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2.07 , 11:59

更长效更持久:0.99亿年的□□

[-]

研究人员发现了一只盲蛛的化石残骸,它存活于白垩纪。0.99亿年来,这个可怜的小家伙一直保持着□□状态。它被囚于缅甸的一块琥珀里,□□一直保持着明显的□□。那根□□长半毫米,头部为心形、尾部有点扭曲。有趣的是,这一罕见景象能使科学家从中了解许多蛛形纲动物知识,以及这只盲蛛究竟位于系谱中的何处。

尽管许多人认为盲蛛就是蜘蛛,但其实它们并不是一回事,盲蛛是蛛形纲动物的一种。由于我们只发现了38只盲蛛化石,因此我们并不太了解其演化历程——而且这38只盲蛛里,没有一只拥有可见的□□。这听上去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实际上非常有用,研究人员能够借此来鉴别盲蛛种类。事实上,绝大多数蜘蛛甚至没有□□,只有“须肢”;还有些种类(比如圆蛛)甚至可以脱离触须,迅速逃亡。

然而,盲蛛拥有和哺乳动物更为相似的可□□□□,因此非常罕见。研究人员看到这根□□时非常惊讶,因为它们通常都隐藏在盲蛛的体内。这些□□细节(形状、头部形态等)非常重要,它能够告诉我们这只琥珀盲蛛位于盲蛛系谱中的何处。事实上,研究人员无法在现存种类中找到与之精确匹配的□□形状。

[-]

如今,这只化石盲蛛被归类为已灭绝品种“Halitherses grimaldii”的亲属。不过,根据其□□的形态,研究人员现在相信它属于一支自成一派的独特盲蛛科,但可惜它们已经灭绝了。

那么,为什么这只盲蛛当时如此性奋呢?或许当树液击中他的时候,他正在和女伴□□,而女伴要么设法逃脱了、要么并未被保存下来。另一种可能性便是:这个可怜的小家伙被死神逼近的脚步吓坏了,而恐惧会使身体产生奇怪的反应。盲蛛的□□有时候是被升高的血压推出来的。也许当它被粘稠树脂困住而挣扎逃脱时,是血压的升高导致□□意外被挤出来。

无论如何,这都是只可怜的盲蛛。想象一下,假如你的身体历经了0.99亿年,经历了气候变暖和变冷、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经历了各种疯狂的社会转变,最终被人记录为“□□而亡”的感受。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6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