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08 , 10:00

教育不一定会改变女性地位

[-]

在存在性别歧视的国家中,接受过教育的女性更加容易成为剩女,因此也就更加难以让下一代人改变这个国家的态度。

上周,国民经济调查局发表了这些发现,认为即使女性获得了更好的教育,性别歧视社会也更难以进化。

经济学家们调查了东亚,欧洲和北美的23个发达国家与地区中教育与婚姻的关系,结果发现接受过教育的女性和未接受教育的女性的剩女差距会随着该地区对女性角色看法的保守程度不同而加宽。研究发现,在美国,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国家,有技能的女性比没有技能的同龄人更容易结婚,在亚洲,则相反。

[-]

以香港为例,虽然所有年龄在35到44岁之间成为剩女的可能性只是比美国女性稍微高一点(4%),但是如果考虑到教育因素的话,这个差距会变非常大。在香港,拥有高等技能的女性结婚率是72%,美国是87%。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学家Jessica Pan告诉Quartz,当你考虑未受教育的女性会比受教育的女性更容易结婚的话,两者差距会变更明显。

因为香港的未婚女性很少有子女,她们没办法用更加自由平等的观点教育她们的儿子。这就拖了社会进化的后腿。研究已经显示,如果儿子的母亲有工作,那么他们就会对工作上遇到的女性抱有跟家进步的观点。

接受教育和未接受教育的女性存在巨大婚姻差距的国家都面临着人口和经济跳帧。这些被认为性别歧视最厉害国家和地区,比如□□,韩国,日本,希腊,香港和意大利,它们拥有者全世界最低的出生率。人口在减少的国家没有足够的纳税人以养活不断老龄化的人口。

在性别歧视的国家里,接受过教育的女性需要在生活中付出个人代价。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家Patricia Cortes说,因为没有孩子,她们进入老年时也就没有后代照顾她们,这是在家庭成员要照顾老人的传统社会的问题。

因为性别歧视的循环是自我强化的,那么面对职业女性的态度要如何进化呢?答案很简单,也很令人沮丧:Cortes说,随着职业女性赚的钱越来越多,男人们也就更加愿意跟她们结婚。

当提到超越社会规范和个人偏见时,Cortes说:“当女性开始工作,尤其是性别歧视很高的领域,男人们跟她们介乎你的成本就很高。”一旦男人获得更多家庭财富的补偿,“这个模型预测男人们就会开始跟她们结婚。”

本文译自 quartz,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6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