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18 , 00:15

我是服务员,我恨生日歌

[-]

每月总有几天,我会站在桌前,手上端着一个廉价蛋糕,手腕上燃烧着烟花,对着一个不认识的客人唱着欢乐的生日歌。我对此人丝毫无感,然而我却不得不放下手头上一堆事情。

也许我该庆幸自己还有份工作,或者我该自豪总是在工作中全力以赴,或者,去他妈的。我的意思是,哪怕是再卑贱的工作,也不能强迫你向国王殿上的小丑一样对着客人唱“生日快乐”。

当着一群毛还没长全的姑娘的面,拖着五音不全的嗓门,唱着一成不变的调调,简直是人生耻辱。这跟做一名职业小丑有什么区别,我就是为了一顿晚餐而唱歌。不怕跟你们说,我年轻那会对这件事情还会有点小兴奋,尤其是对着大妈或者孩子唱时。我那时并不郁闷,也喜欢成为人们真实无碍的幸福的一份子。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们图的啥,面子呗,浪漫呗。你起身假装告诉朋友要去洗手间。然后你跟吧台确定桌子的位置。你一眼看到我忙得跟条狗一样,你晃悠过来,内心希望我已经会意,从而你不必主动开口。

一旦我们眼神接触,你就朝我走来,心里重复着要说的话。我自个门儿清,知道你要什么,于是早就点好了蛋糕。不过我还是会装作认真听你低声交待今天是朋友的生日,今晚的大秘密即将揭晓,“你得说‘今晚是不是有人过生日?’”。我都懂,就像□□交易一样。

整个过程特傻逼。真的,你的朋友压根不想让我当众大唱生日歌。其实我跟你的朋友在一条船上,航向我们都不想去的目的地,就像强行要两个人当众□□一样。这种情况屡见不鲜,我心里已经骂了无数次草泥马。这感觉就像老天分开我头顶的云彩,用□□的眼神看着我,问到:你后悔从娘胎出来吗?

好吧,玩笑归玩笑,但是谁特么会想要庆祝自己老了一岁啊?这只是提醒你离退休又近了一年,尤其是我这个做服务员的。

讲真,我的意思是有些人就是不喜欢过个生日搞得人尽皆知。劳资累得跟狗一样,还要给你端着蛋糕,唱着蠢得不行生日歌,还是一副公鸭嗓,唱到你的名字还要矫情地停顿一下防止别人不知道。真的,我们俩的痛苦程度是一样一样的。

你们都在说废除小费是吧?我想废除唱歌。蛋糕拿走不送,歌自己唱去。对身边的服务员好一点,他们真的在努力工作。让他们唱歌比杀了他们还过分。

本文译自 munchies,由译者 许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7
赞一个 (3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