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30 , 21:45

谜之岛屿:为何乌龟纷纷变□□?

[-]

科学家们一直对一些动物身上高频率的搞基行为充满了兴趣。这些行为不是即兴的,而是适应性的。明知这么做无法繁殖后代,它们为什么要浪费宝贵的精力跟同性搞基呢?

最近一篇发表在《Behavioral Ecology》上的研究就探索了令人震惊的□□龟的世界。法国生物研究中心的Xavier Bonnet的团队花了7年时间观察马其顿Golem Grad岛上赫尔曼氏龟。

Golem Grad岛可不是寻常的岛屿;它是学习动物搞基行为的天堂。岛上数量众多的乌龟中主要是雄性——研究者们认为这跟“缺少温度适合孵化雌龟的巢穴”有关。还有一点是,岛上的龟群被地形分成了两群——一群生活在高地,一群生活在海岸,只有极少一部分是在两群之间混居。高地龟的雄性比例(95%雄性)比海岸龟(77%雄性)要高,于是研究者们就可以比较它们之间搞基行为的区别。

[-]
a. 我的家,Golem Grad岛 b. 我在干幼龟,他在干我 c. 我在干一块龟状石头 d. 我在干龟壳

区别确实海了去了。高地龟的□□数量要多得多——74%的□□行为都发生在同性之间,海岸龟只有30%。Golem Grad岛上的乌龟还会做一些很变态的事情:它们“被观察到干幼龟,干雄龟的尸体,干雄龟的空壳”,而且有的“还会干外形像乌龟的石头”。这些行为在高地雄龟中非常普遍。

它们到底想干啥?研究者们认为答案分两部分:当雄龟来感觉了,找不到雌龟来发泄,它们的辨别功能就会削弱;而且这种行为无法通过进化被“改正”。

换句话说,从进化的角度而言这个策略是正确的:这些性致盎然的雄龟去干一切长得像雌龟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干到真正的雌龟,从而有自己的后代。在这种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搞基(或者搞石头和龟壳)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坏处。从理论上说,时间久了,这些雄龟会进化出一套增强识别能力的机制,但是研究者们“认为这套限制搞基行为的内神经分泌系统的发展,维持和作用对雄龟而言成本太高了(也没什么用)”。

所以结论出来了:环境使然,搞基无罪。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2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