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01 , 16:30

五个你不熟悉的痕迹器官

在地球长达40亿年的发展过程中,人类从早期猿人的出现到今天也仅仅度过了约20万年的岁月。

在这20万年中,我们的祖先在曾经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中生活过。这样的经历给我们的身体留下了很多进化的痕迹,其中有些功能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类来说已经不在需要了。这些不再需要却依然留在我们身上的器官,在生物学上被称为“痕迹器官”。

它们对我们来既没什么大的用处,也没什么大的坏处。虽然其中的一些比较著名,比如盲肠、扁桃体、智齿,有可能会发炎然后给我们带来一些小麻烦,但是总体来说,这些痕迹器官没有麻烦到会造成我们死亡或者是我们失去传递自己基因的能力,因此它们也没有被完全进化掉。

除了那些著名的痕迹器官,还有些你可能不太熟悉的。比如下面这5个。

1.鸡皮疙瘩

[-]

当我们感到冷,或者收到惊吓的时候,我们皮肤下面的肌肉“立毛肌”就会收缩,然后产生鸡皮疙瘩。对于身体上有毛发的动物来说,这会使它们的毛发立起来,从而让动物们看起来比实际的更大,从而吓退捕食者,或者让自己更暖和。

然而人类的体毛已经进化的太少、太纤细了。几乎不能在起到保暖或者震慑捕猎者(如果还有的话)的作用。不过这项反射还是被印刻在我们的基因里了。

2.瞬膜

[-]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的内眼角会有一块粉色的小肉?这是我们曾经拥有过瞬膜的痕迹。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失去控制这块肌肉的能力了。对于某些生物,比如鱼、鸟类、还有两栖动物,它们的这层瞬膜依然还在,是一层类似于眼皮的器官,可以水平方向开启。

虽然我们人类的瞬膜已经退化到只有一点点了,但是它们还是能够起到一点点保护眼睛、防尘、防风的作用。

3.动耳肌

[-]

我们人类依然很依赖我们的听力,但我们不再像我们的祖先或者其他很多动物那样严重的依赖听力了。对于很多人来说,我们的外耳已经不能够在轻易的移动或者改变方向了。这对于动物来说是很重要的能力,想想猫咪或者狗狗在警觉的时候竖起耳朵时的场景吧。这有利于他们发现捕猎者或者更好的定位猎物。我们中的有些人依然可以动耳朵,但这背后已经没什么实际的功能了。

耳朵上还有一点有意思的地方。看插图可以看到,就是那个尖尖的点。绝大多数的动物到今天还是有这个尖儿的,它有个名字,叫达尔文点。对于东方人来说,绝大多数人的达尔文点还是很明显的,而西方人则几乎全部退化至看不出来了。历史上西方曾有一种迷信,认为有这种耳朵的人是天生的罪犯!

4.男性□□

[-]

女性需要□□是为了哺乳,但是为什么男人也会长出□□呢?

x染色体上的雌激素会使胚胎在发育早期就开始产生□□,等到区别男性性别的y染色体开始发挥影响的时候,这一发育才会停止。所以男人也会有一点□□。有些男性的□□甚至可以分泌一些液体,但总体上这两个点对于男人来说没什么实际的用途了。

5.抓握反射

[-]

你轻触婴儿的手掌或者脚掌,他们就会握紧拳头或者蜷缩脚掌来握住你的手。而且力气甚大。有些婴儿甚至力大到可以仅凭自己的抓握被提起来。在他们握紧你以后,你轻轻搔他们的手背或者脚背,他们便会松手。这一现象在6个月内的新生儿身上很明显,1岁以后就会渐渐消失。

我们会有抓握反射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曾经生活在树上,新生儿需要能够抓住妈妈身上的长长的体毛才能使的他们不掉下来。这也是为什么对于很多今天仍然生活在树上的动物来说,他们的脚掌比人类的脚掌要灵活很多的原因-方便更好的抓握树枝等等。

本文译自 Aplus,由译者 次次小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7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