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07 , 20:00

1905-1917:脱衣舞女玛塔·哈里的传奇

[-]

“你说我是□□,我承认。但是说我是间谍,绝对不是!我是为了爱和享受而生。——玛塔·哈里”

1876年,玛格丽特·吉尔特鲁伊达·泽利(Margaretha Geertruida Zelle)出生于荷兰,18岁时嫁给了一位富有的荷兰殖民陆军上尉。1897年,她与丈夫搬到了爪哇岛,在那里他们生了两个孩子。

她的丈夫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为转移自己对不幸婚姻的注意力,Zelle埋头于印尼文化和传统的研究上,包括舞蹈。

婚姻逐步恶化,回到荷兰后,这对夫妇在1902年劳燕分飞。Zelle搬到了巴黎,在那里她靠马戏团表演马术,作为艺术家的模特和脱衣舞娘为生。

利用欢迎度日益增长的时尚“东方”表演,Zelle以艺名玛塔·哈里——马来语为“天之眼”或“太阳”之意,捏造了一个精致的虚构人物。她自称是一位印尼公主,一直接受异国情调的印度教仪式和舞蹈训练。

她将自己的审美和对放荡乱交的自信相结合,上演精致的脱衣舞,轰动一时。

[-]

[-]

她用自己的舞蹈和撩人的照片取悦了整个欧洲的观众,成为了交际花,与许多社会地位高的人传出了风流韵事,包括几个国家的政客和军官,其中有法国最高外交官Jules Cambon和德国的王储。

随着年华渐逝,她的职业生涯开始走下坡路,但她仍旧与大陆的顾客和情人们保持者错综的联系——这让她在一战中成了被关注焦点。

[-]

[-]

战争爆发时她正在德国,她请求前往敌国巴黎,结果珠宝、衣物和钱财都被德国当权者没收。于是她回到了故乡荷兰,一位旧情人将她安置在自己的某一住处。

但她并没有在那儿等待战争结束,躁动的她经英格兰到巴黎去拜访老朋友。英国情报部门注意到她,怀疑她是德国间谍。

与此同时在巴黎,玛塔·哈里爱上了一个在法国军队服役的年轻俄罗斯上尉。去前线附近的医院探望情人时,她被法国一位反间谍活动军官盯上了,从英国方面听说她可能是间谍,于是要求她利用自己的人脉为法国服务。她为了钱和自己的新爱答应了这一要求。

玛塔被派遣到德国,前去迷惑德国的指挥官,而在回归时被英方拘留和审讯,并拒绝将她交与法国处理。最终她滞留在马德里,在那里她决定去勾引一名德国公使。

[-]

[-]

这个德国人发现她是一个业余间谍,告诉她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她也透露一些法国的八卦。1916年10月13日,法国拦截到一串传递至柏林的电码,是代号为“H21”的间谍传出的八卦消息。

玛塔·哈里的法国管理者害怕这个代号代表着她一直是德国特工——法方根本没有意识到德国知道了自己的密码,故意让他们读到了这条消息。于此同时,同盟国的伤亡惨重,士气达到危险的低点,人们正在寻找替罪羊。

玛塔·哈里回到巴黎还期待着能拿到自己的服务费,但却联系不到接头人。1917年2月13日,她被法国当局以间谍罪的指控逮捕。

对自己过去的夸大其辞,让她在巴黎的舞蹈事业蒸蒸日上,但在审讯期间却是一种伤害。她说不清楚自己的故事,最终揭露她曾收受德国情报间谍的钱财,但是这完全是无意的,她认为这笔钱是德国归还自己战争前没收的财物。

尽管有她的前情人做辩护律师,这场秘密审判成了定局。法官在经过40分钟的深思熟虑后认定她有罪。

[-]

[-]

“这个女人所犯下的罪恶令人发指。她可能本世纪最厉害的间谍。——公诉人Andre Mornet ”

1917年10月15日上午,曾经的“巴黎艳星”被送到Vincennes,在那里她站在了行刑队面前。

她走到行刑柱前,拒绝了眼罩。士兵们举起了步枪,而她送给了他们一个飞吻。

[-]
1917年10月15日,玛塔·哈里被行刑队正法的晚间敲响的钟。

本文译自 mashabl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3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