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1.29 , 14:00

超长跑为何和健康没半毛钱关系?

[-]

超马拉松运动员异于常人。通常而言,当人们思考跑步和剧烈程度时,二者似乎存在相关性:跑得越多越剧烈。10千米?小菜一碟。半程马拉松?也不难。全程马拉松?这就属于剧烈运动了。然而超马拉松运动员们可不止跑42.195公里,他们有时候会跑上80甚至160公里。显然,超马拉松运动员是最剧烈、最坚韧的那群人。

不知情的人可能会想,这些跑步的意义何在?尽管绝大多数人将跑步和身体健康联系在一起,但许多超马拉松运动员认为,他们跑步的原因并不在于获得肌肉或保持心脏健康,而是在于获取一种“流动”感——这个朦胧不清的术语和跑步者们提出的其他模糊概念有所联系,比如“跑步之‘嗨’”。(详见煎蛋网:跑步过后的“嗨”感从何而来?)

1990年,克莱蒙研究大学的心理学教授Mihaly Csikszentmihalyi首次创造了“流动”这个术语。2004年,他在一次TED演讲中详细解释了这个概念,并表示这是快乐的关键所在。

他的身体消失了,他的身份从他的意识里消失了,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注意力来真正做好一些需要高度专注的事情、并在同一时刻里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因此,存在被暂时搁置了。

听上去很像普通跑步者都能体会到的大脑状态。所谓流动感,基本上就是机械化地从事自己所擅长的事情,然后美妙地迷失在一片创意过程中。Csikszentmihalyi表示,我们可以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利用流动的力量。跑步运动员经常涌现出“嗨”感——内啡肽涌入大脑,使他们感觉到自己的娴熟、被关注、强大。然而,我们这些凡人同样可以利用流动的力量。他的研究表明,当你的挑战和技能均高于普通人所能达到的水平时,典型的“流动”就会发生。

换句话说,你应当在你知道自己能够征服且相当擅长(但还不是最棒的)的领域里挑战一个热爱的项目。你希望感到被挑战,因为你希望“感到舒服,但不十分激动”。

这些都将在“禅”和“涅槃”等近乎超自然的感觉里达到□□——跑步者经常试图解释这点,但却解释不清。一名跑步者表示,他跑步仅仅是为了获得“成就感”:“我们更容易为某些吓到我们的新事物感到骄傲。”这便是流动的本质:从事一些略吓人的事情,征服它,领略无与伦比的奖赏——完成了一件不久之前看上去还似乎不可能的事情。

本文译自 scienceofus,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16)

24H最赞