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30 , 17:00

Sundar Pichai:谷歌CEO的成长升职记

[-]

小编注:Engadget认为原文(Searching for Sundar Pichai)作者“深入探究了Pichai在印度成长和在谷歌升职的历史。他在CES的微服私访和新德里大学的演讲,让我们得以一窥这位管理着世界上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人的忙碌作息。”

原文长达7600词,本文删减至3300字,临近完成的时候网上出现了12800字的全文翻译。欢迎大家自行选择。

今年1月的CES在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举行。数不清的屏幕与音响,同旋转升腾着的无人机混成一团。从A品牌和B品牌和C品牌的电子烟中呼出的烟雾迷住了17万名来客的眼睛。

[-]
于CES 2016 (Mat Honan)

会场上,三星智能冰箱的某销售代表在同一位有着褐色皮肤,刻意将胸牌反挂的男子进行交谈。销售代表伸出手去翻他的胸牌:“你是什么人,记者吗?”。但没用,上面没标明职称,她也不识得Sundar Pichai这个名字。

现年43岁,又高又瘦的桑达尔·皮查伊是真的想继续了解该智能冰箱,他露出欢乐的表情后继续询问销售代表:“那,我可以问这个冰箱什么问题?”

类似这样的对话还出现过蛮多次。但Pichai就喜欢在人群中开启“隐身模式”。路过一个4D虚拟现实过山车的展位旁,他短暂停下脚步,沉浸在台上20多个体验者的喧叫声中。“CES好就好在,这里的人那么多,你可以保持路人身份。”随后,这位身价2亿美金的谷歌CEO继续轻松地在智能锁、智能灯泡、智能花洒、智能鞋垫等小摊位之间自由穿行。

他带领的公司如今树大招风。欧洲各国政府已与谷歌交恶,美国人也怀疑谷歌参与了NSA的棱镜计划。在2014年的IO大会上,抗议者高呼“你们都在为一家生产杀人机器的极权主义公司干活!”谷歌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在2004年的IPO上,公司创始人将他们的理想主义准则归为“不作恶”。它曾是个善良的存在,你搜索完了就不再碰它。

[-]
Sundar Pichai在Google I/O 2012上进行了关于Chrome的演讲。(Kimhiro Hoshino)

当下谷歌的任务是“组织全球信息”,这样的属性注定了它要收集巨量的信息:不仅是来自于网上的信息,更是来自于你的信息。在这个机器学习高速发展的时代,人类正在逐渐丧失对他们购买的产品的控制力。谷歌的AI——AlphaGo就已经下出了人类围棋选手不能理解的招法。与此同时,谷歌还在努力将自己的影响力覆盖到全球,在“为下个十亿奋斗”。无数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将使用这个“现代东印度公司”的Android手机首次接入互联网。

让Pichai的善良来中和谷歌的野心似乎再合适不过。与之前谷歌的阴险头目们不同,Pichai比较像个有良知的人。谷歌员工们时常谈起的是Pichai对用户隐私的强调,以及他去年的承诺:每晚亲自送小孩□□睡觉。谷歌虚拟现实的功臣Clay Bavor曾说:“我跟我认识的人都说,我很高兴看到那么多人中,是他当选了谷歌的CEO。”

这么看来…拥有Sundar Pichai,乃吾民之万幸?

[-]
(Vivek Singh / BuzzFeed News)

去年11月,由印度东北季风带来暴风雨特别严重。Pichai家乡钦奈一个月内的降雨量就超过了1000毫米。这座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的城市在洪灾冲击下不堪一击。暴雨最终导致超过300人死亡,Sundar Pichai的家庭也受到了影响。他91岁的外婆和亲戚搬到了屋子的二楼。连续四天,没电没手机信号,只能饮用收集来的雨水。连续四天,这家收集着该星球上最多信息的公司的CEO完全无法知晓自己家人的安危。洪水退去后,他造访印度。

[-]
(Vivek Singh)

商务车在前往给学生演讲的路上挪动,Pichai讲道,“回到印度总是让我无法平静。受到这样的欢迎真是觉得不好意思。”在小的时候,Pichai和自己的弟弟共同睡在客厅里。他说,“我的父母很重视教育,做出了很多牺牲。我很珍惜曾经拥有的机会。我从来不觉得他们的付出是理所应当。”

用印度标准来说,Pichai是幸运的。他父亲是个工程师,买得起摩托车。一家四口可以同时挤在上面游荡于炎热的小巷之间。“我记得年轻的时候,在半夜准备回家,被一些狗给堵住了。我只好爬上旁边屋子的楼顶,在屋顶之间跳跃穿梭,那些狗一直吠叫着追住不放。”

[-]
谷歌新德里办公室看到的室外景象。(Vivek Singh)

现在商务车里搭载着各类随从和助理,行驶在一列保镖车队之中。当这些美国人见到街上的小贩拉扯着比自己还高的气球,对琳琅满目的沿街店铺景象感到惊奇时,Pichai显得习以为常:“新德里不算什么,新德里太整洁啦。”

冒着浓烟的破车夹杂在旧时代和新时代之间动弹不得,也堵住了车队的去路。全城上下你都能看到谷歌旗舰手机Nexus 6P的户外广告,但找不到iPhone的踪影。事实上,苹果在印度只有2%的市场份额。相比之下,Android占据了64%。目前仍只有26%的印度人拥有智能手机。Pichai面临的严峻挑战之一,就是在市场高速发展的阶段保持Android的人气。

[-]
(Sanjeev Verma)

但与印度人民感同身受的Pichai明白,自己还有更多要做的事。Facebook正在印度推进名为“Free Basics”的移动数据服务,谷歌于是选择了在全国400个火车站提供免费Wi-Fi。新版Android增强了离线地图功能,谷歌的其他服务也在改进对印度地方语言文字的支持。谷歌在将印度网名从3亿扩大到10亿上做的努力也意味着,更多像Pichai自己母亲一样未受教育的农村女性能通过新科技实现自己的价值。

车辆终于开到了体育馆,而观众们已经等不及了。未被世界人民所熟知的Pichai俨然已经成为了印度民族的骄傲。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当他被任命为Google的CEO时,人们真的跑到了街上燃放爆竹。”

当他进入访谈会场,室内2000名学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他回答了包括高中考试成绩与职业建议在内的各类问题。引起观众掌声最响亮的提问是:Android操作系统的命名都一直基于西方甜点,什么时候会轮到印度特产?

他思考了一下,选择了不作正面回答:“或许我们哪天会做个全球性的投票,如果每位印度人都参与进来……”第二天早晨,无数印度人在报纸头版读到了这句话。

[-]
(Vivek Singh / BuzzFeed News)

访谈过后,劳累的Pichai回到了酒店。接下来的行程还包括会见印度总理莫迪和印度首相慕克吉,并与官员们讨论如何使用科技来提升这个国家的教育水平。最后给一群初创企业的青年人们鼓劲助威。

慕克吉在会议上显得面无表情,只是到了最后才说了几句话:“我不是来演讲的,我是来学习的。我知道,一个新的印度正在成长起来。在全国700多所大学中,谁会在这最古老的文明中,创造出一个新的印度?”

大家都知道,答案就是整晚坐在他对面的,有壮志又有细心的,从头到尾保持着微笑的Sundar Pichai。

[-]
(Vivek Singh / BuzzFeed News)

对于这个领着巨额薪资的CEO来说,Pichai在硅谷的别墅算不上豪宅。科学家们宣布引力波的发现的那天,他向我分享了他的激动之情:“上千个科学家共同研究的东西啊!爱因斯坦在一百年前通过自己的思考写下了它,终于换来了今天这非凡的成就。一个人的力量!我一整个早上都在试图弄清它。”

他确实是个被未来所吸引的人,脑海中充满基于理论科学的宏大的想法。在我跟随他的这三个月里,他没有拒绝回答过我提出的几乎任何问题。他甚至给我看了她女儿的圣诞愿望清单(我没想到会是这么朴素)。他同时关注着细节,在意相机快门的响声和电脑开机的速度。相比谷歌的股东权益,他更关心谷歌产品用户的体验。他是个素食主义者,温柔体贴又沉稳乐观。他热爱板球。热爱自己的孩子。我了解他这么深,得到了那么多信息。那么,我的问题真正被解开了吗?

在这些试图通过数据来统治世界的科技巨头面前,我仍对与其共享的私人信息感到担忧。但就在上个月FBI与苹果之争的那场斗争中,我再次看到了思想开放的Pichai的坚韧身影。无论是谁管理着谷歌,它的产品和服务只会发展,它必然要收集巨量的数据,它终究会覆盖全球。

我赞成Bavor的说法。我很高兴看到那么多人中,是他当选了谷歌的CEO。

结论得出:拥有Sundar Pichai,乃吾民之万幸也!

[-]
(Vivek Singh / BuzzFeed News)

有的时候,世界看起来没有光明。那一天新德里的空气指数为421。当地这家顶级酒店和印度总统府内的空气都带有户外刺鼻的味道。

尽管空气不好,1000万民众没有干净的水源,不断受到战争和恐怖袭击的威胁,经历着贫穷和人口过多带来的危害。但眼前的这个国家仍显得出奇的乐观。Pichai曾多次讲述这么一个故事。“几年前,当我入住孟买一个酒店的时候,为我打开车门的停车员跟我说,‘我见过你,我看了你在谷歌IO上的演讲,你讲得真好。’”

尝试看过谷歌开发者大会的人或许都会觉得它无聊。更何况那是在Pichai当选CEO并引爆谷歌在印度的热度的多年以前。一个停车员是如何做到对科技如此热衷?

当然,过去哪个挤巴士挤火车,与父母弟弟同挤一辆摩托车的Sundar Pichai已经消失了。他不会再在屋顶之间跳跃。现在的他已无法继续身处于印度。他已成为了印度。他的潜力已经与印度的未来融为一体。

[-]
(Vivek Singh / BuzzFeed News)

我们的车队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中继续穿行,不知什么时候在一个板球场边上接连停了下来。原来是负责人给CEO的惊喜。

当Pichai还只是个孩子,一个少年,他的梦想不是成为电脑工程师,或管理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板球运动员。他问球场上的人,“我可以挥挥杆吗?”对方回应“好啊!”

短暂的比拼结束后,投球手前来与他握手。他起初觉得旁边的摄影师有点奇怪,随后脸上露出了惊讶的面容与真诚的喜悦。他情不自禁地用英语说:“Oh my god! It is you!”

(是呀,这是出现在每篇报纸上的你。是经营着世界上最大的公司的你。是再也不会回归平凡的你。是让谷歌重新绚烂起来的你。)

当一切结束,大家回到了车上。“这挺好的,我可以玩到天黑。”他说。商务车的车门滑上了。Sundar将目光投向窗外,再次露出了笑容。

[-]
(Vivek Singh / BuzzFeed News)

本文译自 Buzzfeed,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