,肯尼亚举行总统选举时出现裂谷铁路权限之争,一群肯尼亚艺术家画出了10辆通勤列车与和平信息。铁路贯穿了基贝拉贫民窟,这里在2007年的选举经历了很多的暴力。它被称为基贝拉和平的火车,旨在促进和平。

[-]
“乡愁”,2015年突尼斯

去年WiseTwo 在巴黎举行了自己的个人展。非常有特色的非洲面具壁画是受古代文明文化的影响,如玛雅、阿兹特克、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象形文字。WiseTwo说这份作品真正代表了他的风格。

“你看街头艺术和涂鸦,会发现很多受欧美的影响。不能因为我生活在另一片大陆,就要改变自己融入欧美文化中。人们常常是这样。但是我决定返璞归真,描绘我所来自的地方,真正吸引我的古老文字和文化。这是我表达自己的最好方式。”

[-]

“坚韧的灵魂”,2013年纽约

Vajo

Vajo来自加贝斯(突尼斯东海岸港市),是不可小觑之人。在2011年突尼斯革命期间,也被称为“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世界暴动“阿拉伯之春”的第一波动荡中被推进了世界舞台。

Vajo在纪录片《PUSH Tunisia》中起到了推动作用,集结了一批突尼斯滑板仔、活动家和街头艺术家。他们被称为贝都因人。 这群人通过艺术促进了这个被战争蹂躏的国家的和平到来。他们把前统治家族遭洗劫的豪宅变成了创造性思维的聚会场所。

2014年,Vajo参加了Djerbahood,一个由巴黎Itinerrance画廊组织的项目,涉邀请了150名来自30个不同民族的艺术家。他们把 突尼斯杰尔巴岛(Djerba)的Erriadh村改造成了一个"露天博物馆",在墙壁上随意所欲自由作画。这座岛成了这个国家的主要景点,吸引了更多的艺术家来。

Vajo 也试图将这种方法进行下去:他参加了一个突尼斯美国大使馆组织的研讨会,给孩子们开设了涂鸦艺术速成班。

[-]
“当爱情来临时,年龄是问题吗?”2014年,突尼斯吉尔巴岛

[-]

[-]

本文译自 globalpost,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23)

TOTAL COMMENTS: 6+1

  1. 有事钟无艳
    @2 years ago
    3110174

    “THE EARTH without ART is just ‘EH’”

    [11] XX [1] 回复 [0]
  2. 净蓝
    @2 years ago
    3110178

    何等的热情

  3. 八咫猪
    @2 years ago
    3110268

    最后一幅标题是王二姐,嗯……

  4. 煎蛋大宝剑
    @2 years ago
    3110300

    我会说某人在艺考培训的时候对 美院后墙那个裸t涂鸦想入非非么…

  5. 逗比
    @2 years ago
    3110307

    falko [one]
    wise[two]
    这名字在加上排序正好是1和2, 2333333

  6. Monkey-banana
    @2 years ago
    3110642

    @煎蛋大宝剑: 不说就别TM说,矫情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