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08 , 17:00

我们为什么不把蚊子从地球上消灭掉?

就算你是一个自然爱好者,你也无法对蚊子产生什么好感:它们吸血、传播疾病还嗡嗡作响。如今它们又被怀疑是中南美地区寨卡病毒突然出现和爆发式传播的元凶。传播寨卡病毒的载体是被称为埃及伊蚊的一种蚊子,这是一种全球热带广泛分布的物种。埃及伊蚊已知能传播黄热病以及登革热等疾病。

全世界仅有3500种蚊子,这在昆虫中算是最小的一个家族了,但它们对人类健康幸福的影响确是灾难性的。雌性疟蚊所携带的寄生虫每年造成多达五亿例疟疾的发生,亚洲虎蚊(学名为白纹伊蚊)可以传播登革热和切昆贡亚病毒。蚊子还为西尼罗病毒和如今的寨卡病毒这样的突发疾病提供了现成的载体。

蚊子比任何其他生物给人类造成的痛苦和损失都要多(当然,除了我们自己之外)。而且它们一点也不可爱:它们爬行的动作和嗡嗡作响的声音,它们的幼虫在充满瘴气的昏暗沼泽中大量滋生。在合适的条件下,蚊子还是一种迁徙性极强的领土拓张的生物,即便栖息地被我们破坏,它们也可以完美应对。[-]

那么问题来了,蚊子能干什么好事么?以及,如果我们能让蚊子从地球上消失,我们应该这么做么?
正如生态学家Sarah Fang 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得到的共识是蚊子并不能做任何的好事。如果你根据生态学家Charles Elton的观点,每一种生物都有它合适的位置,就像每一个英国村庄中都有屠夫、面包师、警察等等一样,蚊子似乎也没有为了什么特殊的目的而存在。但真的没人会想念它们么?

蚊子爱好者表示异议

关于支持蚊子的讨论被分成了两大类,首先蚊子的绝对数量在一些食物网中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尤其是北极地区的冻土地带,夏日短短的几周时间就能孵化出惊人数目的蚊子,成虫聚集在一起可以看到如同一片乌云。它们为来到北方的迁徙鸟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

Fang还表示蚊子凶猛的攻击可能足以使北美驯鹿的迁徙路线发生变化,从而使兽群的食草与践踏的位置从景观尺度上发生变化(景观是指在一个相当大的区域内,有许多不同生态系统所组成的整体)。一项对澳洲东部的小型林蝠的觅食行为进行研究时发现这种蝙蝠对一种名叫警觉伊蚊的蚊子有很大的依赖性。这可能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说明蚊子为何还没有从地球上被除名。

蚊子幼虫不仅在有食蚊鱼这样捕猎高手的淡水食物网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猪笼草内小小的水池中,雨林树冠之中的高大凤梨科植物上它们都是不可或缺的。
在热带雨林的冠层中,由色彩鲜艳的箭毒蛙和蟹类组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迷你动物群,它们生活在由凤梨科植物所形成的小水池中,以被淹死的蚊子幼虫为食。但尽管箭毒蛙和蝙蝠在生态学家以及自然狂热爱好者中有它们各自的粉丝,但他们都不太可能改变大多数人对蚊子的态度。

第二种观点则是蚊子在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中扮演了更加普遍的角色,包括成虫的传粉作用以及幼虫取食有机残渣使得营养成分能够更快的释放出来。但蚊子并不是唯一能够为兰花和一枝黄等植物传粉的昆虫,还有很多其他的昆虫可以替代蚊子进行传粉。(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是指对人类生存与生活质量有贡献的所有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统称为生态系统服务。)

蜜蜂的逐渐消失就是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处于危险状态的突出例子,蚊子则是其他许多种传粉昆虫中的一种,但却是不受欢迎的一个候补员,而它们的意义只是对人类造成威胁,应该被从候补席中剔除掉才对。

但话又说回来了

正如葡萄牙探险家João de Barras说的那样,热带就是上帝为了防止人们深入花园泉水内部而放置的一把尖锐、散发着致命高温的火焰之剑。所以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去对抗蚊子,将它们消灭自然能消除来自人类的咒骂,但是有一个问题:有这么多温暖富有营养的血液,还有很多其他小虫子例如螨、蚋和跳蚤等着接蚊子的班,所以你要好好想想你真的希望蚊子消失吗?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弗拉基米尔兔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2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