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01 , 23:00

说脏话为啥这么令人舒爽

[-]

是什么让骂脏话如此令人舒爽——为什么不是其它词,学术上的同义词有相同的作用吗?脏话实际上还是词句。是什么让它们不同,又具有攻击性?

伦敦大学讲师Rebecca Roache目前正在写一本关于骂人的书,提出了这令人兴奋的话题,究竟是什么让咒骂成为亘古不变现象。她的论点中心的一部分是禁忌观,以及使用它来表达愤怒。想想无处不在的屎(shit)。 真的,只是大便的代名词,完全可以不带“屎”这个字表达出“粪便”的意思。她写道:

哲学家乔尔·范伯格(Joel Feinberg)表示脏话“具有禁忌和违抗普遍意愿之间矛盾紧张关系的强烈表达力”。事实上,在英国和很多其他文化中,我们会尽力避免、潜意识压抑或者惩罚说脏话。通常是非正式的手段:也许最有效的调节骂人的方式是通过改变我们对它的认识态度。明白如果我们说脏话,就会面对其他人的反对,这能有效地确保我们的言语。也有正式的尝试来监督骂人:如果说脏话骂人,可以把你开除、罚款、审查,甚至逮捕。说脏话当成禁忌,看起来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

心理学资料也支持Roache的观点,心理学家一直讨论咒骂植根于禁忌与愤怒的混合。大脑的情感处理中心杏仁核(amygdala ),已被证明在使用“威胁”字眼时具有更高的活性,这是一个人处于消极边缘的信号。麻萨诸塞州大学的心理学家Timothy Jay,广泛研究了咒骂在我们心理的角色,他写道,说脏话的力量来自它违反社会规范,而我们习惯于把禁忌与咒骂联系起来。

事实上,也有说法表示孩子们在说脏话时很开心,想想你第一次说脏话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可能引起了一些麻烦,但你也是这么长大的。当我们小的时候,说脏话更像是禁忌方面,但是一旦我们长大,这就成了表达愤怒的沟通工具,因为我们看到成年人都是这么用的。换句话说,说脏话在你没有看好莱坞电影之前,说脏话只是淘气的怪癖,你的邻居也只是用来表达不屑罢了。

话又说回来,说脏话是当我们处理严峻形势时的一种表面方式:2011年的一项研究让参与者将手放到冰水中,分为两组,一组允许不断重复地说脏话,另一组则不能。重复自己喜欢的脏话使得这一组参与者在冰水中坚持的时间更长。但是不断的重复并不能在实验时间中缓解疼痛。也就是说,说脏话和你做其他事情一样:要适度。

本文译自 nymag,由译者 杨二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