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10 , 09:00

翻案:他并不是将艾滋带进美国的人

你可能听过Gaetan Dugas的名字。Dugas长期以来被认为是HIV的“零号病人”,他经常被媒体刻画为一个不负责任的空乘人员,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通过乱交在北美传播艾滋病。研究美国艾滋病历史的带头科学家们也从未如此直接地责怪Dugas——现在新的证据终于可以洗刷Dugas身后的污名了。

我们并不清楚Dugas怎么就成为了零号病人,但是很多人认为记者Randy Shilts写于1987年的《And the Band Played On》一书可能无意中成为了零号病人的始作俑者。在书中,Shilts写到“在将这种新型病毒传播到美国大地一事上,Gaetan扮演了关键的角色。”虽然《科学》杂志的Jon Cohen指出Shilts没有直接(或者含蓄)的暗示Dugas就是美国境内HIV的所谓“指示病例”。

只是因为那时的媒体太草率行事了。在上周《科学》杂志的文章中,Cohen写到,就在Stilts的书出版之后,《纽约时报》和《纽约邮报》都直接点明Dugas引发了这个传染病;后者甚至直接用头条写道“带来艾滋的人”。

[-]

但是根据对最早的HIV案例记载的最新分析,Dugas无论在空间还是在时间上都不可能触发了艾滋病在美国国内的传播。进化生物学家Michael Worobey调查了七十年代末来自纽约和洛杉矶的8份男同和双性恋的血液样本;他还分析了Dugas的采集于1983年的样本。

根据分析,Dugas的病毒更像是后来变异的HIV,也就是说Dugas没有首次触发该病的传播。

Dugas不可能在八十年代开始传播艾滋病,因为病毒在七十年代早期就已经存在于美国了,开始于1970年的纽约——可能是从海底或者附近国家的人带进来的,然后在1975年传播到了洛杉矶。

[-]

实际上没有科学证据证明他就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零号病人。不准确的新闻报道也助长了这个错误说法的传播。但是Cohen指出CDC的研究人员也有责任:在研究的开始阶段科学家们在他们的报告中用字母O来代替Dugas意思说他来自加州以外(outside)。那么字母O会不会被别人当做是数字0呢?

也许是这样,也许不是。但无论如何,Dugas的故事也告诉我们:HIV是同性滥交的结果,这就它就稳居“他者”这一类,大部分美国人是不会跟它有关系的。乔治华盛顿大学艾滋研究者Richard Elion说:“根据生物异常来分类,如果认为HIV是一种综合风险就太可怕了,它只是一个‘坏小子而已’”。在几十年之后,我们也终于得以知道故事的真相了。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