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08 , 09:00

折磨机器人真的合适吗?

[-]

菲比小精灵(Furby 交互式长毛绒玩具,首创于1998)的创造者认为他的玩具发明在某种程度上是生物,但没有人会因踢打计算机而被指控。机器渐渐深入的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的技能开始与人类越来越相似。但是什么才是电子的结束和无形的生命开始的界线呢?

2011年的一个采访中,Furby 创造者Caleb Chung和Radiolab 主持Jad Abumrad分享了他的看法。

“什么时候算是活着?”Chung问。“Furby 可以记忆大事件,这些事件影响它们后来的所做所为,它会随着时间改变个性。它拥有恐惧和开心的所有属性,这些都会改变它的行为和它与这个世界的互动。所以它们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呢?”

Abumrad 将问题推回去。“你真的完全同意这个吗?它只是充满了伺服系统和能让它移动眼睛的东西。它只认识100个单词。”

“所以按你说的生命就是复杂的层次?如果什么东西活着,就一定更复杂?”

“我认为我所说的生命是由活着的需要、动物基础原始的感情驱动的。”

“我可以编程编出来,”Chung笑道。他指出软件设计已经足够先进来表达基本的本能脉冲,例如“我需要活着”。但这并不意味着如见就是活的,不是吗?生命真的只有这些?

考虑到谷歌的波士顿动力公司公布的最新的机器人。当人们在网上看到一个大胡子科学家拿着曲棍球棒虐待机器人,奇怪的痛苦和同情心传播开来。我们不禁想,为什么在看到机器人倒地时会感到悲伤?它们目前没有灵魂或者生命力,却让人仍不住想:这个机器人只是试图拿起一个箱子,为什么这个家伙要这么欺负它?

[-]

我们把这个问题归结到现在更令人满意的结论:折磨机器人真的合适吗?

“当A.I. 发展到一定水平,”喜剧演员和播客Duncan Trussell说到,“当它通过了图灵测试,和人类智能没有区别时,机器人就需要和人类一样的法律体系来保护它们。”

Trussell 承认这会很快引起令人担忧的领地问题和上升的法律问题:“那么不可避免的虚拟猴子、虚拟猫、虚拟海豚,这些众多的团体将存在于增强现实的空间中吗?当《侠盗猎车》成为现实,虚拟城市的居民都认为自己是活的时又该怎么办? 谁来保护他们免受无聊的15岁少年的收割?”

往严重的方向想,机器人折磨问题是完全主观的、不重要的当代政策问题。下次派对上你完全可以用这个问题装哔,但如果我们想要一个冷硬的、有哲学深度的回答,结果可能会是如果你想完全可以去折磨机器人。(确保是你自己的机器人先)

“一般的道德观认为知觉是关键,”约翰尼斯堡大学的高级研究员 John D. Messerly说,“现在的哲学利用知觉作为确定我们是否有道德义务的关键。如果它们变得有知觉,我们对它们做不好的事情就是不道德的。现在,毁掉东西,包括文物,虽然不好,但一般都是次要的罪过。”

即使是当代最好的机器人也还没通过知觉测试,但是我们的时代科技日新月异,时刻改变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技术只会变得更好、更快、更便宜,一个完美的人性化机器人到来时刻将会越来越近。

如果某一特定的机器人终于在未来得到一些特殊的法律地位,放心你们会在煎蛋 Inverse读到的。

[-]

本文译自 inverse,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