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18 , 08:00

当一名神经系统科学家爱上了摄影

[-]
伊兰·吉来特(Eran Gilat)打小就深受生物学家父亲的影响,长大后继承他的衣钵进入大学学习生物学。 但很快,伊兰意识到,虽然喜欢生物学,但他更喜欢神经系统科学,喜欢研究电生理学、人体心脏和大脑中分布的生物细胞和组织的电性能。

后来他对街头摄影很感兴趣,开始他自学摄影。在摄影棚埋头苦干后,创作了一系列静止生命的摄影作品,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他的作品涉及范围宽泛包括死亡,动物器官甚至□□。有人愿意与他合作在今年底出版他的作品,命名为《生命科学》。

做为一名神经系统科学家,伊兰着眼于癫痫,对此做了大量的研究,还经常辅导学生。他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影响了他早期的摄影作品;他的作品使得器官组织变得不那么令人“讨厌”。他没使用人体器官,在科学历史机构和肉店里买到了动物器官。他把器官带回了他的摄影棚,他把摄影棚称为“博物馆”,里头堆满了各种“令人好奇”的东西。在摄影棚里,他把这些器官和老古董解剖用具进行排列组合创造出不同的影像,使得画面看起来“既有趣又令人不安”,他觉得用这些方法可以美化许多人可能觉得恶心的画面。

[-]
[-]
[-]

摄影艺术让他充满激情,伊兰的作品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但伊兰并没有考虑转行。几年前,他在纽约遇见了一家出版社的发行人,便有了把作品集结成册发行的想法。现在伊兰考虑定一个价格以在众筹平台上筹款出书。

[-]
[-]
[-]

随着他在摄影方面研究的深入,伊兰说他要表达的内容也进入了更深层的境界:探讨唯物主义,死亡和道德问题。人们可能会在他的动物世界里有所感悟。

他说:“我认为动物世界远比人类世界更美妙,你不需要语言就可以明白。动物世界的一切规程都是为了生存,因此没有哪些行为被认为是暴力,都符合生存法则。我们人类经过进化变得很有智慧,发明了iphone等各种美好的事物,但也发明了一些残酷的方法…… 动物们永远不会这么做。”

[-]

本文译自 slate,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9
赞一个 (3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