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18 , 13:00

达芬奇自画像冒出迷之红点的罪魁祸首

[-]

在2012年,一支专家团队确认了达芬奇唯一存世公认的自画像已经被损坏至无法修复,这让无数艺术史爱好者的玻璃心碎了千百遍。

这幅绘制于1512年红色粉笔画在1929年为一次展览装框时中不小心见着了阳光,于是就产生了科学家口中的“foxing”。简单说,就是艺术品表面显示出的不好看的印记。

多年以来,这些密密麻麻的印记到底是怎么来的却没人知道。它们是氧化的色素还是生长的真菌呢?这些真相不仅有用,而且对保护这幅画的科学家也至关重要。他们一直在努力防止不断滋生的小红点完全覆盖住达芬奇的脸。

多亏了维也纳自然资源和生命科学大学的Guadalupe Pinar领导的研究团队,我们现在知道了这些红点原来是好几种真菌造成的,他们的论文发表在《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Reports》上。(没错,这些发现就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新的“无损非侵入性诊法”的结果。)

首先,科学家们从画作中提取了DNA,然后放大真菌的内转录间隔区,克隆了恢复的碎片,然后将结果跟微生物群落进行比较。虽然“栖息在画像里的微生物的不可培养性”使得研究者们无法识别要负责任的具体真菌,但是他们可以知道真菌群落主要是有子囊菌门的真菌组成的,特别是一种之前并不典型的支顶孢属。

正如《发现》杂志所描述的:“他们用电子显微镜揭示了真菌形式的大观园:包裹着花丝的光滑球体,聚集在蜜汁颗粒上的带钉细胞,以及带着交叉横线刮痕的扁平光盘。”

所有这些形式各异的真菌在肉眼看来就成为了恼人的褐色斑点。研究结果认为“foxing”开始形成于当以尘埃传播的铁微粒落在画纸上从而打乱其结构的那一刻。于是真菌生物就渗入到纸上,停止代谢以维持生命,间或分泌出草酸以进一步损坏纸张。

这个最近的发现对于艺术品保管者而言是个福音。他们一直期望找到新的恢复措施来拯救达芬奇的麻子脸。虽然距离决定合适修复计划还有不少路要走,但是精确理解这些斑点的来源将会预防笨手笨脚的科学家们进一步损坏画作。

所以要感谢Guadalupe Pinar, Hakim Tafer, Katja Sterflinger, 和 Flavia Pinzari找出达芬奇脸上疯长红点的真实原因。现在我们只需要想出如何正确去除这些斑点了。

本文译自 huffingtonpost,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