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15 , 11:20

“孤独感”位于大脑的哪个区域

[-]

人类是社会动物。在数万年的进化过程中,我们发现群居更容易生存,它使我们更容易找到重要资源(如水和庇护所)。若长时间无人陪伴,我们便会出现情绪上的不适——这或许是因为独处更加危险。

如今,美国科学家第一次鉴定出代表孤独感的大脑区域。神经科学家通过研究老鼠,发现了大脑后方附近的这团细胞,它们位于“中缝背核”(DRN)区域。研究人员表示,正是这个神经回路促使社会动物在长期独处之后去寻找同类的陪伴。尽管许多研究都曾对大脑如何寻找并应对社会互动进行探究,但我们对孤单和孤立本身如何促进我们的社会□□知之甚少。因此,该研究结果十分重要。

首先,研究人员在不同的药物测试实验中发现了老鼠大脑的DRN转变——这些药物测试需要将老鼠隔离起来。在一段时间的独处之后,他们发现老鼠的DRN区域有一些连接得以加强。随后的测试发现,当动物群居之时,DRN神经元并不会很活跃;而当老鼠重新聚集在一起时,其活跃程度急剧上升。

当研究人员用光线抑制DRN神经元时,他们发现隔离老鼠在团聚之时并未显示出相同水平的社会性反弹。这意味着,这些神经元对由孤单引起的社会性反弹很重要。在长期独处之后,人们会在和其他人团聚时感到非常激动,他们的社会互动会急剧上升——这些神经元或许在这种社交动机的增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有趣的是,动物的社会等级越高,其DRN活跃性的改变似乎就越大。换句话说,老鼠越在社会中占主导地位,便越容易在孤立中感受到孤单。每只动物的社会经历都是不同的:如果你占据着主导地位,那么也许会更喜爱自己的社会环境;而如果你是受支配的那只老鼠、而且还天天挨揍,那么社会环境或许就不那么有趣了,你也许已然感到自己被排挤出了社会。

该研究为将来的孤单感研究打下了新的基石,它或许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各种社会损伤,包括社会性焦虑和孤独症谱系障碍。当然了,科学家尚未在人类大脑的DRN神经元中探究此效应,因此我们尚不确定它是否适用于老鼠以外的物种。不过,这是一个颇具前景的未来研究领域。

现代神经科学工具使我们得以探究至人类灵魂深处,这真是诗意而迷人。我们在这项研究中发现,哪怕是人类最独特的情绪——孤单,也同样以某种可识别的形式存在于和我们关系最远的哺乳动物——老鼠身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