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13 , 00:15

贷款没法还,年轻人还怎么上学?

译注:在日本,助学贷款被称为“借贷型奖学金”,因此下文中很多图片上会出现“奖学金”字样。

很多人为了偿还学生时代所借的款项,在毕业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背负沉重的负担。如今这样的奖学金制度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质疑。本应是为学习而准备的资金,为什么会引发这样的问题?借出时以支援学业的“奖学事业”的一面示于众人,然而其本质是向20岁左右的年轻人每月贷出10余万元的“金融事业”的真实一面却容易被忽视。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这项大原则周围却引发了种种扭曲。本次我们将追寻这种助学贷款问题的扭曲,而故事从一位住在埼玉县的单身女性开始说起。

被逼一次性偿还300万元的债务

“被法庭传唤的时候真的是很害怕。感觉好像人生要结束了。”说出这话的富田久美小姐(化名),今年30岁,她独自一人住在一间很小的公寓里。

最初接到法院的通知是在2013年2月的时候。学生时代她曾向“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生支援机构”(以下简称“支援机构”)借了总额316万元的助学贷款。约定每月返还1万6千元,共需还20年。但后来因无法履行约定,最终被支援机构告上法庭,要求一次性偿还所有款项。需要付清的总额,包含滞纳金在内,共计334万元。

[-]
作为最终手段,通过法院发出的“督促支付”函

富田小姐2003年春天进入东京的一所私立大学读书。然而后来因为一些家庭的变故,无法继续缴纳学费。来自老家的支援断掉之后,富田的日常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和学生科的人谈过之后,支援机构向她提供了每月10万日元的带利息的助学贷款。但即使这样也不足以填补学费和生活费的缺口。于是她只得白天去上学,晚上去餐馆打工。有时工作到凌晨5点,稍微打个盹就又去上学,最后不得不休学。一年之后终于攒够了下一年的学费。

[-]
大学时代所借的助学贷款至今仍使富田小姐感到痛苦

就结论而言,学业与赚钱糊口无法两立。休学结束回到校园之后,她感觉“为什么只有我需要为了钱而如此操劳呢。这样的话,从根源上将其切断不就好了么。”经过考虑之后,她选择了退学。然而这时她从支援机构借出的总金额已经达到了316万元。在只有高中毕业学历的情况下,负担越发沉重。

因无法还钱而上了“黑名单”

近30年来,日本人的家庭收入一直停滞不前,而学费却逐年上升。社会整体日趋贫困化,对年轻人的生活环境也造成了直接的影响。离开家庭却又能依靠家里的援助过好学生生活的年轻人已不多。

[-]
每年有100万以上的年轻人接受助学贷款

据日本最大的助学贷款发放主体“支援机构”的数据显示,2015年(平成27年),全国获得助学贷款的人数增长到134万人,比10年前增加了3成。而另一方面,拖欠归还现象也引发关注。作为助学贷款的接受者,在成为社会人之后就应担负起还款的义务,但据支援机构的数据显示,拖欠达3个月以上的人约有17万人。

[-]
被还款逼入困境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对于富田小姐这样的拖欠者,支援机构会向其发出通知,督促其返还贷款。在督促无效的情况下,支援机构则会通过法院要求对方还款。这样的执行流程,与普通的银行贷款业务并无差别。

在支援机构负责处理此类问题的石川和则科长表示:“从教育的观点考虑,为了防止他们背负多重债务而陷入破产境地,我们将其个人信用情报登记到信用情报机构,通过信息共享防止他们产生新的贷款。”

[-]
因助学贷款的问题影响到了日常的生活。

登记到信用情报机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上了‘黑名单’”。这种情况下欠款人连信用卡都难以办理,生活规划受到很大影响。富田小姐目前也陷入了这一境地。

据支援机构统计,像前述那样需要法院介入的“督促支付”,仅2014年一年就达到了8495件。

“入口和出口被扭曲了”
“想要多学一些”、“想要不依赖父母自力完成学业”,抱着这样想法的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们申请了助学贷款,而若干年后却有可能因此成为借贷诉讼的被告。而这些风险在当年借钱的时候他们是几乎没有意识到的。专家表示,这正是问题之所在。

[-]
有的人为了还钱而不得不减少伙食费

圣学院大学的校园位于埼玉县上尾市,在这里我们采访了政治经济学院政治经济学系的柴田武男教授。他的专业方向是金融市场论,对于助学贷款问题也有详细研究。

柴田教授认为“助学贷款的入口和出口是扭曲的”,对此他做了如下解释。“(这种借贷型奖学金)对于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不做审查就给他们发放几百万元的贷款,根本都不知道他们要去什么样的大学,更不要说(将来)会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因此其入口是奖学性质的。然而到了要返还的时候,就摆出金融机构的那一套逻辑,对他们说‘不能按期偿还就要支付滞纳金’、‘无法偿还要上法院’、‘要找你家里父母还债’之类,完全变成了金融逻辑。”

[-]
借款者需要每月按期偿还贷款。

入口是助学事业,出口则是金融业。他指出,这种落差正是引发问题的根本。

支援机构虽不同于一般的金融机构,但助学贷款的本金中有6成来自于返还的资金。对于支援机构来说,若是借款人都拖欠不还,将会演变成无法发放新的贷款的困境。

[-]
本金有6成来自返还的资金。

“奖学金这个名字不合适”
同样在埼玉县,有一个在思考着相关问题的组织正在活动。他们以律师为中心,从2013年开始,一方面在车站等地进行宣传,为苦于还款的人提供咨询及建议,另一方面也在为改善当前的制度而进行商讨。

在该组织的某次会议中,一位负责助学贷款相关事务的高中老师也参与了会议。

“贷款4年然后(大学毕业后)返还这点他们虽然明白,但对于返还的具体金额会是多少基本都没有明确的认识。”这位老师表示,对于即将升学之时求助于助学贷款的高三学生来说,他们对于借贷及返还的内容缺乏正确的把握。

[-]
就贷款问题接受咨询的鸭田让律师

该组织表示,要借多少,会还多少,在连这些都弄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开始申请带利息的助学贷款,而这些年轻人将来便会因此而受苦。

另外,他们还强调了设立无需返还的“授予型奖学金”制度的必要性。据该组织秘书长鸭田让律师调查显示,在经合组织(OECD)34个加盟国中,有一半的国家上大学是免学费的。而从“授予型奖学金”制度来看的话,34国中只有日本和冰岛没有从国家层面建立这样的制度,然而冰岛的大学是免学费的,因此“大学不免学费+没有无偿奖学金”的只有日本一家。

[-]
偿还大学时代的助学贷款要花约20年时间。

我们再来认识另一位正在为偿还助学贷款而烦恼的年轻人。
住在千叶县的酒井弘树(化名),今年23岁。大学毕业后当了公务员,从2015年秋天开始偿还贷款。他每月的工资仅有20万日元,需要偿还的贷款则是每月1万6千元,总计404万元,分250期还清。到40多岁才能还完。

每月返还的这个数目是多是少,在不同的人看来当然是因人而异的。酒井自己也曾体会到求职过程中的痛苦,他觉得自己如果成为自由职业者的话也很有可能出现无法还款而拖欠的情况。另外考虑到有可能因疾病或受伤而无法工作导致没有收入,他也考虑过购买人身保险,但考虑过保险所需费用后不得不放弃。

[-]
酒井要到40多岁才能还完贷款

他说:“奖学金这个名字不合适。对于那些因钱所困的学生就应该直接说‘我们可以借钱给你’‘比其他民间贷款利率更低’这样。那些拖欠不还的人恐怕就是在这点上有了错误的认识,觉得既然叫‘奖学金’就是可以白拿钱的。我曾经也是这样,太过轻率了。”

本文译自 Yahoo,由译者 Binar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