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15 , 19:00

无线电爱好者真实身份:神秘国际组织ARES成员

[-]
(Emergency Management)

美国某地的一座核电站里弥漫着危急的气息。由于核心有熔毁的危险,周围半径5英里内的区域都遭受严重威胁。一位应急指挥人员翻阅了手中的资料,向大家宣布了坏消息:“我们与911失去了联系。所有的信号塔都崩溃了 。”

人群发出一阵的叹息。但有这么一些人对此早有准备。这几位看似平凡的人收到指令后换了个模样,组织起特别小组,进行了详细的分工,架起了应急的设备。他们是受困者与救援人员之间唯一的联系点。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业余无线电爱好者(amateur radio operator)。他们隶属于国际组织ARES——业余无线电应急通信服务(Amateur Radio Emergency Service)。

在美国的核电站里,类似的紧急情况不久就会发生一次。之前是来自恐怖分子或飓风的袭击,这次是地震导致的冷却塔失效。还好这只是定期的模拟应急演练(Simulated Emergency Tests, SET)。每年10月,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会聚在一起,在警察与红十字面前,展示自己的危机应对能力。

[-]
(Carolyn Kaster/AP)

19世纪末的电报报务员曾用侮辱性的“ham“一词来指代技术差的操作者。这称呼后来成了业余爱好者的自称。到了1910年,世界上已有成千上万名“火腿”,无线电的世界也开始变得嘈杂起来。造工卑劣的自制电台发出的混乱信号沾染在了临近的波段上,打乱了他人之间的通联。

各国政府开始立法,限制火腿们可以使用的频段。1912年,美国88%的火腿族嫌短波无趣,放弃了这项活动,仅剩下最忠实的一群爱好者。发明家Hiram Percy Maxim意识到,大家可以通过互相接力来实现长距离通信。他因此创建了全国性的火腿组织。如今,世界上有约300万名持有执照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其中精英的一部分加入了ARES。

1989年□□南投发生7.6级地震,当地ARES积极帮助搭建医疗通信系统,为幸存者通报平安。 2001年的美国9·11,2004年的南亚海啸, 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我们都能看到ARES成员的身影。但他们的任务不仅限于抗震救灾。

[-]
(Iren Petrova/CC0)

美国的70万名火腿中,有约4万人加入了ARES。工作人员Michael Corey向记者介绍,美国的ARES分三层:地方级、州级、国家级。主要任务是在其它通讯方式失效时,保障各组织各部门之间的沟通。火腿们已经证明自己掌握了月面反射通信(EME)等技术。失去电力的情况下,ARES可以使用太阳能发电。网络和电话线都被切断,甚至卫星通信也被天气阻碍时,ARES可以建立起全球性的通联。

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网络安全指导员、普渡大学教授Eugene Spafford从1979年就开始研究科技失效可能带来的后果。他以GPS为例:“一场太阳风暴,某种来自地面的攻击,或是敌国的反卫星武器,都能轻易打掉我们的卫星系统。因为每颗卫星都需要特别定制与火箭发射,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将其修复。”

不仅是普通百姓需要GPS。没了微信定位,警车、消防车、救护车都可能陷入困境。发电厂和变电站都需要GPS进行时钟同步。失去了正确的时间校准,这些设备会发生故障,导致断电与火灾。但如果有了能持续工作的无线电,后果就会不同。

[-]
(Craig Smith/W6WL)

Spafford说,“数字时代的我们深受去技术化(deskilling)的影响。以前我们还能背得电话号码,或有个号码簿。但现在,如果没有了网络,谁还能查询到联系方式?”

他表示,虽说GPS卫星少了几颗还能工作,电网的互通能避免大范围停电。但适应能力更强的基础设施应带有低科技的备用系统。火腿们,至少是经过训练、参与ARES的那群火腿们,能在基础设施损坏时保障社会的运转。

“最好的火腿是一直在使用无线电的火腿”,灾难来临时他们能立即作出应对。西方的一些火腿每年都会去做马拉松比赛的志愿者,在运动员受伤时保证互相之间的沟通。亚洲的一些火腿则会参与元宵节灯会,让走丢的儿童能迅速找到自己的父母。

志愿服务是火腿的可敬之处。他们的“业余”注定了自己不能用兴趣来谋利。世界各地那么多火腿们心甘情愿地花费自己的时间来参与演练的目的只有一个:他们需要能站出来,确保自己真正有应对危机的能力。普通人不喜欢做最坏的打算。但在事件发生的时候,火腿们已经做手拿无线电,做好了准备,用自己的另类爱好织出一张拯救生命的巨网。

本文译自 The Atlantic & IKS,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4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