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24 , 20:00

蠢萌土拨鼠其实是冷血连环杀手

在你印象中,土拨鼠还是那些住在复杂洞穴里的毛茸茸小可爱,每天靠吃草维生,对吧?看起来它们像是不错的邻居?虽然不忍心打破你的这种幻觉,但我(原作)还是得分享一些关于它们的负面消息。土拨鼠是冷血的杀手。如果你是一只地松鼠,那么你最好立即搬离它们所在的小镇。

[-]

我知道这一事实很难让人相信。但看起来我们都被自然界中最可爱的婴儿杀手欺骗了。当马里兰大学环境科学中心的生物学家John Hoogland第一次看到一只白尾土拨鼠将一只小地松鼠暴力摇晃致死的时候,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说:“我对这样的景象深感震惊。我们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一发现有这种事情,就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持续关注它。”

六年来,Hoogland、他的同事Charles Brown及一小群学生坐在科罗拉多州阿拉帕霍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塔楼里,观察土拨鼠的一举一动——觅食、抚育后代以及将屠宰地松鼠当做运动。这种行为进一步证明自然无情而又残酷,它让土拨鼠们具备了进化优势。

[-]

在Hoogland观察期间,47只土拨鼠杀死了163只地松鼠。Hoogland表示:“土拨鼠会追逐地松鼠(通常为幼崽),如果它们抓住了地松鼠,那么它们会猛烈地摇晃这些地松鼠,同时土拨鼠还会□□住地松鼠的脖子后面以便□□断它们的脊柱。有时土拨鼠会抓住地松鼠的头,摧毁它们的头部。这是一种暴力、野蛮且令人恶心的行为。”

在特别残酷的情况下,Hoogland还曾目睹过一只雌性土拨鼠杀死7只婴儿地松鼠,并在这些地松鼠第一次从洞穴中出来的时候一个个将它们杀死。他说:“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宁静的下午。”

这是人们第一次发现某种植食性哺乳动物习惯性杀死另外一种植食性哺乳动物的实例,根据Hoogland的调查,这一切源自于竞争。居住在同一片区域的土拨鼠和地松鼠,吃着同一种草。地松鼠的数目减少意味着土拨鼠和它们的后代能拥有更多食物。

[-]

他表示:“如果你单看某一年的数据,那么你会发现杀死更多地松鼠的凶手,其后代的生存状况会更好。土拨鼠连环杀手在繁殖这方面尤为成功,它们抚育了许多婴儿,这些后代也能活很久。”

土拨鼠的这一真相令人感到恐惧。也有可能生物学家们仅仅探索了血腥的达尔文进化史的冰山一角。流行文化常常将食草动物当□□好和平的和平主义者,看看《疯狂动物城》就知道了,但谁又能说我们的后院里没有发生过一些未被记录在案的野蛮行为呢?兔子们会趁着花栗鼠入眠的时候杀死它们吗?麋鹿和水牛会失去冷静,为了争夺牧草而顶死彼此吗?这些将是生物学家们不得不开始探究的问题。

Hoogland说:“我不得不去想,其它种间竞争中是否会发生同样的情况。我希望这一研究能够迫使其它生物学家们更加仔细地观察他们的动物。我越了解土拨鼠,就越发现自己对它们知之甚少。”

本文译自 Gizmodo,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3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