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3.01 , 17:40

极道圣职:这位帅大叔是罪人之友

[-]
这天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有着50万人口的川口市下着雨。大街上男男女女撑着日本最常见的透明雨伞,纷纷走进一家不起眼的街角酒吧。酒吧门口的招牌上写着“六月新娘”,25年来这个酒吧一直是这个位于琦玉县的安宁住宅区很受欢迎的酒吧。

藏身在街角的这家六月新娘,外观没有丝毫改变,但里面已经完全变了一番模样。老的吧台和卡拉OK台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装饰有巨大十字架的讲坛。排列整齐的座椅上人们渐渐落座,人人的脸上都带着屋外的湿气,却几乎个个面带笑容,大家彼此之间小声地交谈着。

人群中有一些是酒吧的老顾客,来酒吧已经不再为喝酒。因为这里毫无疑问的,已经成为了人们膜拜的地方。

最后一个进门的人是个男人,大家都叫他近藤龙也先生。他踏进房门的那一刻起,大家立刻忘掉了潮湿的天气,仿佛有股电流贯穿了整个房间。近藤来到讲坛上,他举起双臂,晃着脑袋用力布道,仿佛来自上天的能量让他不停颤抖一般。

[-]

黑暗岁月

今年44岁的近藤看起来远比真实年纪更年轻,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他留了一头长发,当然他不变的笑容也是原因之一。他很爱笑,甚至说起自己黑暗的过去时也经常笑出声。

“以前我们大家在不同的帮派里彼此火并,现在我们赞美同一个上帝。”

近藤在少年时期就加入了日本黑帮,入社团那年近藤17岁。他说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加上自己当时对黑帮崇拜的不行。黑帮一掷千金的生活方式让他非常羡慕,在他看来,坏人非常酷。

[-]

鲜血换来好日子

沉迷于靠犯罪过上好日子的幻想里,数以万计的日本青少年加入了黑帮。近藤说大多数同伙的家庭都不完整。黑帮在内部会培养成员的忠诚度和兄弟情。随着近藤一步步走近日本的地下犯罪世界,他渐渐了解到要拥有这一切,往往须要用鲜血付账。

“我的老大被杀。权力争斗又死了一些人。朝腿上开枪、贩毒的死于自己的□□、有人自杀、有人猝死。我见过了太多死亡,自己的心腹最后被人捅死。”

近藤的身上背满了伤疤,前胸和两只胳膊上布满了错综复杂的纹身。日本为了排除黑帮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在大多数公众场合禁止人们身上出现显眼的纹身。给信众洗礼时,他常常脱去上衣给其他金盆洗手的纹身黑帮们完成仪式。

近藤曾经一度兵独上饮,开着自己老大的车子毒驾。至于代价,他亮出了自己的手,小指已经被断,这就是断指谢罪。
近藤七次被捕,三进监狱。32岁时已经在监狱里待了8年还是10年时间,因为此被黑帮除名。他说自己在单独紧闭时阅读《圣经》,这才发现了上帝。随后他研习《圣经》,十年前被释放后做了一名牧师。

[-]

开始新生活

今天的近藤接待来自自各行各业的信徒。他们有的离了婚,有的破产,有的被人抛弃。有的丢了孩子,有的人的儿子去坐了牢,还有的人从监狱里出来被社会所排斥。他说酒馆就是让你重拾生活的地方,一个黑帮想要回归社会,确实是非常赞的一件事。

信徒中新加入的一个人叫阿宽,之前也是黑道的成员,在日本最大的黑帮山口组待了五年后离开。37岁的宽被家人排斥,每天晚上在教堂地板上一张薄薄的毯子上过夜。还好另一位信徒雇他去干粉刷活。以前贩卖□□挣钱的宽说如果没有遇到教堂,他现在早就回到监狱了。他很珍惜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

黑帮日薄西山

凡是干过黑帮的人,在日本都没有太多退路。这个隐秘的地下犯罪世界正在衰落,利润逐渐萎缩,再加上政府的打压,黑帮现在的日子也很不好过。日本警方估计今天日本黑帮的规模大概在5万人左右,根本没法和前几年相比。

作家兼记者的Jake Adelstein说日本的黑社会好歹还能起到控制罪犯的作用,如果黑帮失去了影响力,东京街头的犯罪可能会飙升,届时日本全球最安全城市的地位可能不保。

本文译自 CNN,由译者 富贵命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