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4.01 , 15:00

大吐槽:讨债人之安魂曲

[-]

从2008年到昨天,我一直是新泽西州最大的一家讨债公司的一员。他们每个月要清理的债务达到了300到400万美元。这段工作经历对我的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任职期间,我曾好几次想要写下自己的经历。但是我不确定自己真的想要完整地分享这些故事,因为它们只是原始的材料。我花了数年时间总结了在公司里的所见所闻。以下就是我所能给出的最好总结:

虽然在一家由律师管理的讨债法律事务所工作跟你想象的那种完全一样,其实就是一群“讨债人”(沉迷于对金钱的欲望,冷酷无情,没有人性),可是当我真的置身于这种培养和鼓励冷血的工作环境中时,我首先感到震惊,然后接纳它,再然后感到恶心。最后,我甚至无法控制愤怒。无论是陌生人,还是我认识的人,对于他们被施加的可怕经历,我已经感到麻木。

打电话催债的意思就是当人们深陷跟金钱有关的法律事务中时,你要第一个打电话联系他们。我曾经跟财务健康的人通电话,让他们从活期存款中拿出15000美元偿付一个未兑现票据。我也曾听到一对男女在失去了最后500美元时经历了精神崩溃。我曾听陌生人说他们宁愿自杀也不想继续自己入不敷出的悲惨生活。我曾听别人夸下海口说他们早有准备而我的公司将束手无策。

打过这么多电话,收到这么多愤怒的来信,听过无数脏话,经历那么多人的感受——所有的一切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数字的结果而已。在每一通电话,每一天,每个月的最后,你又得到了什么呢?你能用数字量化悲伤、苦难、烦恼和困扰吗?答案其实很简单。

在这家公司是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那时我23岁,少不更事。现在我31了,我更加了解自己了,也知道自己能对他人做些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忍受什么。

我不后悔接受这份工作,但是我很后悔长期以来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当我在乎的人跑来跟我诉苦他们遭遇的性骚扰时,我无法给他们任何建议。我不知道我现在能给他们什么,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人们经常会遭受情感暴力——我希望自己还没有被彻底同化为无情之人。我希望自己能做一些好事,而不仅仅是依法办事。

还有很多人在那家公司工作。他们要接业务,所以会一直出现在人们面前。他们很早就适应了工作的环境。其中一些人成为体制的一部分,不断对陌生人制造伤害。几乎没人会思考这件事。

长期以来我一直告诉自己,工作时的那个我不是真实的我。但最后,我明白,结局无常,心安就好。

本文译自 thebillfold,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